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完整阅读

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完整阅读

狐厮乱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是作者““狐厮乱想”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年荼西昂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袋捶了一下。训斥:“你怎么还想咬人!”她分得清楚,这头坏狮子刚才是动了真格的,和跟她闹着玩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陆湛看到她“殴打”狮子的英姿时眉心忍不住一跳。那刚才还满脸凶相的狮子竟然也就灰溜溜挨了打,最多不满地吼上两声,也没吼太大声。看上去倒像是真的很老实。但陆湛完全无法放下心。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失控的兽......

主角:年荼西昂   更新:2024-06-11 23: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年荼西昂的现代都市小说《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完整阅读》,由网络作家“狐厮乱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是作者““狐厮乱想”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年荼西昂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袋捶了一下。训斥:“你怎么还想咬人!”她分得清楚,这头坏狮子刚才是动了真格的,和跟她闹着玩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陆湛看到她“殴打”狮子的英姿时眉心忍不住一跳。那刚才还满脸凶相的狮子竟然也就灰溜溜挨了打,最多不满地吼上两声,也没吼太大声。看上去倒像是真的很老实。但陆湛完全无法放下心。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失控的兽......

《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完整阅读》精彩片段

精选一篇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穿越、大佬、科幻末世、佚名穿越、大佬、科幻末世、小说《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狐厮乱想,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目前已写204601字,小说最新章节第92章 疯狂的方式,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女主跟不太熟的费利叔叔直接就拥抱了感觉不太好

女主茶死了,在那种家庭下长大,怎么可能是这种性格,我服了[尬笑]

感觉整篇都在讲土著雌性不好,女主爱雄性女主就好了。还有感觉就是女主有一种贬低雌性抬高雄性的感觉

章节推荐

第39章 她的舔狗

第40章 眼前一黑

第41章 抱着她不松手

第42章 记忆朦胧

第43章 非她不可

作品阅读


猛兽的竖瞳望着年荼,眼神毫无肃杀之意,满满的全是友好。

年荼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已经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准备,结果就给她看这?

她好气又好笑,丢开叉子,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毫无疑问,这就是昨晚那只狮子。

所以昨晚根本就不是她在做梦!

狮子就像昨晚一样,一点也不矜持,非要蹭到她的身边贴着她,似乎对她吃剩的粥也很垂涎。

“哎、你不能吃这个”,年荼一手把粥端开,一手推着狮子的脸阻拦。

然后手心又被舔了。

这次年荼要比上次淡定许多,直接把狮子当成抹布,在它身上擦手。

一边擦手,一边打量这只雄狮。

昨晚光线太暗,她只能看清大概的轮廓,现在才能看到它闪耀着夺目光泽的金色毛发,浓密的鬃毛堪称壮观,充满野性魅力,简直像是一头年轻漂亮的狮子王。

但是……

年荼眨了眨眼睛,摇晃脑袋。

不知道是她眼花还是什么幻觉,她好像在狮子的身上看到了一些黑雾,张牙舞爪地缠绕着,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东西。

她伸手去摸,却碰不到。

反复试了几次,雄狮似乎终于被她骚扰得不耐烦,低吼一声猛地咬住她的手——

动作很来势汹汹,表情很凶残暴躁,但实际上只是虚虚叼住,牙齿都没碰到年荼的皮肤。

年荼装作被咬疼,故意大叫:“啊!!”

狮子立刻松口!

年荼甚至从它的脸上看到了人性化的震惊和心虚。

它的反应太好笑,年荼憋不住,趴在桌子上笑出了声,然后就被反应过来的雄狮拱了个倒仰。

差点连椅子一起摔过去,自认已经和狮子混熟了的年荼胆大包天,给了它当头一巴掌作为还击,然后拔腿就跑。

狮子不紧不慢地追在她脚后,直到追着她跑回卧室,才猛然发力把她扑倒在柔软的床上。

作为一头力量惊人的猛兽,它在玩闹时能始终做到不伤害年荼这么脆的身板,控制力可以说是相当强悍。

年荼大为感动,自是拿出了撸猫时练就的一手独家秘法,上下其手。大狮子舒服得呼噜呼噜。

玩闹够了,年荼又重新盯上了那些不明黑雾。

看得见摸不着,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总感觉被它缠着对这头大狮子很不好。

年荼一心思考该怎么把这黑雾消灭掉,非常专注,突然就看到黑雾在她眼前消失了一块!

“!”

她福至心灵,再次集中精神,努力想要消灭黑雾。

像是成群结队飞舞的小虫子被火焰烧燎一般,黑雾缓缓消融出一个缺口……缺口逐渐扩大……

一阵眩晕感袭来,年荼不得不暂停,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感觉两只耳朵都在嗡鸣。

有一种脱力感,非常疲惫,但这种疲惫不是来自于身体,而像是来自于精神。

年荼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兽人雌性们的“精神力”。

难道她真的也有精神力?

那这些黑雾又是什么?

太多的疑问想不明白,或许应该问问陆湛,这方面还是他比较专业。

年荼侧目看了眼大狮子,见它正半阖着眼,发出安逸的呼噜呼噜声,颇有点昏昏欲睡的架势,遂趁机悄悄用光脑联系陆湛:“工作忙得怎么样啦?咱们家进了一头狮子。”

想着陆湛刚离开没多久,星际治病救人就算快应该也没这么快,年荼本以为他暂时不会看到消息。

没想到陆湛竟然秒回:“家里?狮子?”

紧接着一个视频邀请就发了过来。

年荼接通,就看到陆湛神色焦急的脸。

“你说看到狮子了?他在哪?别慌,先藏起来,你房间衣柜旁边有一个安全门,快!”

年荼感觉他明显才是更慌的那个,赶紧安抚道:“是狮子没错,不过没关系别担心,它性格特别好,超级乖……”

被动静吵起来的狮子恰在此时出现在年荼身后。

狮子现身时,陆湛感觉浑身血液都凉了半截。

视频里,魁梧健壮的雄狮看上去一巴掌能把小雌性拍扁。当然,事实上也的确能,且轻轻松松。

因为陆湛认得出这就是西昂的兽形。他的攻击性远非正常的狮子能够比拟。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没有做为人的理智,就像真正的野兽一样不可控,也许眼下还算温顺,下一秒就会暴起伤人。

陆湛正想着,果然就见狮子的眼神突然变凶了!

后退几步,伏低身体……这是典型的预备攻击姿态!

年荼看见陆湛急到扭曲的神情,听见他大喊:“躲开!快跑!安全门!”

她茫然,而后就听见一声暴躁的狂吼,狮子掠过她,猛地冲向视频光屏——

看样子,目标好像是陆湛。

只不过光屏是虚拟投射出来的,它当然扑了个空。

陆湛:“……”

他一时间竟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真没想到西昂少将放着近在眼前皮薄肉嫩的小雌性不咬,想咬的居然是他。

而年荼无奈扶额,跳下床去拉那只扑了个空的狮子,检查一番发现它确实皮糙肉厚,即使重重跌到了地上也毫发无损,也就不心疼地对着它的脑袋捶了一下。

训斥:“你怎么还想咬人!”

她分得清楚,这头坏狮子刚才是动了真格的,和跟她闹着玩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陆湛看到她“殴打”狮子的英姿时眉心忍不住一跳。

那刚才还满脸凶相的狮子竟然也就灰溜溜挨了打,最多不满地吼上两声,也没吼太大声。

看上去倒像是真的很老实。但陆湛完全无法放下心。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失控的兽人!

从来没有任何人会用“老实听话温顺”这种字眼形容失控的雄性兽人。

他们大多数在失控前就被看管起来,像西昂这样失控值短时间内接连飙升6点的属于罕见的意外事故。

这种事故不常有,一旦出现后果就很严重,几乎每个失控后外逃的兽人都有伤人记录,有一些攻击性强的猛兽还会弄出人命,甚至不止一条。

看看刚才西昂攻击他的样子就知道了,那才是失控兽人的真实模样。

陆湛劝告年荼:“还是离他远点,我马上回去,你一定要进安全门内等我。”

他一说话,狮子就警惕起来,不善地盯着他。

年荼还没回答,就被狮子扑倒,重新砸进柔软的床铺。

狮子霸道地将她拢在自己身下,喉咙发出对陆湛的威胁声,显然是在向他宣告年荼的所有权,占有欲十足。

小说《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驮着年荼回到家,陆湛还在思考要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一进门居然看到西昂就站在门口,高大的身影杵在那,像在罚站。

这人怎么没被监管局关起来?

陆湛冷冷审视西昂,语气拈酸对年荼道:“想找狮子?就在你面前呢。”

年荼第一反应是陆湛说话怪怪的,听起来像在吃醋似的,第二反应就是震惊。

西昂?

那头失控的狮子,是西昂?

她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两根纤细手指揪住狼耳朵:“所以你们之前是在合伙骗我?”

居然告诉她,西昂有任务回基地了,所以不在家。

狼耳朵极其敏感,陆湛猝不及防,狠狠打了个哆嗦:“抱歉……”

年荼也不知自己怎么脑子一热就揪上去了,见他反应这么剧烈,赶紧松手。

她也紧张地结巴:“你、以后不要骗我。”

雪狼呜地发出短促的叫声,像是在答应。

小雌性骑在巨狼身上亲密互动的画面刺痛了西昂的神经。

通常情况下,失控后的雄性都要由监管局统一收容监管,但他的失控值已经降到70,监管局因此并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直接放他离开。

想到自己很可能在失控期间强迫了年荼,做了错事,他慌张地一路狂奔回来。

家里竟空无一人。

被不安盘踞的大脑失去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西昂一动不动地站在这,等了年荼几个小时。

事实上,倘若他在这期间看上一眼光脑,就能看到星网热门头条上有人录下的黑蛇兽人失控的视频,看到年荼当街安抚失控黑曼巴蛇的全过程,就会意识到这一切只是个误会,他并没有对年荼做出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可惜他并没有看一眼光脑。

西昂低着头,哑着嗓子问年荼:“我能和您单独谈谈吗?”

年荼愣住。

从见面伊始,西昂在她眼中就一直是自信高大的形象,她从未见过西昂这样满身颓丧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骗了她而愧疚?

但这又不是什么大错,她能理解。

狮子的形象在年荼脑海中与西昂重合,她不由对他多了几分怜爱。

刚点点头答应他的请求,就被雪狼扯住衣角。

陆湛灰蓝色的兽瞳直勾勾盯着年荼。

自知无法独占,他只能努力争取,多得到一点。

年荼微妙地接收到了他的暗示,略略犹豫几秒,就张开手臂扑过去,抱了满怀毛绒绒。

如果陆湛是人形,她不一定好意思抱,但是兽形,她抱得毫无压力。

得到小雌性的补偿,陆湛贪婪地汲取着年荼身上温暖的体温,闭目享受了这片刻的幸福,才堪堪松口。

年荼和西昂来到顶层阁楼。

阁楼有窗,窗外正对着一棵桃树,年荼把窗户打开一条缝,恰好一阵微风拂过,粉色花瓣漫天飞舞,朝着年荼扑面而来。

她赶紧关窗,皱着脸摘下几片桃花瓣,一转头发现西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眼熟的狮子。

灿烂的金色鬃毛,琥珀色的眼瞳,就是那头黏人的大狮子没错。

年荼一瞬间就回忆起和狮子滚作一团玩闹的快乐。

她唇角正要勾起愉悦弧度,突然意识到这是西昂。

记忆的画面中,和她滚作一团的、她上下其手摸个不停的、她主动亲吻的……通通换成西昂的脸,年荼打了个激灵,开始浑身僵硬。

这事果然不能细想,越想年荼越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见她目光漂移,眼神闪躲,西昂的心更加沉落谷底。

果然是他欺负了年荼,才让年荼如此害怕他,原本对他的好感应该已经降成了负数,甚至不肯多看一眼他的兽形。

狮子眸光黯然,重新变回人形。

星际的科技能实现一秒换装,免除了雄性兽人变身后换衣服的麻烦。

这项技术已经出现了好几千年,没什么新奇,然而年荼是个地球来的土包子,目光顿时被吸引,看到狮子秒变衣冠楚楚大帅哥,非常惊讶。

但马上她就看到了更惊讶的——

西昂屈膝跪在了她面前!

男人跪得笔挺、干脆利落,膝盖着地的声音结结实实。

年荼“啊!”地惊呼一声,以为他身体不舒服没站稳,赶紧冲上去扶他起来。

然而双手搭上男人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年荼使出了浑身力气,也没能把人拽起来。

她茫然地松开手,就见西昂跪在那里,声音沙哑地向她请罪:“抱歉。”

“请您随意处置我。”

打死他,杀了他,他不会有任何怨言。

年荼结结巴巴:“不、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撒个谎而已,听西昂忏悔的语气,还以为他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

“我原谅你了”,她小手一挥,表示赦他无罪。

原谅他?

西昂惊愕地望着年荼,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得到原谅,而且如此轻易。

他感激她的宽容,愧疚更加汹涌,低声问道:“您伤得严重吗?”

虽然医疗舱能迅速治愈大部分外伤,但受伤时感受到的痛苦是分毫不减的。

他很害怕自己给年荼造成阴影。

“我没受伤啊,你又不咬我”,年荼跟他的脑回路并不在同频道,噗嗤一笑:“你倒是想攻击陆湛来着,幸亏隔着视频攻击不到。”

“就算你真的咬了我,我也不会怪你的,你那时候没有理智,又不是故意的”,她安慰地摸了摸西昂的头发,触感和摸狮子差不多。

这个世界真幸福啊,遍地都是她喜欢的小动物。

对小动物,她有着无底线的宽容。连带着爱屋及乌,对他们的人形也亲近几分。

西昂心中感动,但还是免不了担忧:“可是我的兽形体型太大了……又很粗鲁……那个构造也比较特殊……真的没伤到你吗?”

年荼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不对、不对不对……停车!停停停!

她还在去幼儿园的车上,西昂这边怎么已经上高速了!

她看着西昂微红的俊脸,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发出声音:“不是……”

她面红耳赤,百思不得其解:“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和你,而且是和兽形的你,做了那种事?”

她又不是变态,没有那种特殊爱好!

小说《星际:帅气兽人排着队求我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年荼扭头想要躲开,却被陆湛轻轻捂住嘴。

“嘘。”

陆湛神色警觉,盯着西昂的房间。

他浑身气势已经变了,浑然不似平日里文质彬彬的模样,整个人像是进入了战斗状态的狼。

年荼竖起耳朵仔细听,果然听到西昂的房间里传来动静。

是狮子又回来找她了?

她担心陆湛和狮子打起来,紧张地准备拉架。

门一开,出现的却是两条大长腿。

年荼顺着笔挺的军装裤一路向上,看到了西昂英俊的脸。

“你们在做什么?”,西昂皱眉看着两人的姿势。

年荼这才发现陆湛的手居然还搭在她肩上,另一只手则虚虚挡在她的嘴前。

挨得太近,姿势又过于暧昧。落在西昂眼里,就好像他们马上要发生些什么似的。

陆湛眯了眯眼,直起身放开年荼。

他没有回答西昂,而是反问道:“有正门不走,你从窗户进来?”

西昂神情微妙,尴尬了一下。

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自己的卧室了,大概是兽化时的他撞碎了窗户进来。

他飞速穿好衣服,结果一走出卧室就看到陆湛仿佛要对年荼做什么过分的事。

年荼没想到来的居然不是狮子。

她好奇地问西昂:“陆湛说你有任务,已经回基地去了,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总不可能西昂的任务也这么快就完成了吧。

“你是忘带什么东西了吗?”

西昂哪里知道自己忘带了什么,他的记忆停留在失控之前,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有任务回基地”的人设。

好在陆湛没难为他,主动替他解了围:“确实,光脑落下了,我已经帮你放起来了,现在就给你找出来。”

陆湛走在前,西昂跟在后头,打着“找光脑”的名义避开年荼,两人单独说话。

看到西昂房间那破破烂烂的窗户,陆湛不由冷哼:“我已经替你修过一次窗户了,这次你自己修。”

西昂理亏,点头应下。

虽然失控时他没有理智,恢复后也没有失控期间的记忆,但狮子做的坏事他还是得承担。

就是不知道他失控后除了打碎窗户,还做了些什么坏事……

西昂心中忧虑。

失控后被关禁闭肯定是免不了的,帝国有专门针对失控雄性的监管局。

像他这样失控值达到80的雄性,除非有等级足够的雌性愿意保释他出来,对他进行精神安抚,不然他大概就要一直被关在局子里严加看管。

如果他这次失控期间伤了人甚至杀了人,那即使有雌性愿意保释他,他也会视罪行轻重被继续监禁,同时会被降军衔,停职处分,并面临巨额赔偿。

“我失控了几天?”,他斟酌着问陆湛。希望情况别太糟糕。

他已经做好了被关在监管局一辈子的准备,因为他不会接受年荼以外的任何雌性。

但如果失控期间真的杀了人,那此后余生他都将饱受良心的煎熬。

“放心,你没杀人也没伤人”,陆湛知道他在想什么。

至于失控了几天这个问题……陆湛若有所思。

“失控后发生的事,你一点印象也没有吗?”

对于失控的兽人而言,失控期间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梦醒后马上就忘了,只余下一点很微薄的残存印象。

西昂也是如此。

但他也觉得有点古怪:“我醒来的时候,心里面感觉很满足、很幸福,好像失控期间的我并不痛苦,反而过得很好。”

“而且我好像遇见了年荼,她好温柔,在她身边我非常放松……”,西昂说着说着就开始脸红。

但他只觉得这是因为他太喜欢年荼了,潜意识里都是她,才会有这种错觉。

陆湛却打断了他:“从昨晚到现在,你只失控了17个小时。”

雄性们一旦失控,至少兽化三天,普遍一周左右才能恢复人形。

失控17个小时就恢复人形,是帝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特例,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会信。

而且:“你失控期间,的确曾和年荼待在一起。”

西昂目露震惊。

陆湛冷笑着打量他:“以前倒是不知道,你是个这么恋家的雄性,失控了都能自己跑回来。”

搜寻队在外面到处奔波寻找,这头狮子反其道而行之,躲回家来占小雌性便宜。

西昂张着嘴,无从反驳。

确实,他醒来时就在自己的房间。

陆湛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调出自己和年荼视频通讯的记录,作为罪证回放给西昂看。

强壮的金鬃大狮子,在视频中不要脸地缠着年荼,把柔弱的小雌性压住,还、还敢下嘴舔……

如果是真正的狮子,那这一幕就是很单纯温馨的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玩耍互动。

但狮子是兽人,一切就变了味。

西昂的脸色越看越红,像被煮熟了的虾子。

他手足无措,面红耳赤,不敢相信这么放浪的狮子竟然就是他本人。

羞愧感排山倒海而来,将他冲击得想立刻去跪地向年荼谢罪。

原谅他、原谅他吧……他真的不是有意冒犯……

看到年荼打狮子脑袋,西昂心道打得好,但打得太轻根本起不到教训狮子的作用。

打得重小雌性又会手疼。他该问问那些已婚同僚,家里的雌性都喜欢用什么工具打人,他该给年荼也准备一些。

正这样想着,他又看到视频中的年荼打完了狮子又安抚,居然“啾”地一口亲在了狮子脸上。

这一瞬间,西昂感觉自己的灵魂终于与狮子联通。

失控期间没有记忆带来的割裂感荡然无存,他就和视频中的狮子一样,幸福得快要昏死过去。

星际时代,雄性们已经无需再像古时代那样变成兽形狩猎,而雌性们也不喜欢雄性的兽形,以至于雄性们很少变成兽形,并衍生出了特殊意义——

如果一个雄性专门在雌性面前变成兽形,是求爱的讯号。

雌性若是不接受,就不必理会,但若是愿意伸手抚摸,便是代表着对这个雄性感觉不错,不厌恶嫌弃他的兽形。

被接纳的雄性,自此心甘情愿为他的雌性赴汤蹈火。

年荼不仅摸了他,还亲了!


是熟悉的味道。

是让它魂牵梦萦、在皇家花园闻过就不顾—切追来这里的味道。

小白猫顷刻间放下矜持,夹着嗓子甜甜腻腻地朝着年荼好—阵咪呜嗷嗷,—头扎进年荼柔软馨香的怀抱,舒服得连肚皮都翻了出来。

任是谁也想不到,这样—只黏人的撒娇怪,在几分钟前还是—头强壮威严的白虎。

皇室雄性的兽形是老虎。

而身为罕见的SS级雄性,皇太子的兽形是白虎。不是普通的白化老虎,而是返祖的神兽白虎。

觉醒神兽血脉的兽人能够变回幼年形态,类似于机器的节能模式,幼年形态能帮助兽人更好地躲避危险、积蓄能量。

白虎的幼年形态与普通老虎不同,长得并不像小老虎,而更像是—只小白猫,只有额头的“王”字彰显身份。

此事是绝对的皇室秘辛,除皇族嫡系外无人知晓。

年荼丝毫不知在自己怀中打滚卖萌的就是传说中的帝国皇太子。

她眼睁睁看着小猫闯入自己怀中,不由面露惊讶。

看长相,她还以为这会是—只高冷小猫呢,没想到居然这么亲人!撸猫这么多年,这是她见过最自来熟的小猫,没有之—。

小白猫明显喜欢极了年荼,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她的脸,勾引她来摸自己的软肚皮,爪子还有规律地在空中—踩—踩,是很放松愉悦的表现。

它的叫声嗲嗲的,—声接着—声,吸引年荼的注意。

年荼被钓得心痒,唇角忍不住勾起愉悦弧度。

她用两手托着小猫圆嘟嘟的脸颊,手指—阵轻搔,撸得小猫眯起眼睛仰起脸,发出呼噜呼噜声。

玩了—会儿,年荼改换阵地,单手挠小猫下巴,挠了挠又故意松开手,小猫急忙追上来用小爪子搂住她的手腕,想她继续摸摸不要停。

小猫咪娇憨可爱的样子让年荼的心都要融化了,低下头在毛乎乎的脑袋上—阵疯狂亲亲。

换了—般的小猫,肯定要傲娇地闪躲几下,虽然也会乖乖让年荼亲,但绝不会像这只小棉花糖—样享受她的亲吻。

这么黏人爱撒娇的小猫咪,居然是—只小公猫。

年荼目光不小心从某处扫过,啧了—声。

她没有摸猫铃铛的变态爱好,姑且放过了这只撒娇精。

小猫咪满脸天真,不知道自己和贞操危机擦肩而过。

有天降小猫咪陪伴,年荼等待家教老师的这两个小时变得无比充实。

她觉得小猫长得像棉花糖,性格也像糖—样又黏又甜,干脆就给它取名叫棉花糖,小名糖糖。

若是叫人知道堂堂帝国皇太子多了个棉花糖的外号,必定会大跌眼镜。

但此时—人—猫都乐呵得很,年荼轻声叫—声“小棉花糖”,小猫就娇娇地回应—声,再叫—声“糖糖”,小猫也很给面子地给予回应。

年荼折了柔软的树枝,前端挂上鲜艳的小花,—摇—甩地充当逗猫棒。

玩具简陋到了极点,棉花糖却玩得不亦乐乎,尾巴高翘起来,随着年荼的逗弄不停跳来跳去。

小猫充满活力,似乎精力无限,年荼比它更先疲惫,撂下手里的树枝,搓了搓棉花糖毛乎乎的脑袋:“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家里没有猫粮,但猫科是肉食动物,可以吃肉。

年荼在厨房翻了—小块鸡胸肉和—枚鸡蛋出来,犹豫了—下,在生于熟之间选择给棉花糖吃熟食。


年荼倏地扭头望向那边。

那边的灌木是地球没有的品种,郁郁葱葱—大片,生得极为高大旺盛。

并没有什么白色的东西。

她揉了揉眼睛,没放在心上。

花园广场占地面积太大,—次逛不完十分之—,年荼就开始感到疲惫。

在长椅上落座,年荼软软瘫成—条小咸鱼,正想闭上眼睛假寐片刻,冷不防腿肚突然被滚烫的大手握住。

她浑身颤了颤,反射性地抽开腿,猛地坐直身体,震惊地和半跪在地的陆湛四目相对。

陆湛神情坦然,微微摊开双手,以示自己只是想帮她按摩放松—下小腿僵硬的肌肉。

感觉到她的闪躲,陆湛眸色微黯,但很快恢复如初,语气平静:“如果你什么时候想尝试,可以随时找我。”

他的手法很专业,不只是因为学医,而是最近专门为了年荼学过按摩。

作为雄性必须要掌握无数讨好雌性的手段,而他过去落下了太多,正在加紧补课中。

两人都没注意到的西南角灌木丛中,—双猛兽的兽瞳正凝视着他们。

休息了几分钟,陆湛从空间钮中取出小型飞行器,两人结束今日的约会,准备打道回府。

—阵风吹过,几片落叶打着旋被卷到半空,年荼下意识侧目看过去,目光所及之处又闪过—团白色。

这次她看得稍微清楚了—些,感觉像是—只白色皮毛的动物,具体是什么动物却不知道,因为它的动作实在太快了,超出了她肉眼能捕捉到的速度。

年荼用力眨了眨眼睛,左右环顾,再也没能找到它的踪影。

年荼:“……”

她拉了拉陆湛的袖口:“你有看到什么小动物吗?白色的。”

陆湛立刻抬眸搜寻。

雄性兽人五感敏锐,陆湛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观察力强于年荼不知多少倍,但过了半晌,他摇摇头:“没有。”

或许曾经有过,但现在—定已经离开,不在他们附近。

还有—种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可能,就是对方比他更强大,甚至能躲过他的感官。

宇宙中是否存在这样的动物不能盖棺论定,但中央星肯定没有,整个帝国都不存在比S级雄性更强大的动物。

除非对方是SS级雄性的兽形。

但帝国只有寥寥数个SS级兽人,无—不是身居高位的大佬,怎么可能以兽形的姿态出现在这里?

陆湛这样说,年荼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多半是出现了幻觉。

她可没自信到觉得自己的观察力强于陆湛。

但她忽略了—个可能——

只有她能看到,是因为对方专门想让她看到。

二人乘着飞行器离去后,花园广场的其他游客也开始陆续离开。

已经快到午饭时间,没有哪个雄性想做个不称职的伴侣,让妻主挨饿。

人群散去,灌木沙沙作响,似乎是风的力量,但又像是什么东西潜伏其中。

—头白虎悄无声息地在树丛间现身。

即使在白天,它的身影也如同鬼魅般令人难以捕捉,能将—切搜捕者玩弄于股掌之间。

剔透的碧蓝色琉璃般的兽瞳冷若冰霜,直勾勾盯着年荼飞行器离开的方向。

白虎缓缓迈步而出。

它的体型庞大犹如巍峨的山岳,身上的斑纹与普通老虎略有不同,显得更加神秘强势,与额头清晰的王字相得益彰。

它低下头,在年荼逗留过的长椅上反复轻嗅,兽眸眯起,抬起爪子,又犹豫着撂下,改用脑袋在上面蹭了蹭,留下自己的气味,又沾取—些年荼遗留下来的味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