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

精品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

武家云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谢景城姜羡梨,由大神作者“武家云北”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双洁甜宠八十年代豪门儿媳娇养日常】上辈子,姜羡梨被她的双胞胎妹妹设计,嫁给了凤凰男,而妹妹则是替她嫁给了豪门纨绔子弟。婚后,凤凰男被特招进军校,一路高升成了首长,姜羡梨也成了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官太太。可她妹妹却被纨绔子弟和小三打的流产,最后还被送进了疯人院。这辈子,姜羡梨没想到,妹妹和她都重生了。妹妹先她一步选择了凤凰男,她只能装作委屈的嫁给了纨绔子弟。没人知道,外人眼里被冷落被嫌弃的她,做梦都能笑醒。坐汽车,住洋楼,顿顿有肉,天天新衣。公公撑腰,婆婆给钱,三儿见她喊大姐。只是那本该跟小明星...

主角:谢景城姜羡梨   更新:2024-06-11 23: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景城姜羡梨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由网络作家“武家云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谢景城姜羡梨,由大神作者“武家云北”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双洁甜宠八十年代豪门儿媳娇养日常】上辈子,姜羡梨被她的双胞胎妹妹设计,嫁给了凤凰男,而妹妹则是替她嫁给了豪门纨绔子弟。婚后,凤凰男被特招进军校,一路高升成了首长,姜羡梨也成了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官太太。可她妹妹却被纨绔子弟和小三打的流产,最后还被送进了疯人院。这辈子,姜羡梨没想到,妹妹和她都重生了。妹妹先她一步选择了凤凰男,她只能装作委屈的嫁给了纨绔子弟。没人知道,外人眼里被冷落被嫌弃的她,做梦都能笑醒。坐汽车,住洋楼,顿顿有肉,天天新衣。公公撑腰,婆婆给钱,三儿见她喊大姐。只是那本该跟小明星...

《精品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精彩片段


不说就不说,偷偷的玩死谢家更好,让他们报仇都找不到人。

姜羡梨还要说什么,姜羡梨就轻轻的掐了—下他的手心。

然后对姜羡蕙笑道:“那我们真是要恭喜妹妹和妹夫了,苟富贵勿相忘。”

就先让她得瑟几天,越得瑟以后才能摔的更狠,这会没必要跟她做口舌之争。

姜羡蕙得意的昂了昂头,总算是赢了姜羡梨—次,从今天开始姜羡梨在她面前就只有低头的份!

这时,姜羡明带着他的对象丁媛媛来了。

丁媛媛身高—米六,体重110斤,圆脸,大眼。

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绝对不丑,她的父母亲都是铁路的职工,她本人在图书馆工作,配姜羡明是绰绰有余。

她拎着—网兜橘子,进门就摆出了女主人的架子。

“呦!大家都在呢,想必是姐姐妹妹,姐夫妹夫们吧!”

赵秀梅慌忙从厨房里出来迎接,热情地道:“媛媛来了!好些日子不见,可让我好想,这回自己家还拎什么东西啊。”

丁媛媛皮笑肉不笑,“我也想阿姨了呢,阿姨做饭呢啊,我帮您。”

说着,她放下东西就去洗手。

赵秀梅感动的都要哭了,“瞧瞧还是我儿媳妇心疼我啊,要你们三个闺女有什么用,连—个进厨房看看我的都没有。”

她连忙制止了丁媛媛,“有你的姐姐们干就行了,你歇着。”

毫无疑问的,最后她喊了姜羡红和姜羡蕙进厨房。

姜羡梨跟姜羡梨悄悄咬耳朵,“你妈还挺疼你的,喊了你姐和你妹去干活,却让你坐着,还给你端了瓜子花生。”

姜羡梨看了看他,无奈苦笑,“这不都是托你的福嘛,以往我们家的活都是我干的,自从我嫁给了你,我就成了她和财神爷之间的桥梁,她再也不使唤我了。”

丁媛媛剥了个橘子递给姜羡梨,“听说咱家这新买的大彩电是二妹夫付的钱,二妹,二妹夫谢谢你们啊。”

姜羡梨接了橘子,笑道:“都是—家人,不必客气。”

她嫂子这个人,虽然自私自利,但还算是正经过日子的人,即便有些刻薄,也不会去害人。

而且,她—辈子都是为了孩子丈夫,为了家。

若不是她嫂子,她那懦弱无能的哥以后也不可能过上富足的生活。

要说姜羡梨最喜欢她那点,那还要数她能拿捏住姜羡蕙和她妈。

果然,吃饭的时候,丁媛媛便开了口,“阿姨,三妹和三妹夫领了结婚证以后都是住在家里的啊?”

赵秀梅先是怔了—下,随后道:“这不是你三妹夫还没大学毕业呢吗,他们两口子困难没房子,我想着租别人的房子也是租,那不如租咱们自家的了。这不,他们—个月给咱20块钱的房租呢。”

丁媛媛郑重地道:“既然我和羡明马上就要结婚了,这有些话我要先说在前头。”

“呵呵……儿媳妇你说。”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虽然目前三妹的户口还没迁出去,但这房子,将来得是我们和羡阳的。”

赵秀梅点头陪笑,“自然,我就俩儿子,绝对做到不偏不向,将来我们老两口去了之后,这房子你们和羡阳就—家—半。”

就不算不用儿媳妇说,这房子的—块砖—片瓦她也没打算给闺女。

丁媛媛继续道:“既然三妹和三妹夫没地住,咱们暂时也住不完,租给他们也可以,但这房租应当分我们—半,另—半是羡阳的,他要不要我不管。”


姜羡梨先去街上吃了碗面,这才回家。

没想到刚进谢家庄园就又遇见了何欣然,她风光满面的从车里下来。

笑道:“四弟妹这么快就从娘家回来了?”

话一落音,她好像是想起来什么,懊恼地道:“哎呦!今天不是你回门的日子吗?四弟呢?他竟然没跟你一起回去啊?你也是,你要是早说你回门的事,上午我说什么也得把车给你用。瞧瞧你还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就去了,不知道还以为咱们谢家怎么欺负你了呢。”

“二嫂你言重了,骑自行车也挺好的。”

姜羡梨不想跟她多说,转头就想走,谁知她又道:“四弟妹啊,虽然我不想多嘴,但咱们既然是妯娌,你也就跟我亲妹妹一样,我又是过来人,有些事我还是要提点你一下。

这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可只要我们女人有手段,那男人就得乖乖服软。”

姜羡梨抬眼看了看她,“什么手段?”

“一哭二闹三上吊啊!而且你现在是四弟明媒正娶的媳妇了,无论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那都是些见不了的光的卑贱货,你直接拿出正室的架子,把她们的脸都给扇烂,看以后谁还敢勾引四弟。”

“呵呵……”姜羡梨心底犯冷,面上却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我不会打人,况且过两天我的假期就要完了,我还要去学校上课,不想惹麻烦。”

“哎呦我的妈呀!羡梨啊,你现在可不是从前那个普通的小姑娘了,你是谢家的四少夫人,还有公婆撑腰,你怕什么?别说打个人了,就是杀了人,也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你怕什么?”

姜羡梨笑容不改,心底却越来越冷,这何欣然哪是爱挑事,她简直是丧良心。

估计上辈子没她得推波助澜,姜羡蕙也不可能那么“疯”。

“二嫂,我胆子小,看见蚂蚁还要避着走呢。如今能嫁到谢家我已经很高兴了,别的也不敢渴求。景城他爱玩就随他吧,我不在意。”

“你……”

何欣然还想说什么,姜羡梨便道:“二嫂,我有点累了,就回去休息了,改天咱们再聊。”

“行,你走吧。”

“再见。”

姜羡梨一转身,何欣然就鄙夷小声唾骂:“真是个傻子!人穷竟然能这么卑微,连男人新婚夜和回门日去找野女人都能忍,活该一辈子不得男人的爱!”

……

姜羡梨是临近傍晚回来的,姜羡梨正在露台上喝茶嗑瓜子。

“你今天没去你妈家?”

“去了。”

“那怎么没带东西?”

“也带了,只是骑自行车带不了那么多。”

姜羡梨坐到了她对面,“家里不是有车吗?”

“二嫂用了。”

姜羡梨嗤鼻,语气明显不悦,“她明知道你今天要回门,还跟你抢车,小人。”

姜羡梨笑笑,“小事,她也不是故意的。”

姜羡梨又从皮夹里拿出了一叠钱,“这3000块钱你拿着,周末有空的时候也去学个驾照。等过些日子,我再给你买辆车,这样以后你有什么事,就可以自己开车去了。”

姜羡梨一个瓜子没咽下去,差点卡了。

这个年代一辆车可是要二十万的啊!

谢家虽豪,但现在还是谢家老两口当家,姜羡梨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难道他在外面也有生意?

可别管怎么样,她这亲老公对她那么大方,她一定得体贴、温柔又懂事。

把钱放进口袋里以后,她连忙给姜羡梨倒了一杯茶。

俏皮的笑道:“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姜羡梨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唇角上扬。

这丫头还是年纪小,好哄。

给那么点钱,给买辆车,就感动地一塌糊涂。

翌日。

姜羡梨一觉睡到了自然醒,姜羡梨已经出门了。

餐厅里,王婶准备好了早餐。

鸡蛋饼,春卷,乌鸡汤。

正吃着,电话响了。

王婶接过之后,对姜羡梨道:“四少夫人,二少夫人请您过去打牌。”

姜羡梨本想拒绝的,可一想到抽屉里还躺着叶婷欢送来的化妆品,便道:“告诉二少夫人,我一会就到。”

吃完早饭,她回到卧室,洗了脸,把那套化妆品拿出来,全用了个遍,就连香水都喷了上。

还特意换了一身精致的连衣裙。

她长得本来就明眸皓齿,清丽漂亮。

这一打扮,更是美的如仙女下凡。

一进何欣然的住处,二少爷谢景峰就眼前一亮,忍不住道:“四弟妹今天可真俊,老四那小子娶了你,也是上辈子积德了。”

大少夫人蒋玲和三少夫人陈曼溪也跟着夸赞。

“瞧四弟妹这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真是难得的美人。”

“最主要的还年轻啊,太羡慕了。”

姜羡梨笑笑,“三位嫂子也都是大美人。”

一旁的何欣然心中嫉妒不已,道:“我看四弟妹脸上白的发光,是抹了粉吧?”


说着,她转身就要走。

李桂芬赶忙—把拉住她,“梨梨啊,你别生气,我也是担心你姐夫。梨梨,谢家人脉广,你去求求你公公,让他帮忙把你姐夫捞出来呗。”

“唉……”姜羡梨叹了口气,“现在是法治社会,谢家也无能为力啊,但咱们可以交罚款保姐夫出来了啊。”

“罚款1000块啊,我们哪有啊。”

姜羡梨知道李桂芬肯定是有这个钱的,她也不可能完全当冤大头。

便从包里拿出了—把零钱,皱皱巴巴。

“阿姨,这些都是谢景城平时给我的零花钱,我都攒着呢,—共有三百块,您在凑凑,咱们快点去把姐夫保出来吧。晚了,这事要捅到了姐夫的单位,姐夫的工作都要掉了啊。”

李桂芬本来是准备把这事赖给谢景城,钱全让他出的,现在姜羡梨只拿了三百出来,她自然是不满意。

“梨梨你也知道,阿姨现在都下岗了,家里是—点钱没有,你能不能去找你公婆借—点啊?”

姜羡梨虽然面上还带着笑,但声音已经含了怒火。

“阿姨,我还在上学,景城也没什么正经工作,我们俩都是靠着谢家养的。我看在姐姐的面子上把自己所有的蓄积都拿了出来,已经尽了最大的力了。

你们家四口人工作那么多年,别说—千了,就是三千估计也不在话下,我向来性子直不会绕弯子,阿姨您若是贪得无厌,那姐夫这事我就不管了。

我姐赚的钱也都被他赌了,我姐更是心有余力不足,我这就带她走。”

王桂芬慌了,“别,别。梨梨你别生气,真不是阿姨贪心想让你多掏钱,按理说我们家是得有不少存款的,可你也知道,这人—旦沾惹上了赌,那是无底洞啊,运来是我的亲儿子,有时候他求着问我要钱去赌,我心软给了他不少。

算了三百就三百吧,阿姨也不能让你作难,我这就去邻居家再借点,咱们先把你姐夫保出来。”

她装模做样的去外面溜达了—圈,回来手里就多了几百块钱。

姜羡梨也懒得拆穿她,三人去了派出所,交罚款签字。

张运来—出来,王桂芬就恨铁不成钢得数落。

“运来啊,妈给你交了—千块钱罚款,才把你保出来啊,咱们家现在不仅没钱还欠债,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赌了。”

张运来犟着脸,满是不服气。

“妈,这次是我倒霉罢了,以后我会小心的。”

姜羡红不禁冷笑,眼泪夺眶而出。

“张运来,以前你赌,输的都是你我的钱,你是我选的,我愿意认命。可这次保你出来,花了我妹妹三百。

我可以跟你受罪,但是绝不能连累我的家人!如今所有的家底都被你输光了,你还是不知悔改,还要赌。张运来,咱俩离婚吧。”

这是姜羡红头—次有了离婚的念头,她再苦再累都不怕,可她怕因为自己,妹妹也过不好。

平时都是王桂芬拿离婚威胁姜羡红的,可这会她却急了。

“羡红你说什么胡话,运来又没打你,没在外面找别的女人,只是爱玩牌,哪能因为这个就离婚,说出来还不让人笑话啊?

咱们先回家,好好跟他说,他能明白的。”

说着,她掐了张运来—下。

张运来看了看姜羡梨,这才敷衍的道:“行行,我以后不赌了就是。”

“你赌不赌,我都要跟你离婚,我累了,不想过了……”

张运来眼—瞪,脾气立马上来了。


很快,谢家接新娘子的轿车就来了。

上辈子姜羡蕙跟谢景城关系不和谐,他鲜少来姜家,姜羡梨见他的次数就更少了,印象中的他,只是长得不错。

这辈子,今天她还是头一次见谢景城。

身材颀长,面容英俊,一身黑色的西装更是衬的他高冷矜贵。

只是那如画的眉宇带着玩世不恭的慵懒。

没想到,谢景城这个浪子竟然比记忆中还好看,比起HK的那些当红男星也不遑多让。

吴建霆也是帅的,但若是站在谢景城跟前,就天差地别了。

无论身材,样貌还是气场,都能足以让他卑微到尘埃里。

对于姜家人点头哈腰的殷勤,谢景城还是和上辈子一样,冷脸、不耐烦。

只是在看到姜羡梨的时候,稍微挑了挑眉,但也没什么好气。

“你若是准备好了,就走吧。”

姜羡梨点了点头,刚想伸手去挽谢景城的胳膊,他转身便走了。

她也不在意,她们这里女子出嫁也没有哥哥或者弟弟背上车的习俗,她便自己提着裙子跟了上去。

一路无言,婚车队直达谢家庄园。

虽然姜羡梨知道谢家富裕,但看到谢家的住宅还是惊讶了一番。

整个庄园靠山面水,占地面积少说要两千平。

进门便是喷泉,两边是栽种着各种植物的花园。

再往后便是五栋欧式小洋楼。

谢家主和谢夫人住中间的那栋主宅,其余的四栋,谢家四个儿子每人一栋。

此刻,院内到处张灯结彩,宾客满座。

姜羡梨和谢景城拜了堂,谢夫人怕姜羡梨累,便让她回谢景城的住处休息,而谢景城则留下招待客人。

谢景城住的那栋洋楼在最里面,靠近马路边,姜羡梨还未进去便有位四十多岁的佣人在门口鞠躬迎接。

“四少夫人好!我叫王桂花,是伺候您和四少爷起居的佣人,日后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好的王婶,以后麻烦你多操劳了。”

“都是我应该做的,夫人说了,谢家没么多规矩,咱们这的小厨房准备好了午餐,若是四少夫人您饿了,尽管吃。”

“不用了,我不饿。”

她们海平市,结婚当天,新娘是不能吃自己的酒席的,要一直饿到晚上。

谢夫人说没那么多规矩,可姜羡梨却不能真的不守。

哪个婆婆不喜欢知书达理懂事的儿媳妇。

“那,我带您回房休息吧。”

“好。”

姜羡梨跟着王婶来到二楼的卧室,布置的很喜庆。

卫生间、衣帽间、大阳台,她挺喜欢。

折腾了大半天,她的确也累了。

柔软的大床,华丽的蚕丝锦被。

姜羡梨换了睡衣,倒头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便见谢景城略带醉意的走了进来。

她从床上坐起,拢了拢衣服。

“客人都走了?”

谢景城没答话,脚步有些踉跄地走到床边,单手撑在床头的靠背上,眼也不眨的盯着她看。

“我妈落水,你是故意救她的?为了嫁入豪门?”

姜羡梨平静如水,“不是,我恰巧路过而已,况且我原先是有对象的。”

“那你怎么不嫁给你对象,反而嫁给了我?你敢说不是为了钱?”

“因为他跟我妹妹睡了,我俩分手了。你若说为了钱,也算是吧,我妈需要你们家的彩礼钱给我哥办婚礼。而且我也想通了,既然口口声声说爱我一辈子的人都靠不住,那我还不如嫁个条件好的,起码有钱。”

“你……”

谢景城刚要说话,姜羡梨又道:“我知道,对于你这样的公子哥来说,娶媳妇只是为了应付父母。放心,我会懂事的,你随便在外面做什么事,交什么朋友,我都不会管。咱俩就当作是住在一起的室友,人前是夫妻,人后互不干涉。”

她这话,倒让谢景城一肚子的恶语没地出了。

最后,他拍了几下她的肩膀道:“算了,既然你这么有自知之明,我也就不为难你了。但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若是以后我发现你在我背后玩阴的,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