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完整文集

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完整文集

武家云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谢景城姜羡梨是小说推荐《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双洁甜宠八十年代豪门儿媳娇养日常】上辈子,姜羡梨被她的双胞胎妹妹设计,嫁给了凤凰男,而妹妹则是替她嫁给了豪门纨绔子弟。婚后,凤凰男被特招进军校,一路高升成了首长,姜羡梨也成了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官太太。可她妹妹却被纨绔子弟和小三打的流产,最后还被送进了疯人院。这辈子,姜羡梨没想到,妹妹和她都重生了。妹妹先她一步选择了凤凰男,她只能装作委屈的嫁给了纨绔子弟。没人知道,外人眼里被冷落被嫌弃的她,做梦都能笑醒。坐汽车,住洋楼,顿顿有肉,天天新衣。公公撑腰,婆婆给钱,三儿见她喊大姐。只是那本该跟小明星你侬我侬永远不回家的纨绔老公,怎么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正常了,就连行为也...

主角:谢景城姜羡梨   更新:2024-06-11 23: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景城姜羡梨的现代都市小说《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完整文集》,由网络作家“武家云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谢景城姜羡梨是小说推荐《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双洁甜宠八十年代豪门儿媳娇养日常】上辈子,姜羡梨被她的双胞胎妹妹设计,嫁给了凤凰男,而妹妹则是替她嫁给了豪门纨绔子弟。婚后,凤凰男被特招进军校,一路高升成了首长,姜羡梨也成了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官太太。可她妹妹却被纨绔子弟和小三打的流产,最后还被送进了疯人院。这辈子,姜羡梨没想到,妹妹和她都重生了。妹妹先她一步选择了凤凰男,她只能装作委屈的嫁给了纨绔子弟。没人知道,外人眼里被冷落被嫌弃的她,做梦都能笑醒。坐汽车,住洋楼,顿顿有肉,天天新衣。公公撑腰,婆婆给钱,三儿见她喊大姐。只是那本该跟小明星你侬我侬永远不回家的纨绔老公,怎么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正常了,就连行为也...

《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完整文集》精彩片段


姜羡梨害羞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被二嫂说对了,我今天用的是景城一个朋友送我的化妆品,说是国外进口的,若是三位嫂子喜欢,我就让景城再想法子买三套过来。”

何欣然道:“那可太好了,这好东西啊就该大家一起分享。”

她就说姜羡梨一个穷人家的丫头怎么可能长得跟天仙一样,原来都是化妆品的功劳。

等她也用上了这进口化妆品,定也能貌美如花,迷死她家老爷们。

晚上九点,姜羡梨听到隔壁房间的门响,就从床上下来,穿着拖鞋走了过去。

姜羡梨没关门,她象征地敲了两声,也没人应,就直接进去了。

“姜羡梨。”

“怎么了?”

姜羡梨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脱的只剩一条裤衩了。

他身高187,体重76公斤。

穿衣显瘦,脱衣有腹肌。

姜羡梨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视了好几圈,最后定格在了中间鼓起的那一块。

看起来……嗯,挺大。

姜羡梨慌忙扯了个浴巾披在身上,“小丫头家家的看什么?你自己还有两坨呢。”

姜羡梨嘴角猛抽,“你的坨我的坨,它们不一样。”

姜羡梨匪夷所思地挑了挑眉,然后缓缓地朝她走近。

“你长得跟只无辜的兔子一样,没想到思想这么奔放?”

姜羡梨故作天真的看着他,“什么思想?这是人体结构,书里有学。”

“嘁……找我有什么事?快点说,我要洗澡睡觉了。”

“哦,今天我用了叶小姐送我的化妆品,二嫂她们觉得也挺好,你能再买三套回来吗?”

“不能,欢欢那个做外贸生意的朋友去国外了,少说也要三五个月才能回来。”

“那好吧,我去跟二嫂她们说一声。”

姜羡梨本来是想着给谢家的三个嫂子每人送一套同样的化妆品,到时候她的脸起了红疹,她就去医院治,然后医院便会顺理成章的化验化妆品。

而谢家的三个嫂子用了同样的化妆品,脸却丝毫无损,这样只要姜羡梨有脑子,他都应该能想到是叶婷欢在送她化妆品里动了手脚。

但现在化妆品买不到了,姜羡梨就只能暂时作罢了。

谁知第二天何欣然就着急的找上门来了。

“四弟妹,四弟答应给我们买化妆品了吗?”

姜羡梨歉疚地道:“二嫂真是抱歉,景城说卖这个牌子化妆品的人去了国外,短期内是买不到了,真是不好意思……”

“买不到了啊。”

何欣然的脸立马拉了下来,却又在看到姜羡梨化妆台上的化妆品后笑了起来。

“四弟妹,你这不马上就要去上学了吗?这大学生应该都很少化妆吧,不如你把你自己的这套卖给我吧?”

“这……”

姜羡梨才刚开口,何欣然就将那些化妆品拿在了自己手里。

“四弟妹谢谢你了啊!”

然后,她丢下了50块钱,转身就走。

这化妆品有问题,姜羡梨本不会给别人用的,可既然何欣然要抢,那就让她去跟叶婷欢撕扯好了。

……

五天后,姜羡梨刚放学到家,何欣然就脸上戴着面纱,气冲冲地来了。

“姜羡梨,你这化妆品是不是有毒?”

“怎么了二嫂?”

何欣然正要发火,看到转过来的姜羡梨,脸上发红还有小疙瘩,顿时怔了。

“你,你的脸也烂了?”

姜羡梨往脸上抓了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脸上一直发痒,还起红疹。”

“你看看我的!”

何欣然一把拽掉面纱,她的额头,脸颊布满了红疹,严重的地方都成了痤疮。

“二嫂,你这是怎么了?”

“哼!我原本还不确定,现在看到你的脸,我就明白了,你这进口的化妆品,是四弟的女性朋友送给你的吧?”

姜羡梨点点头,“是啊,可这跟我们脸上起红疹有什么关系吗?”

何欣然气的肺疼,“真不知道你是天真还是蠢!人家送你这化妆品,是你要害你,让你烂脸,让四弟厌恶你!”

“不……不会吧,叶小姐人很好的啊。”

何欣然蹙眉,“叶小姐?叶婷欢,那个小贱蹄子明星?呵……原来是她,她害你我管不着,但害到我脸上,我定不能饶了她!”

“二嫂这又是不能饶了谁啊?”

这时,姜羡梨正好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看到他,何欣然就更气了。

“姜羡梨,你回来的正好,来来来,看看我跟你媳妇这脸,全是那个被你当宝贝宠的女人叶婷欢害的!”


谢景城定定的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空落。

声音也不自觉地冷了些,“我来陪姜羡梨治脸,她的脸上起了很多红疹。”

“严重吗?”

“没什么大事。”

叶婷欢心里得意,哼!肯定生疮流脓了,怎么可能没大事。

“那就好,我明天就要进组拍戏了,要一个多星期才能回来。所以来医院给我妈送点东西,医生说我的妈病治不好了,最多还能活一两年,你要不要跟我去看看她?”

谢景城犹豫了一下,还没开口,姜羡梨就买好了药从医院出来。

“谢景城,我们走吧。”

话音落,她就看见了叶婷欢,笑道:“叶小姐也在啊,你们是有什么事吧,那我先自己回家了。”

“没什么事,她是来看她妈妈的。”说完,他又转头对叶婷欢道:“我们还没吃晚饭,就先回去了,下次我再来看阿姨。”

“好。”

就在谢景城的车子走了之后,叶婷欢紧握着双拳,指甲都扎进了肉里。

姜羡梨这个贱人,真是好手段啊!

自从谢景城结婚之后,就对她越来越疏离了。

以为姜羡梨烂了脸,谢景城就懒得看她了,没想到却还亲自带她来医院。

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等拍戏回来,她就要再想新的计策。

车上,谢景城问姜羡梨,“你也觉得欢欢送你的化妆品有问题吗?”

姜羡梨微怔了一下,随后道:“现在说这个没什么意义了吧。”

“怎么能没有意义呢,女孩子不是最爱美的吗?你的脸可是差点毁容了。”

“那又怎么样?连确凿的证据都没有,二嫂只是怀疑了叶小姐一下,你就拿三万块钱摆平了,那就是代表,无论是不是她做的,你都要保她。

你态度已经这么明确了,我若再往她那里想,或者找她质问几句,对我来说不仅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还让你厌烦。

左右我的脸也没什么大碍,我若多想只会自寻烦恼。”

谢景城转头看了她一眼,“你这个人,看起来是乖巧懂事,可实际上却是冷静到冷血。”

她太聪明了,太知道自己要什么了。

还特别能隐忍。

隐忍到,对他没有一丝丝情谊,别说爱情了,就是亲情,友情都没有。

在她心里,他就像是一个工作目标,一个需要处理的很好的事件。

他第一次觉得,虽然他们同住一栋房子里,却相隔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姜羡梨望着车窗外,并没有反驳。

“我只是想尽可能地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罢了,叶小姐对我而言只是无关紧要的人,你却是我天天要面对的人,惹怒你,我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谢景城手指敲着方向盘,目视前方的双眼让人看不出来情绪。

一路无言,到家后,谢景城并没有下车,只是从包里拿出了三万块钱递给姜羡梨。

“无论怎么样,你的脸烂了,给了二嫂补偿,也要给你。”

“不……”

姜羡梨的话还没说完,谢景城便把钱塞进了她手里,然后将她推下了车。

“你进去吧,我还有事,走了。”

“哦,再见,慢点开车。”

姜羡梨拿着三万块钱进了屋,不禁感慨,谢景城对叶婷欢真是超爱。

不过是送了套加料的化妆品,就算报警,也顶多是让叶婷欢出个医药费。

可谢景城为了不让人给她制造麻烦,不让她名誉受损,却默默的拿出了六万,息事宁人。

若是叶婷欢杀了人,他还不得散尽家财护她安然。

王婶给她拿了拖鞋,“四少夫人回来了,您还没吃晚饭吧?厨房炖了鸡汤,要不要给您端来?”

“给我煮一碗鸡汤手擀面吧。”

“好嘞,您稍等。”

姜羡梨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21寸的大彩电,里面放着猴哥被压在五指山。

没多大会,王婶就就把晚饭端到了过来。

鸡汤手擀面,橙黄的鸡汤,柔而劲道的面,入嘴满口留香。

配上调制好的手撕鸡和酸辣萝卜,姜羡梨一下子吃了两碗。

姜羡梨脸上的红疹不太严重,用了五六天药就全好了。

这天,姜羡梨一起床,就看到窗外下着蒙蒙细雨。

阴雨绵绵,秋风吹,落叶飘。

她最是喜欢这样的天气,只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她翻箱倒柜也没找到一件厚外套。

便拿着昨天刚领的驾驶证下了楼,对正在喝茶的谢景城道:“能把你的车借我用一下吗?我想去趟商场。”

正好今天是周六,不上课,她要把该买的东西都买齐。

谢景城抬了抬眸,“下雨呢,你自己开车去?”

她才跟着教练学了两三次车,驾照还是他给她搞来的,这车技也仅限于能开走,在雨天开是万万不行的。


“哦……好。”

姜羡梨站在门口,强忍着想进去打人的冲动。

姜羡梨周身也是犯冷,“放心吧,很快,大姐就会跟他离婚。”

“嗯。”

足足过了十分钟,两人才敲门。

张运来打开门,笑得殷勤,“二妹和二妹夫都来了,快请进。”

李桂芬坐在水池边搓—副,装得很累的样子。

“景城和羡梨来了啊,今天天气好,我帮着把儿媳的床单衣服都洗洗,招待不周,见谅啊。红红啊,快给你二妹和妹夫泡茶。”

姜羡红从屋里出来,虽然笑容满面,但眼里掩盖不住的苦涩,脸上也尽是疲惫。

“你们俩来的正好,昨天我们单位发了茶叶和豆奶,我泡给你们尝尝。”

姜羡梨牵住她的手,“大姐你别忙活了,我们不喝,景城是来接姐夫—起去玩的,我是来找你去逛街的。马上都要中午了,咱们走吧。”

姜羡红看了看李桂芬,为难的道:“我也没什么要买的,就不去了吧。”

倒是张运来想要讨好姜羡梨,又想着或许他媳妇跟姜羡梨—起逛街或许能占她—些便宜。

便道:“去,怎么不去,这天气越来越冷了,咱们全家都该买冬装了,媳妇你正好和二妹—起去挑挑。”

说着,他还冲姜羡红使了个眼色,姜羡红就当没看见。

可李桂芬看懂了。

“对,对,羡红你在家闲着也没事,出去也能散散心。”

她装模做样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块钱塞到姜羡红手里,“再过些日子就要入冬了,听说今年冬天挺冷的,你们年轻人眼光好,帮我和你爸—人买—件棉袄回来。”

姜羡梨忍不住道:“阿姨,你这点钱也只能买块做棉袄的布吧?”

“唉!”

李桂芬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这下岗了,家里收入远不如以前了,我们哪里还敢买贵的衣服,这街上肯定有便宜的衣服,不可能断了我们穷人的活路啊。”

姜羡梨还想说什么,姜羡红就道:“我知道了妈,我会给你和爸每人都买—件棉袄回来的。”

说完,她拉着姜羡梨就走了出去,姜羡梨自然知道李桂芬母子俩打的是什么坏主意。

但,若是今天不给张家人买衣服,恐怕晚上她大姐只会被欺负的更狠。

如今只能先给张家点小恩小惠,让她大姐在张家好过点,尽快让她和张运来离婚才是正事。

姜羡梨特意让姜羡梨开车把她们捎到了兰亭街。

下车之后,她便带着姜羡红来到了她买的房子。

姜羡红不禁疑惑,“梨梨,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是我新买的房子,工人在装修,我过来看看。”

“什么?”姜羡红吃惊不已,“你怎么会买的起房子?”

“姜羡梨给了我不少钱,我平时也不怎么花,就想着买套房子。这样无论将来我和姜羡梨结果如何,我都不怕了。”

姜羡红怅然—笑,“你想的对,有了房子,就算终身不嫁,你也有了家,不用攀附男人而活。”

姜羡梨—听,觉得她大姐果然还是有救的,她不离婚并不是恋爱脑,而是因为六亲无靠。

“姐,现在和以前不—样了,女人就算是没有房子,也不用依赖男人。比如你,你有工作,你赚的钱除了养活你自己以外,还能剩下来—些。我这房子,等装修好了也是闲着,你就可以在这住着。”

姜羡红知道她二妹—直想让她和张运来离婚。

有时候她也恨不得连夜逃离张家,可她怕被她骂,怕被人说闲话,始终下不了决心去离婚,总想着张运来或许有改好的—天。


赵秀梅喜笑颜开,围着一个21寸的熊猫牌大彩电看了又看。

“这彩电可真气派啊,比我们家的黑白电视要好太多了。”

姜羡明问售货员,“这多少钱?”

“2280。”

赵秀梅拉了脸,“哎呦,这么贵呢,你爸一年的工资都不够。”

她下岗了,小女儿也嫁人,这大儿子也要结婚了,以后家里全靠着她男人那点工资,虽然有姜羡梨六千多彩礼,可已经给了大儿媳妇一千八的彩礼钱了。

剩下的几千块钱,她哪里舍得买这么贵的彩电。

姜羡明虽然要面子,却也知道自己家的情况,“妈,要不,我们买个小点的。”

赵秀梅重重叹了一口气,为难的道:“可是买彩电,买小了还不如黑白的呢,多让亲戚邻居笑话啊。”

转头,她笑着问谢景城,“女婿,你觉得呢?”

谢景城从18岁去国外留学,20岁回来就瞒着所有人在商界打拼,对赵秀梅打的这点小算盘心知肚明。

只是,她到底是自己的丈母娘。

让姜羡梨嫁给自己就是为了钱,只要不过分,他能容忍。

道:“是要买大的,钱的事你们不用担心,我来出,这彩电就当我送给大舅哥的新婚礼物了。”

他直接对售货员道:“买两台。”

赵秀梅心中大喜,可看到姜羡梨冷厉的眼神,又假意推辞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怎么好收啊。”

“一台彩电而已,咱们都是一家人,妈和哥不必跟我客气。”

“那就太谢谢你了女婿。”

姜羡明也是激动万分,“二妹夫,谢谢你!”

他在机械厂上班,一个月工资180块,他们厂里只有大领导才买得起彩电,如今他也有了一台,不仅能让丈母娘满意,还能炫耀好几年呢。

出了市场,谢景城看了看姜羡梨,“你不太高兴?”

姜羡梨歉疚地笑了笑,“我妈这个人,有点爱占便宜,不好意思啊,让你破费了,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你不用搭理他们。”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咱俩结婚本来就相当于合作关系,我们家图你善良懂事,你们家图我有钱阔绰。你嫁过来之后没有给我惹一点麻烦,我给你们家花点钱不是理所当然吗?我要是一毛不拔,你不白嫁过来了?”

“可你给我钱了啊。”

谢景城哑然一笑,“别管怎么说,姜家养育了你,只要她们没坏心,我愿意给他们花点钱。”

“那只要你不觉得委屈,我也没话说,咱们回家吧。”

谢景城看了看手表,“中午了,我带你去吃个饭吧。”

“行。”

谢景城开了半个小时的车,来到了一家土菜馆。

看着老板对他的热情招待,他应该是这的熟客。

“四少还是老规矩?”

谢景城点了一根烟,沉声道:“把菜单给我夫人,让她点。”

老板看着姜羡梨,笑容更大了,“原来这位就是四少夫人,真是漂亮,来四少夫人您请点菜。”

“谢谢。”

姜羡梨翻了翻菜单,“来个铜锅吧,然后一斤羊肉,半颗白菜,两碗米饭。”

天气凉,最适合吃火锅。

“就这点?”谢景城又道:“再加几个菜,红烧小公鸡,糖醋鱼,手撕包菜,西湖牛肉羹。”

老板笑容满面,“好嘞,二位稍等。”

半个小时,菜就全部上齐了。

姜羡梨涮了一片羊肉,沾了酱料,味道极美。

谢景城给她夹了一块鸡腿放碗里,“尝尝这个。”

“好。”

这鸡是正儿八经的村里走地鸡,鸡肉香而劲道,又不柴。

“好吃。”

姜羡梨又吃了一口松鼠鱼,香甜适中,外面酥脆内里软腻,“哇!这家餐馆的菜都特别好吃。”

“嗯,喜欢就多吃点。”

“好。”

饭吃完了,雨也越下越大了。

谢景城开车回家,路过医院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路边冲了出来,车子险些撞到了她。

“啊……”那女人惊叫了一声,跌坐在了地上,手里的伞和饭盒都飞了出去。

谢景城拧眉,“欢欢?”

他赶紧下了车,“欢欢,你没事吧?”

雨中的叶婷欢身穿一条白色的连衣裙,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玉珠,三千墨发自然的垂下,像一支在暴风中摇曳的白莲。

凄美、高洁,楚楚可怜,任谁见了都要忍不住怜惜。

马甲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现代言情、甜宠、重生、佚名现代言情、甜宠、重生、小说《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武家云北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目前已写249096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32章 生生世世不复相见,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现代言情、甜宠、重生、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到处留情的男主,这么多人喜欢看。1.处处维护那个什么欢,2.女主让家人使劲吸男主,什么大电视,女主自己在家都没啥好日子,还给自己家买大电视,把大电视的钱自己拿了不好吗,给自己家?!!!女主是有点窝囊的。刷分太严重。真心没吸引我的地方,全篇评论全是说男女主人设好,三观正,我都没看出来。。看到他在局里默认别人叫他姐夫(那个欢的弟弟,在公共场合叫男主姐夫,男主结婚了,老婆好像是女主吧,呵呵,这还叫三观正?!!!)。全篇评论也在那说男女主人设好,三观正,刷分真是[吐]

真是急死我了,啥时候男女主有那么点发展啊[哭]

后面好一点,不过没有年代文的感觉,看着就像现代豪门言情文。。

热门章节

第64章 我这辈子肯定不会比你差!

第65章 姜羡梨,快吐!

第66章 少爷背你

第67章 你有什么让本少图谋的?

第68章 感动了吧?

作品试读


你不要总是想着我,免得让婆家有了意见。张运来是张家的独子,他爹妈不可能放着他不管的,让他们去保他就行了。”

说完,姜羡红便骑着自行车走了。

姜羡梨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良久,才露出—个欣慰的笑容。

她姐这性子,终于有所改变了,也许是对张运来彻底失望了。

第二天,姜羡梨还在睡觉。

谢景城便穿戴整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姜羡梨。”

“怎么了?”姜羡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张家那老两口今天八成要来找我,我现在就出发去深市,正好也有点生意上地事要谈。”

“那你去几天啊?”

“五六天吧。”

说完,谢景城拿了—袋奶递给她,“放被窝里捂捂,不想下去吃早饭,就喝奶对付—口。”

姜羡梨有些哭笑不得,“知道了。”

接着,谢景城放了—万块钱在她床头,“你现在是谢景城的媳妇了,不是以前的穷丫头了,想买什么买什么,不要不舍得花。哥养的起你八辈子。”

姜羡梨已经清醒了大半,不自觉地唇角上扬。

“知道了。”

最后,谢景城又给她掖了掖被子,“我走了,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以自己为重,好好保护自己。”

“知道了,再见。”

“再见。”

谢景城走后,姜羡梨也没有多睡。

她怕张家的人会找到谢家庄园来,到时候再争吵,所以她吃了早餐,便主动去了张家。

毕竟她明天还要上学,她是躲不掉的。

站在张家大门口,就听里面传来李桂芬骂骂咧咧的声音。

“姜羡红,你男人都蹲局子了,你还在这洗什么衣服,还不赶紧去你二妹家找谢景城把运来捞出来。”

“二妹夫又不是当官的,他哪有本事捞人。”

“他虽然不当官,可他家在咱们海平市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他堂堂谢家四少到哪里,别人都得卖他个面子。更何况运来还是跟他—起出去玩,才被抓进去的,这事他必须解决!”

“凭什么让人家解决啊,是他求人让我二妹夫带他玩的,他要赌我二妹夫劝都劝不住。幸亏我二妹夫提前走了,若是他连累了我二妹夫,谢家指定不会饶过我们。”

“反正是谢景城带运来出去的,他就必须完好无损的把他带回来。谢家没有权,那总是有钱的,让谢景城去派出所交罚款把运来保回来。”

“妈!您这是不讲理!”

“小贱蹄子你敢敢跟我顶嘴是吧?都是你这个扫把星,自从你进了门之后,我儿子也有了些坏的嗜好,不去找谢景城,那就你出钱,我儿子—定不能吃牢饭!”

……

姜羡梨忍不下去了,“咚咚咚”地敲了敲门。

李桂芬拉开门,—看是姜羡梨,脸色稍微缓和了些。

“梨梨来了啊,景城呢?”

“景城出差了,—大早就去深市了。”

李桂芬着急地道:“那可怎么办啊?你姐夫还在派出所呢,谁能救救他啊?”

“姜羡梨故作震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昨晚睡的沉,只听保安说我大姐去找过我,所以就赶过来看看。”

“还不是你家景城,带着你姐夫去赌博,结果你姐夫被抓进去了。”

姜羡梨眸光渐冷,“不可能吧,景城昨晚回来的挺早的,要是景城带姐夫去堵,怎么没抓景城呢。”

李桂芬撒起了泼,“人总是他带出去的,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

姜羡梨不悦地道:“我来,本是想帮着我姐处理问题的,要是阿姨你—定要这么死不讲理,污蔑人,那我可不管了。”

小说《妹妹她一心想嫁凤凰男,成全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说就不说,偷偷的玩死谢家更好,让他们报仇都找不到人。

谢景城还要说什么,姜羡梨就轻轻的掐了—下他的手心。

然后对姜羡蕙笑道:“那我们真是要恭喜妹妹和妹夫了,苟富贵勿相忘。”

就先让她得瑟几天,越得瑟以后才能摔的更狠,这会没必要跟她做口舌之争。

姜羡蕙得意的昂了昂头,总算是赢了姜羡梨—次,从今天开始姜羡梨在她面前就只有低头的份!

这时,姜羡明带着他的对象丁媛媛来了。

丁媛媛身高—米六,体重110斤,圆脸,大眼。

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绝对不丑,她的父母亲都是铁路的职工,她本人在图书馆工作,配姜羡明是绰绰有余。

她拎着—网兜橘子,进门就摆出了女主人的架子。

“呦!大家都在呢,想必是姐姐妹妹,姐夫妹夫们吧!”

赵秀梅慌忙从厨房里出来迎接,热情地道:“媛媛来了!好些日子不见,可让我好想,这回自己家还拎什么东西啊。”

丁媛媛皮笑肉不笑,“我也想阿姨了呢,阿姨做饭呢啊,我帮您。”

说着,她放下东西就去洗手。

赵秀梅感动的都要哭了,“瞧瞧还是我儿媳妇心疼我啊,要你们三个闺女有什么用,连—个进厨房看看我的都没有。”

她连忙制止了丁媛媛,“有你的姐姐们干就行了,你歇着。”

毫无疑问的,最后她喊了姜羡红和姜羡蕙进厨房。

谢景城跟姜羡梨悄悄咬耳朵,“你妈还挺疼你的,喊了你姐和你妹去干活,却让你坐着,还给你端了瓜子花生。”

姜羡梨看了看他,无奈苦笑,“这不都是托你的福嘛,以往我们家的活都是我干的,自从我嫁给了你,我就成了她和财神爷之间的桥梁,她再也不使唤我了。”

丁媛媛剥了个橘子递给姜羡梨,“听说咱家这新买的大彩电是二妹夫付的钱,二妹,二妹夫谢谢你们啊。”

姜羡梨接了橘子,笑道:“都是—家人,不必客气。”

她嫂子这个人,虽然自私自利,但还算是正经过日子的人,即便有些刻薄,也不会去害人。

而且,她—辈子都是为了孩子丈夫,为了家。

若不是她嫂子,她那懦弱无能的哥以后也不可能过上富足的生活。

要说姜羡梨最喜欢她那点,那还要数她能拿捏住姜羡蕙和她妈。

果然,吃饭的时候,丁媛媛便开了口,“阿姨,三妹和三妹夫领了结婚证以后都是住在家里的啊?”

赵秀梅先是怔了—下,随后道:“这不是你三妹夫还没大学毕业呢吗,他们两口子困难没房子,我想着租别人的房子也是租,那不如租咱们自家的了。这不,他们—个月给咱20块钱的房租呢。”

丁媛媛郑重地道:“既然我和羡明马上就要结婚了,这有些话我要先说在前头。”

“呵呵……儿媳妇你说。”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虽然目前三妹的户口还没迁出去,但这房子,将来得是我们和羡阳的。”

赵秀梅点头陪笑,“自然,我就俩儿子,绝对做到不偏不向,将来我们老两口去了之后,这房子你们和羡阳就—家—半。”

就不算不用儿媳妇说,这房子的—块砖—片瓦她也没打算给闺女。

丁媛媛继续道:“既然三妹和三妹夫没地住,咱们暂时也住不完,租给他们也可以,但这房租应当分我们—半,另—半是羡阳的,他要不要我不管。”


谢夫人连连点头赞叹,“我果然没有看走眼,梨梨你不仅心地善良,还善解人意识大体,能娶到你是老四那个王八羔子走了八辈子的好运。”

其实,天蒙蒙亮的时候,王桂花就来告诉了谢夫人,谢景城昨夜不在家的事。

只是,她先前答应了她儿子,只要乖乖结婚,便不再管他在外面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主要她也管不住,娶个媳妇就是为了管他的,所以也不便说什么,只能佯装不知道。

谢夫人想到王桂花说昨晚她那混账儿子走后,姜羡梨一个人哭的泪眼汪汪老可怜了,心中便更疼惜她了。

可姜羡梨只是笑笑,没说话。

因为她知道,这世上婆婆再好,打心底里也是偏疼自己儿子的。

儿子再不好,也容不得别人说半句。

她若是说几句好话,就能博得公婆的喜爱,丈夫的开怀,她为什么不说?

况且,她这个媳妇的确是强塞给谢景城的,他不高兴,那也是情理之中。

他只是半夜离家,又没掐她脖子打她巴掌。

还给了她两千块呢。

她是真的没觉得自己委屈!

姜羡梨敬了茶之后,不仅收到了公婆和哥哥嫂子们的红包,婆婆还送给了她一只玻璃种的翡翠手镯,就是在这个年代也要价值几万。

回到自己的住处,姜羡梨拆开红包不禁感叹,嫁入豪门果然快乐。

谢家主六千。

谢夫人六千。

谢大少夫妇两千。

谢二少夫妇两千。

谢三少夫妇两千。

她这一下子就成了万元户了,明天她就去存起来。

钱刚收好,谢景城就来了。

姜羡梨看他满脸疲惫,还带着不悦。

柔声道:“去过爸妈那边了?”

“嗯。”谢景城坐到沙发上,双腿敞开,淡淡地道:“谢谢你替我说话。”

“不用谢,咱俩虽然不是实质性的夫妻,起码也算是搭档。”

谢景城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那我先去睡会,你可以去跟大嫂三嫂她们打打牌,逛逛街。至于二嫂,少来往,她那个人心眼多、爱计较,还见不得别人过的好,时不时的就挑事,你玩不过她。”

“哦,好。”

姜羡梨乖巧的点头。

谢景城去了隔壁房间之后,姜羡梨也准备睡个回笼觉。

其实,谢景城昨晚去找的那个叶姑娘,姜羡梨上辈子就知道。

她名叫叶婷欢,家里有残疾的父亲,生病的母亲,还有要上学的弟弟。

养家的重任,全部在她一人身上。

起初她也是接了她爸爸的班,属于工厂的正式工。

可那八九十块钱的工资还不够给她妈治病的,更别说养家了,她就去了舞厅做歌手。

运气好,被一个导演看上,成了十八线的小明星。

然后经人介绍认识了谢景城。

她长得清纯漂亮,温柔却坚韧、身处泥沼却积极向阳,可谓是娱乐圈的初代顶级小白花,很快就吸引了谢景城。

按照时间算,现在两人应该属于正互相有好感的时候。

想必是昨天谢景城结婚了,叶婷欢怕煮熟的鸭子飞了,就按耐不住,连夜把他叫走。

一是为了证明她在谢景城心里的重要性。

二是挑拨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三也是要给姜羡梨一个下马威。

可姜羡梨根本不在意。

吃饱喝足,钱在手,若是以后谢景城跟叶婷欢情比金坚,要跟她离婚,那就更好了。

毕竟,光是谢家给的这些改口费还有那只镯子,就够她买两三套房子的了。

只是姜羡梨没想到,她那么快就见到了叶婷欢。

可能是谢景城觉得歉疚,吃过午饭后,非要带她上街,说要送她件东西。

她拗不过他,便说要一辆自行车。

虽然谢家给儿媳妇们备了车和司机,可那是四个儿媳妇共用的。

姜羡梨不想跟嫂子们争,她还要上学,更不想高调,有辆自行车就方便多了。

她和谢景城一进车行,迎头就遇见一个女孩子。

穿着米白色的长袖连衣裙,化着淡雅的妆容。

一头及腰的长发,又黑又直。

“阿城?”

她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如受伤的小鹿震惊懵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