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美文同人 > 团宠女王:寒爷每天都在争宠

团宠女王:寒爷每天都在争宠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马甲】+【团宠】+【重生】+【男强女强】+【甜宠无虐】“夏锦眠是孤儿院的土包子!还是只会勾引男人的狐狸精!”夜族四大美男立刻变身夏锦眠小弟。大少夜陌寒:“都小心点,我老婆有点坏,我宠的!”二少夜陌冰:“都小心点,我女神有点野!”三少夜陌清:“都小心点,我偶像有点狂!”四少夜陌凉:“都小心点,我姐姐有点拽!”夏锦眠坏坏一笑,摇身一变——什么?白金杀手小脑虎是夏锦眠?什么?黑客帝国联盟老大小兔叽也是...

主角:   更新:2023-08-08 06: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团宠女王:寒爷每天都在争宠》,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马甲】+【团宠】+【重生】+【男强女强】+【甜宠无虐】“夏锦眠是孤儿院的土包子!还是只会勾引男人的狐狸精!”夜族四大美男立刻变身夏锦眠小弟。大少夜陌寒:“都小心点,我老婆有点坏,我宠的!”二少夜陌冰:“都小心点,我女神有点野!”三少夜陌清:“都小心点,我偶像有点狂!”四少夜陌凉:“都小心点,我姐姐有点拽!”夏锦眠坏坏一笑,摇身一变——什么?白金杀手小脑虎是夏锦眠?什么?黑客帝国联盟老大小兔叽也是...

《团宠女王:寒爷每天都在争宠》精彩片段


令人闻风丧胆的白金杀手夏锦眠死了。
在执行刺杀任务时,被身边一个新手忘记丢出去的炸弹给炸死了。
“倒霉!”
夏锦眠怎么都没想到这是自己的人生结局,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暗骂倒霉!
等等——
她不是被炸死了吗?怎么还能醒过来?
“黑子,那女人好像还活着!”
“不可能!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怎么可能活着?”
“我明明听见她说话了……”
“那……要不过去看看?”
夏锦眠正在整理脑袋里鱼贯而入,又不属于她的记忆,耳边就传来三个畏畏缩缩的男声。
脑海里那段陌生的记忆告诉她,她重生在了同时间死去的身体里,身体的主人也叫夏锦眠,与前世的她同岁,不久前刚满十八。
这三个男人是在原主放学的路上绑架了她,原本想轮X原主拍下**,但原主宁死不从,直接从三楼跳下去了。
整理完记忆,夏锦眠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她是倒霉被坑死的,这原主小可怜竟然被这么三个废物男人给逼死了?
夏锦眠慢悠悠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眸光冰冷地看向不远处畏畏缩缩走进的三个男人。
此刻这具身体,惨白的脸,鲜红的血,杀气溢来,凌乱的发丝无风自动,竟比厉鬼还恐怖。
三个男人还没走近,就被吓得发出了惨叫。
“啊——鬼呀!”
“诈尸了!”
“救命啊——”
夏锦眠鲜红的嘴角忽的邪冷一勾,莹白的指尖在夜色下随意划过,三颗弹珠就朝着三个男人掷去。
正在逃命的三个男人只觉得腿上一阵剧痛袭来,顿时都摔了个狗吃屎。
夏锦眠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边丢着手里的弹珠,一边堪比索命的修罗般走向三个男人。
“选吧,是你们自己死一死,还是姑奶奶我索了你们的命,再把你们大卸八块?”
三个男人打死都不会相信这是刚刚跳楼的那个哭天喊地的弱鸡小丫头!
所以这真的是诈尸,被鬼附身了??
还说要索他们的命?
三个男人顾不得腿上的剧痛,连忙跪地磕头求饶。
“饶命啊鬼奶奶,我们是拿钱办事,是白羽沫,白羽沫让我们拍点照片。”
“是啊鬼奶奶,与我们无关,我们也没想到鬼奶奶您会跳楼。”
“鬼奶奶我们再也不敢了,您要找就去找白羽沫吧……”
白羽沫?
夏锦眠扶着脑袋沉思,原来是这具身体原主的好闺蜜呀!
她们同是孤儿,原本有一家条件不错的夫妻想要收养原主,被原主“好闺蜜”白羽沫几句话哄得就把收养资格让给了白羽沫。
白羽沫现在过上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日子,还直接挖了原主的墙角,现在怕事情败露,才找人绑架她坏她名声。
原主倒好,被绑架前还在感激白羽沫送她的生日礼物,也就是她方才打人的磁铁弹珠。
吸附成一串戴在手腕上,好看是好看,但是这经过改良的磁铁弹珠,戴久了会要命的!
原主真是能蠢死头猪!
不过既然让她夏锦眠从这具身体里醒来了,那她就会替这蠢笨的原主报仇。
渣男贱女,算个毛~
夏锦眠邪冷一笑,不急不缓的捡起地上的三颗弹珠,红唇噙着血,妖冶扬起,如同鬼魅般慑人。
其中一个胆小的男人被吓得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另外两个男人吓得头都磕破了,血流了满脸。
夏锦眠抬起白嫩的手,指了指三楼,淡淡开口:“去,跳一个给姑奶奶我看看。”
两个理智尚存的男人傻眼了,那可是三楼啊!
跳下来会死人的!
“不跳,那就赔我一条腿吧~”
夏锦眠可不是什么善类,害她的人,没要他命已经算是她法外开恩了。
三个男人看了看三楼,再看了看面前这个明明没做什么,但就是让人觉得恐怖如斯的女人,连滚带爬的朝三楼去了。
顷刻间,废弃工厂下的沙滩地上,滚着三个抱着断腿嚎哭的男人。
那声音听在信步离开少女耳朵里,似乎觉得很悦耳,绯红的唇扬的恣意美艳。


海边的夜风有些冷冽,夏锦眠迎风而行,爬上礁石朝着海面眺望而去。
远处的巨轮上燃起了熊熊大火,照亮了半边天。
她美眸微微眯起。
前世,她夏锦眠接了一个没有杀手敢接的任务,刺杀夜帝。
夜帝——全球组织的统治者,也是全球各大势力最恐惧最忌惮的人。
这人尤为神秘,无人见过他真容,无人知晓他行踪。
今日夏锦眠好不容易发现了夜帝的出没痕迹,就在那搜巨轮上,可惜不等她出手,就被自己人坑的尸骨无存。
夏锦眠勾着红唇,想着阎王爷不收她,难道是想让她继续执行任务,替天行道?
夜帝……换具身体,看我搞不死你!
夏锦眠正想着该如何靠近那搜巨轮,手腕忽然被从礁石下钻出来的人握住,并把她拽到了海里。
夏锦眠下意识出手反击,但此人力气非常大,身手也非常敏捷,立刻控制了她的身体,带着血腥味的宽大手掌更是飞快的捂住了她的嘴。
耳后,传来几人气急败坏的声音。
“人呢?明明往这边跑了!”
“继续搜!”
脚步声离开,夏锦眠才得以从海里钻出来,身子却依旧被很强大的力道禁锢着,耳边传来一道低哑霸道的威胁:“配合我!”
夏锦眠:“???”
向来都是她夏锦眠威胁别人,何曾被人威胁过?
她连考虑都不需要,骂道:“配合你大爷!滚你——唔!”
男人没给夏锦眠说话的机会,强大的力道捂着她的嘴上了岸。
夏锦眠的脸都要被这男人的力气捏变形了!
夏锦眠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危险的男人,就算她换了具身体,也受了伤,寻常男人哪里会是她的对手?
更何况这个男人明明也浑身是伤,伤势似乎比她还严重,但禁锢她却是轻轻松松。
杀手的感官最为敏锐,夏锦眠只一瞬间,就察觉到这男人不简单,不好惹!
嗯,比她还不好惹!
夏锦眠刚死过一次,可不想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再死一次,点点下巴,表示她会配合。
真没出息,第一次被人威胁,还这么快就服软!
夏锦眠记住了,这男人她定要写到她的生死簿上!回头算账!
夜陌寒见身边的女人乖了,才松开禁锢她的手,只揽着她单薄的肩膀朝着人多的地方走去。
夏锦眠发现男人是想利用自己掩护他,混入参加篝火晚会的情侣中逃命,她神色闪了闪,问:
“你是轮船上逃出来的人?”
“闭嘴!”
“……”
死男人,霸道又无礼,让她帮忙逃命,还敢凶她?
很好,生死簿上再记你一笔!
借着海滩上昏暗的光线和夏锦眠的掩护,夜陌寒高大挺拔的身影顺利穿过沙滩,上了大马路。
迎面立刻驶来一辆黑轿车,驶近时车门忽然打开,夜陌寒毫无怜香惜玉的扔开夏锦眠,一个矫健的飞身跃了进去。
轿车门关上,顷刻间扬长而去。
“卧槽?”夏锦眠不敢置信,气得她差点跳脚大骂:“死男人,别再让我遇到你!”
“喊什么?有没有看见一个受伤的男人?”一个黑衣男人跑来询问。
夏锦眠打量黑衣男人,是白骨佣兵,她唇角一勾,没做犹豫的出卖了利用完她就扔开她的男人。
“他从这边坐车逃跑了,快去追,再不追就来不及了!”
佣兵虽有些怀疑,但还是立刻带着手下追了上去。
夏锦眠看着前方驶离的车队,又坏又邪的笑着,手里丢着方才从男人身上顺来的玉戒,这枚玉戒是此次巨轮上展览出的最昂贵古玩,价值上亿美元,倒是没想到被这男人给偷了。
不过……现在是她的了!


黑轿车没驶多远,后面就追来了一个车队。
但很快追来的车队就被拦路出现的车队挡住,黑轿车片刻功夫就在黑夜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车里,夜陌寒深邃的眼底一片幽暗,英俊的面容隐没在昏暗的光线下,整个人透着一股神秘又危险的气息。
他薄唇轻启,嗓音低哑问:“刺杀我的人查到了吗?”
“查到了,是白金杀手小脑虎,道上人人都惧怕她,只有她敢接这个无人敢接的任务。可明明是个又狠又凶的女人,取个代号都还卖萌,恶心死我了。”
沈虚搓搓肩膀,提到小脑虎这个女人,他就鸡皮疙瘩掉一地。
“不过寒爷您放心,她已经死了,还是被自己人不小心给炸死的哈哈哈哈……”
沈虚笑的前仰后翻,直到大BOSS朝他递来一记眼刀子,才摸了摸鼻子不敢笑了。
“好像是她想带个新人出来接她的班,结果那新人太蠢,第一个任务就跟着小脑虎来刺杀您,一紧张,拉错了保险环,连小脑虎的命都搭里面了。”
夜陌寒闭上眼沉思,片刻后,他沉声下令:“吩咐下去,封锁我夜帝的身份。”
沈虚连连点头,为了拿到那枚无价古玩玉戒,寒爷才以夜帝的身份出现在巨轮上。
可不知小脑虎哪来的火眼金睛发现了夜帝的行踪,带着手下就来刺杀夜帝。
把自己炸死了也就罢了,还把夜帝炸成了重伤。
白骨佣兵也趁乱而入,竟差点发现夜帝。
幸好小脑虎的死引起了轰动,夜帝才能顺利逃过这一劫。
但夜帝的身份目前还很危险,的确需要隐藏一段时间,轻易不能再暴露。
“寒爷,您拿到玉戒了?”
“嗯。”
“嘿嘿,小的能不能有幸观摩下传说中的沧吟玉戒是什么样的呀?听说这枚玉戒有两千年的历史,夜伯父酷爱古玩,寿日送上这枚玉戒夜伯父一定会高兴坏的!”
夜陌寒冒着生命危险拿到这枚玉戒,也本就是为父亲准备的寿日礼物。
在小弟沈虚的一脸期待下,夜陌寒便准备掏出来给他看上一眼。
可当他修长的手指放进衣袋里时,瞳孔忽然骤缩,一双墨眸冷如玄冰,深谙的眉目间浮上浓浓的戾气,车厢里也突然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
连沈虚都被狠狠吓了一跳,缩着脖子胆战心惊地问:“寒爷……有问题?”
夜陌寒紧握拳头,眼底一片阴寒:“该死的女人!调头,去洛城医院!”
*
“洛城,啧。”
海边被封锁了,夏锦眠无法再靠近巨轮,就一边往孤儿院走,一边整理着方才醒来时脑海里灌入的记忆。
她这具身体的原主,三岁时在洛城跑丢,随后被洛城孤儿院收养。
如今十八岁,也算是亭亭玉立的一个大美女,可惜太蠢,估计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才让她在这具身体里醒来。
事事被“好闺蜜”算计,事事还信任着“好闺蜜”。
抢了她的养父养母,还抢了她的男朋友,不知足也就罢了,居然还想毁掉她!
贱人本该有天收,天若不收,那就她来收!
小羽沫,等着姐姐来陪你玩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