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美文同人 >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穿越古代成为一名世袭的小小锦衣卫,时值大夏朝动荡,奸臣宦官当道,江湖门派割据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命如草芥。在这个乱世当中,想要活下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条路!穿上飞鱼服,手握绣春刀!“你东西厂不敢抓的人,我锦衣卫来抓,你东西厂不敢办的事,我锦衣卫来办!”“朝堂腐败,那我就扫清朝堂;江湖桀骜,那我就厘清江湖!”“我要锦衣卫驾贴所到之处,无论江湖朝堂,都闻风丧...

主角:   更新:2023-08-08 07: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古代成为一名世袭的小小锦衣卫,时值大夏朝动荡,奸臣宦官当道,江湖门派割据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命如草芥。在这个乱世当中,想要活下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条路!穿上飞鱼服,手握绣春刀!“你东西厂不敢抓的人,我锦衣卫来抓,你东西厂不敢办的事,我锦衣卫来办!”“朝堂腐败,那我就扫清朝堂;江湖桀骜,那我就厘清江湖!”“我要锦衣卫驾贴所到之处,无论江湖朝堂,都闻风丧...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精彩片段


傍晚,天还没黑,远处夕阳跌落。
四四方方的青竹县笼罩在夕阳余晖之下,加之此时天气略微阴沉,淡淡雾气浮现,呈现出一股淡淡的朦胧色,使得这座小城凭空有种宁静悠然之感。
街道上,商贩已经开始收摊。
虽天还没黑,但青竹县是一个小城,尽管比邻应天府,但还是很不发达,故此收摊都很早。
顾凤青跟随着人流,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里是暖阳巷,青竹县最东的街巷,寓意青竹县第一个迎接暖阳的街巷。
但却是一个贫民窟。
脚下是坑坑洼洼的青石板路,道旁尽是低矮的木房,墙角处污水横流,身着破布麻衣的居民蹲在门口,呆愣的望着小巷。
目光麻木,呆滞。
虽取名暖阳,但巷中却并不温暖。
顾凤青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只顾着闷头向前走。
他眼角有着淤青,嘴角更是隐隐有些鲜血溢出,这是刚刚被一伙地痞打的。
沉默走到巷尾,顾凤青在一栋低矮小屋前驻足。
这是他的家。
两间小屋,破旧,漏雨。
站在屋前,顾凤青驻足良久,然后转身回望了一眼暖阳巷。
夕阳已经落山,巷中都是穷苦人家,没有人点煤油灯,故此并无任何灯光。
再往远处眺望,城中富户处,豪宅良墅灯火通明。
忽的一阵冷风吹来,顾凤青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噗!”
将口中的一口淤血吐出,他抿了抿嘴,最后转身。
推门,进屋。
……
房间内,衣架上。
黑色的衣服上绣着暗银色的四爪飞鱼纹,龙首、鱼尾、有翼,形似蟒状,给人一种神秘而冷酷之感。
刀架上,摆着一柄长刀。
长刀蒙尘,显然未曾经常使用。
刃长一尺六寸一分,柄长一尺一寸九分。
刀背宽,刀身厚,两侧均有长短两条血槽,其内隐隐有暗红,似乎昭示着其内曾经饮过的无数鲜血。
望之使人心悸。
飞鱼服!
绣春刀!
大夏朝锦衣卫的标准配置!
望着眼前的飞鱼服和绣春刀,顾凤青不觉苦笑。
“本以为来到这个世界,可以安稳过日子!”
“我想的差了!”
“这是一个人吃人的时代,更是一个残酷的时代!”
“本以为能够凭借自己现代的知识,在古代混迹的呼风唤雨,可未曾……”
他的目光投注到这两件物什上:“未曾想,终究还是要走上这条路!”
顾凤青本是现代人,家里虽然没矿,但也是一个富二代,每日吃喝不愁,开豪车住别墅,吃的是山珍海味,,却一觉醒来,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郁闷,落后的封建社会!
而他,则成了大夏朝一个世袭的锦衣卫!
大夏王朝,不是地球上任何一个朝代,但经济文化水平却类似地球明朝。
朝中设立锦衣卫,掌管刑狱、巡察缉捕之权,下设镇抚司,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也有参与收集军情、策反敌将的工作。
可以说,职责极大,权柄甚重。
锦衣卫巡查缉捕的缇骑所过之处,无论朝廷大小官员还是民间普通百姓无不闻风丧胆,巅峰之时,可止小儿夜啼。
按理来说,穿越古代,成为一名锦衣卫威风八面,那也是美滋滋的!
但,这都已经是过去了!
在这个顾凤青似曾相识的世界里,大夏朝立国三百年,已经从鼎盛走向了衰落,朝政黑暗,奸臣宦官当道,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现如今,朝廷中最有权利的,是太监!
记忆里,在锦衣卫权柄最为巅峰之时,朝廷为了制衡,还专门设置了东西二厂,太监高手如云,将锦衣卫的权柄瓜分。
而除此之外,进一步压缩锦衣卫的生存空间。
到得如今,曾经风光无限的锦衣卫,已经跟孙子没什么区别了!
上到镇抚使千户,下到普通的校尉、力士,无不仰仗二厂太监的鼻息,甚至现任镇抚使、千户都有好几个自认太监做父!
除此之外,这个世界的江湖也是纷乱无比。
各大武林高手横行天下,劫富济贫之辈如鲤过江,少林、武当等各大门派门人弟子众多,宛如割据天下,其他大小门派更是数不胜数……
无数江湖势力争斗不休,还时不时有东瀛、乌丸等小国高手,前来中原武林挑战。
民间,天灾人祸不断,百姓更是悲苦不堪。
而往往需要朝廷出面收拾烂摊子的时候,这种毫无油水,还一不小心就容易送命的活,永远都是锦衣卫!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身飞鱼服,这把绣春刀,对于顾凤青而言,完全不意味着荣华富贵,相反……一旦穿上飞鱼服、佩上绣春刀,就意味着踏上一条死亡之路!
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
如果还有别的选择,顾凤青是万万不可能拿起这把刀的!
但是,他恰恰没有选择!
他试过用自己现代的知识来获取财富,可当他凭借记忆,绞尽脑汁的弄出白酒,雄心万丈的找了青竹县当地最大的酒楼打算合作,结果却被酒楼掌柜喊几个地痞打了一顿,还把配方夺走了。
不给不行!
在这个时代,国朝动荡,江湖纷争,死上个把人实在是太过稀松平常了。
况且,死的还是一个毫无背景,住在贫民窟的人。
“就你这样如狗一般的人,命如草芥,居然还妄想一步登天,简直可笑!”
“大爷今天心情好,发善心给你一枚铜板买副棺材去吧!”
顾凤青现在还记得,他被打的躺在地上时,酒楼掌柜那丑陋的嘴脸,以及……一枚被随手丢弃咕噜噜滚到他面前的铜币。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世道,就没打算给他一条活路!
……
“江湖……朝堂……”
眼角的淤青还隐隐作疼,但顾凤青却并不在意。
坐在破旧的椅子上,感受着胸口的触觉,伸手将一片令牌取下来。
令牌精致小巧,背面嵌有花纹,正面光洁,只刻有‘如梦’二字。
手指摩挲着令牌,他愣愣的盯着这衣、这刀。
思索良久,眼中逐渐露出一抹坚定:“在这乱世当中,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只有一条路!”
“握住手中刀,做那执刀人!”
“既然如此……我何惧穿上一身衣服,佩上一把刀?!”
一念至此。
慢条斯理,一丝不苟的穿上飞鱼服,系好腰带,戴上黑色冠帽,缓缓抬起。
“轰隆!”
时值窗外忽然响起雷鸣声,一道闪电划过。
“锵!”的一声,顾凤青抽刀出鞘,昏暗的房间内,骤然亮起一抹锋芒。
同时映照而出的,还有那执刀人的一双眸子……
阴翳,冷酷!


现如今的大夏朝,锦衣卫的声势已经衰弱到了极点。
但这仅仅也只是在朝中地位。
哪怕现如今锦衣卫已经是沦为东厂走狗,可锦衣卫毕竟积威数百年,在民间的声势依旧不小。
别的不说,隶属于兵部拱卫京城的五城兵马司,都对锦衣卫畏之如虎。
至于寻常百姓,更是闻风丧胆。
顾凤青身着飞鱼服,腰挎绣春刀,一路上遇到的每一个过往行人,甚至连巡城的士兵,无不是退避三舍,低着头站在路边,恭恭敬敬的等他走过。
“这就是权利!”
“一旦掌握权利,哪怕是一条狗都能在一夕之间成为人人敬畏的对象!”
“锦衣卫虽然衰弱,可数百年凶威,天下万民当中积累下来的威势,依旧可止小儿夜啼!”
“可这……并不是属于我的权势!”
看着周围不敢直视自己的百姓和巡城士兵,顾凤青手中握着刀柄,心有所悟:“唯有握紧手中刀,伟力归于自身,才能掌握自己命运!”
“否则的话,所谓权势,不过他人一言而决!”
……
如此想着,顾凤青一边朝着锦衣卫驻所而去。
青竹县只是一个小县,但因为是毗邻应天府,地理位置重要,所以锦衣卫也在青竹县设置了一个百户所。
城不大,南北不过十五里许左右,从顾凤青所在的城东暖阳巷到百户所所处的城北青石街,也就七八里左右。
一刻钟多些时间,顾凤青终于来点卯的地方。
外表看是一栋普通的民居,但实际上却是青竹县北镇抚司下辖的锦衣卫百户所。
门口站着四个持枪的精壮士兵。
见到顾凤青前来,其中一名看打扮应是校尉,虎目一瞪,一股凶威扑面而来:“锦衣卫所在,闲杂人等退避!”
校尉没有多言,因为锦衣卫三字,就代表着赫赫凶威。
若是一般人,别说靠近,就算是听到锦衣卫三个字,都吓得腿肚子打颤。
顾凤青没有被吓到,反而仔细打量了一番这百户所,随后这才抱拳道:“在下顾凤青,乃是原锦衣卫青竹县百户所小旗顾有为长子,因我父去世,特意前来补缺,烦请通报百户大人!”
听这话,校尉扫视了一眼顾凤青,目中露出一抹诧异,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一些,道:“原来也是锦衣卫子弟,你且稍待,等我进去禀报!”
“有劳大人了!”顾凤青抱拳道。
“不敢当!”
校尉转身进去,顾凤青就在院中等待。
与此同时,在百户所内,锦衣卫青竹县百户林英正端坐在堂内,面前,是一名精壮男子,恭恭敬敬的束手立在面前。
林英笑着说道:“郭心远呐,追捕田玉春的案子你办的不错,没有给咱们百户所丢脸,昨个我去千户所点卯,千户大人都亲自夸奖!你辛苦了!”
“属下职责所在,不敢言功!”
精壮汉子郭心远诚惶诚恐,连忙说道:“全赖百户大人指挥有方,属下不过跑腿抓个人罢了,当不得千户大人和百户大人如此夸赞!”
“嗯!”
林英点了点头,微微颔首。
显然是十分满意郭心远的态度,道:“这功劳我给你记着,且先下去吧!”
“是!”
郭心远抱拳,只是脸上却露出一抹犹豫之色。
“怎么?还有事?”见状,百户林英微微皱眉,道。
听这话,郭心远犹豫了片刻,随后一咬牙跪在地上,闷声说道:“林大人,不是小人邀功,属下在百户所已经七八年了,自问略有寸功,对大人一直都是言听计从!咱们百户所自林大人之下有两总旗十个小旗,如今这十个小旗的位置,只有顾有为因公牺牲空缺了出来……”
“属下斗胆,希望能填补顾有为的这个小旗位置,还请大人应允!”
说着,郭心远跪在地上,五体投地。
跪在地上的郭心远没有看到,在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端坐于堂上的林英却是皱了皱眉,有些不渝。
“郭心远……”
放下茶杯,林英正打算说话,却在这个时候,门外却走进来一个校尉,抱拳行礼道:“百户大人,属下有事禀报!”
被这话打断,林英顿了顿,只能说道:“郭心远,我记得你已经步入三流了吧?”
“回大人话,去年进的三流!”郭心远说道。
“三流境界,莫说是小旗,即便是总旗官甚至是当一个百户也是绰绰有余了……”
“属下不敢,属下万死也不敢有此等想法!”郭心远抬起头,连忙说道。
“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
林英摆摆手,缓缓说道:“你在咱们百户所也待了七八年,立下了汗马功劳,按理来说以你的资历和功劳,早就已经晋升了。只是在咱们锦衣卫啊,想要晋升那也得看上头的意思!”
“这样吧,这次田玉春的案子你办的不错,我会把你的名字报给千户大人,应该会让你如愿以偿!”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听到林英的话,郭心远顿时大喜,连连磕头道:“多谢大人栽培!从此以后郭心远唯大人马首是瞻,绝不忘大人提拔之恩!”
“嗯,你去吧!”林英点点头。
“属下告退!”
郭心远抱拳行礼,恭敬的退去。
“说吧,什么事?”
待得郭心远离开,林英这才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却觉得茶以凉,不由放下茶碗,轻声询问道。
“回大人话,门外有一人自称是顾有为的独子,前来补他父亲的缺!”校尉恭敬说道。
“顾有为的独子?”
林英手指摩挲着右手上的扳指,忽而笑了笑:“有趣!”
“去,让他进来!既然是我锦衣卫的子弟,那本官自然要见一见!”
校尉恭敬转身,林英坐在堂上,脸上露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笑容。
“这下可有趣了!”
“如此年轻就晋升三流境界,本来我还头疼怎么压你,如今瞌睡枕头就送上来了!”
“顾有为的独子来补缺,来的时机如此恰到好处!”
“咱这百户所,也该有点乐子了!”


“你就是那顾有为的独子?叫什么名字?”
百户所的院子内,林英站在中间,身边是闻讯而来的总旗和小旗官。
他看着面前的顾凤青,循声问道。
林英问话的时候,顾凤青也在打量着面前的人,总计十来个,全都围在问话的人周围。
这些人有高有瘦,有老有年轻,但无一例外,身上都带着一股凌厉的气息,其中以居中的人气息尤为威严,心知这位就是百户所的百户了。
当下道:“回大人的话,小人顾凤青,先父正是顾有为!”
林英打量了一下顾凤青,年轻,相貌堂堂,身材笔挺,尤其是一双眸子更是夺目。
和周围两个总旗,九个小旗对了对眼,不着痕迹的确认过眼神之后,这才点了点头,说道:“顾有为是个本分尽职的人,可惜了。你是他儿子,今年多大了?”
“回大人的话,小人今年十七了!”顾凤青说道。
“十七岁,生的这么高大壮实,是个好汉子!”林英点了点头,随即却道:“顾有为生前是小旗官,你是他儿子,按理来说,理应是填补小旗的位置,既然如此……”
“张庆!”
“属下在!”
一名精壮汉子站出来,抱拳行礼道。
林英道:“你手下不是缺一个小旗吗?既如此,那就让顾凤青先在你手下担任小旗吧!”
“大人!顾凤青虽然是顾有为小旗的独子,按理应当补缺,可顾凤青毕竟年纪太小,如何能担任小旗的位置?!”
一名小旗官突然站出来,满脸迟疑的说道。
“是啊大人!”
此时,原本一直在旁边围观的郭心远也急了。
他本来就把顾有为的这个小旗位置视为囊中之物,如今发现竟然有人中途截胡,顿时就急了。
忍不住站出来说道:“大人,补缺虽是规矩,可……您不是已经答应我……”
林英扭头冷冷的瞥了一眼,郭心远顿时心中一颤,想说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好了,补缺是咱们锦衣卫的规矩,万万不能从我这打破!顾小旗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林英摆摆手,扭头又对顾凤青笑眯眯的说到:“顾小旗,你父在咱们百户所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你继承你父的位置,还望再接再厉,莫要坠了你父的名声!”
“多谢大人,小人必不辜负大人期望!”
顾凤青抱拳说道。
话虽如此,但眉头却微微皱起。
刚才这一幕他如何看不出来,自己这分明是已经招惹了麻烦。
想来是因为自己的到来,阻挡了说话那精壮汉子的路——或许若是自己不来的话,这小旗的位置就应该是他的。
刚一来就卷入到了权力斗争当中,虽然觉得有些棘手,但顾凤青也不能退缩。
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那就只能一步步往上爬!
退一步虽海阔天空,但也只能一步步屈居人下!
脑海中思绪万千,林英却不知,此时笑眯眯的拍了拍顾凤青的肩膀,笑呵呵的说到:“那就好,本官看好你!”
说罢,林英若有意若无意的扫视了一眼郭心远,随后嘴角噙笑,转身离开。
围观的其他人也都没和顾凤青打招呼,全都三三两两的散去,对于新上任的顾凤青十分漠然。
只有被点到名字的总旗张庆没走,走到顾凤青的面前,沉声说道:“顾小旗,本官张庆,乃是这百户所的两个总旗之一!”
“属下见过张总旗!”
顾凤青抱拳行礼。
“你既然补缺你父的位置,那就继续带着你父的小旗吧……郭心远!”
郭心远站在原地,精神恍惚,一张脸涨得通红,满是不甘心。
完全没听到张庆在喊他。
看到郭心远没回话,张庆皱了皱眉,声音也提高了些:“郭心远!”
这下郭心远回过神来了,大声回道:“属下在!”
“从今往后,顾小旗就是你们的上官了,以后要听顾小旗的话!”
听到这话,郭心远脸上满是憋屈的神色,嘴角哆嗦了几下,最终还是艰难的说道:“属下……属下明白!”
张庆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随即看向顾凤青,道:“郭心远乃是入了流的高手,在咱们千户所那也是数得上号的,有他作为你的臂助,顾小旗可是有福了!”
说话的时候,张庆眼中露出一抹怜悯的神色。
整个百户所里谁不知道郭心远对于这个小旗的位置志在必得,如今顾凤青突然来顶了这个位置,郭心远还不对顾凤青恨之入骨?
虽然不知道百户大人为什么会把郭心远安排到顾凤青的手下,但这并不妨碍张庆幸灾乐祸。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心中如此想,张庆叮嘱了两句,这才离开。
一时间,整个院中,只剩下顾凤青和郭心远。
顾凤青看了看郭心远,恰在此时,郭心远也看向了顾凤青。
“哼!”
郭心远冷哼一声,也没和顾凤青这位‘上官’说话,转身离开。
看着这一幕,顾凤青心道,看来是把这位入流的高手给得罪狠了呀!
“林英……张庆……”
嘴里念叨着这两个名字,顾凤青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林英当着郭心远的面宣布他成为小旗,张庆让郭心远成为他的手下,这摆明了就是包藏祸心,他如何不知道。
只是……
“想看戏?”
“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他冷笑一声,也没在意郭心远的态度,转而拉着一个校尉,领取属于他的腰牌和功法以及一应物品。
锦衣卫乃是大夏朝的暴力执法衙门,虽然已经没落,但毕竟权柄甚重。
每一个加入锦衣卫的人,都会领取与之身份相匹配的身份腰牌、衣服和……功法!
这是一个武侠的世界!
江湖中有门派,朝廷里有锦衣卫和东、西缉事厂,这三大衙门为了对付江湖人士,自然都有培养自己的高手!
例如锦衣卫,但凡加入,就能领取锦衣卫基础功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