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

香蕉披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由大神作者“香蕉披萨”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表姑母,您说呢?”顾若云脸色微变,想发作又没有发作的道理。苏清妤的目光寒凉的犹如能割破人心的利刃,让顾若云心头一惊。苏承邺见状用力拍了下桌子,震的茶盏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孽女,闯下这样的祸事,还不思悔改?”苏清妤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没上前给苏承邺一巴掌。“父亲说我惹了祸事,证据呢?刑部审案子还要证据呢,父亲也不......

主角:苏清妤沈之修   更新:2024-06-11 23: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由网络作家“香蕉披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由大神作者“香蕉披萨”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表姑母,您说呢?”顾若云脸色微变,想发作又没有发作的道理。苏清妤的目光寒凉的犹如能割破人心的利刃,让顾若云心头一惊。苏承邺见状用力拍了下桌子,震的茶盏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孽女,闯下这样的祸事,还不思悔改?”苏清妤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没上前给苏承邺一巴掌。“父亲说我惹了祸事,证据呢?刑部审案子还要证据呢,父亲也不......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精彩片段


“我想着咱们不知道也就是算了,既然知道了,就得早做准备。”

林文柏听完一脸震惊,表妹去护国寺他是知道的,因为他昨日去侯府了,打算问问表妹的婚事,守门的说大小姐去护国寺了。

想来表妹不可能无缘无故要筹集一百万石粮食,若真是慈恩大师说的,那这事还真应该提早准备。

做生意,谁能抢占先机,谁就赢了。

林文柏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我做不了主,我要亲自回趟云州府,去见见父亲。”

一百万石粮食,他不可能避开父亲擅自做主,这件事太大了,需要拼尽林家全力。

苏清妤说道:“这样也好,但是务必告诉舅舅,这件事一定要掩人耳目。多派点生面孔出去,不要打着林家的旗号到处收粮。”

林文柏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我会和父亲说的。”

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天灾还没发生,传出去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揣测。

苏清妤又和林文柏商议了几句后续要注意的事,才上了马车回了侯府。

马车刚在垂花门处停下,就见琥珀正焦急地等在那。

见苏清妤下车,忙上前低声说道:“小姐,侯爷等着审问您呢。”

苏清妤眉目轻挑,“审问我?怎么回事?”

琥珀跟在苏清妤身后,解释道:“三小姐今日在房里要自尽,正好被侯爷撞见了。三小姐说那个周正是您在外面的相好,你们俩幽会却牵连了她,还说您就是故意害她。”

琥珀话还没说完,主仆几人就被管家苏忠拦住了去路,“小姐,侯爷在松鹤堂等您一天了,您现在过去吧。”

苏清妤冷艳的面容上浮了一层愠色,淡淡地说道:“那就走吧。”

松鹤堂的偏厅内,老夫人和苏承邺坐在主位,顾若云则在一边安慰哭泣的雪姨娘。

见苏清妤进来,雪姨娘就跟见到杀父仇人了一样,站起身对着苏清妤破口大骂。

“你这个小贱人,你自己下贱,为什么要祸害我女儿?”

“我今天非掐死你不可,你这个败坏门风的东西,你不得好死啊。”

“你说,你在外面跟多少男人睡过了,你嫉妒我女儿冰清玉洁是不是?”

雪姨娘的话越说越难听,哪里还有一点侯府贵妾的样子,简直和村子里泼妇骂街差不多。

苏清妤脸上寒霜渐起。

啪。

一声脆生生的巴掌响,雪姨娘也被打了一个踉跄。

苏清妤冷声问道。

“清醒了么?没清醒就先拖下去打一顿板子。”

顾若云见状扶住雪姨娘,对苏清妤说道:“清妤,她怎么说也是长辈,你怎么能动手呢?”

苏清妤似笑非笑地看向顾若云,“她一个妾室,跟我充什么长辈?”

“妾室和外室这种身份,在我们这样的人家,永远都不可能变成主子。”

“表姑母,您说呢?”

顾若云脸色微变,想发作又没有发作的道理。

苏清妤的目光寒凉的犹如能割破人心的利刃,让顾若云心头一惊。

苏承邺见状用力拍了下桌子,震的茶盏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孽女,闯下这样的祸事,还不思悔改?”

苏清妤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没上前给苏承邺一巴掌。

“父亲说我惹了祸事,证据呢?刑部审案子还要证据呢,父亲也不能冤枉人吧。”

苏老夫人坐在一边,微眯着眼睛捻着手里的小叶佛珠,看不出喜怒。

闻言忽然开口说道:“让宜慧和元恺进来,这事还是要当面对质清楚了。”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这本连载中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一百三十七章 多谢师娘宽慰,师娘慢走,已经写了285602字,喜欢看古代言情、宠妻、甜宠、 而且是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其实我也不太喜欢苏顺慈。不知道为啥。

而且女主的家人感觉都凑成一对一对的小情侣了

看完一下不知道看点啥了…别的看两章就跳过了…这个,真一点没跳。[偷笑]

热门章节

第二十九章 这和捉奸在床有什么区别?

第三十章 抬平妻?

第三十一章 你配么?

第三十二章 教导庶妹

第三十三章 徐家下聘

作品试读


苏承邺眼神阴鸷,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顾若云深知这次的事不是威胁他就能解决的,惹怒了他,她们母子也凶多吉少。

顾若云这人极擅长拿捏人心,哪怕此时再担心女儿,她也规矩地后退,说道:“表哥说的是,我知道了。”

雪姨娘听说两个孩子要受家法,本想上前求情,可见苏承邺这样的神色,也吓得不敢上前。

眼睛一转,便走到了老夫人身边。

“老夫人,妾身知道这次的事他们兄妹罪无可恕,只是受了鞭子,是要留疤痕的,往后可怎么办?能不能换个惩罚的方式?”

雪姨娘问的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老夫人。

老夫人沉吟了片刻,对苏承邺说道:“雪姨娘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都去佛堂跪着吧,跪上三天再说。”

苏清妤低垂的眸子里浮起一抹嘲讽,却并未多说。

苏家子嗣不旺,老夫人自然舍不得惩罚孙子。至于苏宜慧,还要和徐家议亲,也不会这时候让她受伤。

一切尘埃落定,苏清妤嘴角含笑出了松鹤堂,等到程如锦被送去慈心庵,她动手就方便了。

回到碧水阁之后,苏清妤又见了府上的几位管事嬷嬷。林氏掌家的时候,只核查账目,并不拉拢人心。所以府上的管事嬷嬷们虽然不敢造次,却也不见得有多忠心。

眼下苏清妤掌家,她们自然生起了轻视之心,苏清妤也不戳破,只说还按照以往的规矩,账册及时送过来。

管事嬷嬷们走了之后,苏清妤翻着以往的账册,一目十行地看着。

眼看着外面天色暗了下来,珍珠却急匆匆走了进来。

“小姐,表小姐……怕是不能去慈心庵了。”

苏清妤眉目微微蹙起,抬头看向珍珠,“怎么回事?”

珍珠愤恨地说道:“表小姐要带走的东西已经装上马车了,可沈家忽然来人了。”

“说是要给沈大少爷纳表小姐为贵妾,等到孝期过了就入府。”

苏清妤不解地看向珍珠,“沈家怎么忽然改口了?”

那日看沈家老夫人的意思,分明是不想接纳程如锦。她便想着趁两家婚事悬着,正好把人处理了。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不然沈家不可能这时候给沈昭纳妾。叔叔尸骨未寒,侄子着急纳了妾室,传出去名声也不好。

就听珍珠说道:“奴婢打听了,可沈家的人口风紧的很,什么都不肯说。”

主仆两人正说着话,就见琥珀掀起帘子走了进来。

在苏清妤身边低声说道:“小姐,奴婢打听出来了,那日咱们走了之后,沈大少爷便不吃不喝跪在沈三爷灵前。”

“后来沈老夫人叫起,他也不肯起。”

“外人都以为沈大少爷是为叔父尽心守孝,实际上他是以此威胁家里,要让表小姐进门。”

“听说今日开始,不光不吃不喝,还一直磕头,额头都磕出血了,把沈老夫人吓坏了,这才让人来咱们家。”

苏清妤看向琥珀,“你怎么打听出来的,不是说沈家人的嘴严得很么?”

琥珀低眉顺眼地说道:“外院上茶的小厮是我表弟,这话是沈家的管事对侯爷说的。”

自从上次因为字帖的事,苏清妤训斥了琥珀之后,琥珀这些日子做事便很恭谨。

苏清妤满意地点点头,“琥珀做的不错,那支赤金梅花簪子你拿去戴,再拿五两银子给你表弟。”

琥珀谢了她的赏,又说道:“奴婢过来的时候,侯爷已经吩咐人把表小姐的东西放回去了。”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小姐,卖了两幅前朝的字画,对方出价十万两银子,这是契约文书,您画押盖印吧。”白先生显然很谨慎,生怕这事最后怪到他头上。

沈昭拿起文书一目十行看了一遍,没什么不妥当的,便拿出印章,又按了手印。

“好了,三十万两银票给我准备好了么?”

白先生捻了两下胡子,说道:“大小姐,您得把借条收回来,我才能把银票给您。”

沈昭拿出欠条递给白先生,让他拿去入账。

事实上这账目虽然在苏家挂着,但是欠条早就已经在林氏手里了,林家根本没想往回要这笔钱。林氏去温泉庄子之前,沈昭便把欠条要到了自己手里。

“我这就去准备银票,稍后就给小姐送过来。”

没过多久,白先生亲自送了三十万两银票过来,又说道:“大小姐,这三十万两还给林家之后,我们府上……怕是置办年货的银子都不足了。”

沈昭不以为意,淡淡地说道:“没事,有多少银子办多少事。”

想了想,又说道:“以后母亲陪嫁的账目和侯府的账目分开,侯府的吃穿用度都不能再靠母亲的嫁妆产业了。”

她要把账目分开,让侯府的人知道知道,他们这些年的好日子都是靠的谁。免得泼天的富贵,蒙蔽了她们的眼睛。

白先生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心里哀叹,这差事是越来越难了。不靠夫人的嫁妆产业,侯府这些人都喝西北风么?

沈昭却不管那么多,她只是按照规矩理清账目,谁能说她什么?至于祖母的血燕还能不能吃得上,几位妹妹的首饰还能不能打得起,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沈昭连着看了两天内宅的账册,对内宅的各项事务也基本了解。

府里这两日也安静的很,两位小姐还在佛堂跪着,大少爷又被打的起不来床,几位主子都冷着脸,下人们自然做事也都小心翼翼的。

只有沈昭的碧水阁气氛还算轻松,珍珠在外面打听到一点消息,就要进来禀告。

“小姐,听说表姑太太在老夫人那跪了一早上,求老夫人放出表小姐,被老夫人赶回去了。”

珍珠说的时候,还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沈昭摇摇头,含笑的凤眸剜了一眼珍珠,“你多跟翡翠学学,稳重些。这么跳脱,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好。”

刚才还一脸笑意的珍珠霎时就羞红了脸,“小姐说什么呢,奴婢不嫁人,奴婢伺候小姐一辈子。”

沈昭却在脑子里盘算自己手底下的管事,打算给这几个丫头都寻摸个稳妥的人。

主仆两人各怀心事,屋里忽然静了下来。

“小姐,徐家来人提亲了,给三小姐和徐家六少爷。”翡翠走了进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沈昭收回飘忽的思绪,随口说道:“这事已经快三天了,徐家这才来提亲,可不大诚心。”

按理说两家被弹劾的那天下午,徐家就该派人来的。拖了两三天才来,应该是对这门亲事不满意,但是又不得不来提亲,毕竟已经闹到了御前。

不过对苏家来说,能攀上徐家也算是喜事了。

如今的内阁首辅徐以祥帝师出身,把持内阁十几年,是当今皇上最为倚重的辅臣。

和苏宜慧成了好事的徐良平,则是徐以祥的庶出孙子,行六,都叫他一声六少爷。

苏徐两家定亲的事很快就传遍了侯府,次日苏宜慧和程如锦被放了出来,苏宜慧回去换了身衣裳,就来了碧水阁。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前世陕甘两省地动,天山雪崩,朝廷第一时间在北直隶调集粮食赈灾。

林家作为皇商,自然也是不遗余力赈济灾民。但是地动发生的时候正是正月,北直隶的粮食本就紧张,想从江南调粮又需要时间。

那时候母亲正病重,侯府的一应事务交到了顾若云手上。一日顾若云忽然给林家送去了五千石米,说是在下面农户手里收的,那时候京城的大米已经从一两三钱每石,涨到了十六两银子每石。

林家大喜,当时朝廷一直给几大皇商施压,让他们全力救济灾民。林家收到粮食,第一时间施粥放粮,可那批粮食却吃死了上千的灾民。

舅舅亲自来了京城,散掉了大半的家财产业才保住了林家。事后,顾若云在林家长跪不起,舅舅猜她也是被算计了,并未多计较。

前世苏清妤也以为表姑母是被人蒙蔽了,可如今想来,分明是有人和顾若云联手算计林家。

这事肯定也不是顾若云一个人能筹划的,背后一定还有人要置林家于死地。

敌在暗,他们在明的滋味不好受,需要时时刻刻防着冷剑。

苏清妤忽然开口问道:“表哥,林家是走的谁的路子做的皇商?”

林家从前是江南最大的粮商,这三四年,才开始以皇商的身份赚朝廷的银子。

林文柏不明白苏清妤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说道:“林家做皇商,走的是沈三爷的路子。我爹曾经和沈三爷有过一面之缘,帮过他的忙,他不想欠林家的,就帮忙说了话。”

苏清妤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前世沈家的那些糟心事。

都说树倒猢狲散,其实是不得不散。

前世沈三爷去世后,沈家慢慢开始举步维艰,一方面因为沈家两房能力都一般,但是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沈三爷从前的政敌开始打击报复沈家。

如果舅舅当初是走的沈三爷的路子,那就会被贴上沈家的标签,朝中有人觊觎林家这条生财的路,也情有可原。

“表哥,现在江南粮食什么价格了?”

林文柏说道:“现在差不多是一两银子一石,因是年底了,每年这时候都会贵点,秋收的时候,均价差不多八钱银子,怎么了?”

苏清妤又问:“你现在手里能调集多少银子?”

林文柏心里盘算了一下,“五六十万两吧,这些银子年底是要交回父亲那的。”

苏清妤青葱般的手指敲击着椅背的扶手,沉吟着说道:“想办法收一百万石的粮食,年底前运到京城,能做到么?”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收购加上运输……

苏清妤心里有些没底。

林文柏却大惊失色,“你疯了?现在是粮价最高的时候,一百万石,我们到明年秋天都不一定卖的完,等到秋天新粮上来,你这些就都砸在手里了。”

苏清妤不知道怎么跟林文柏解释,但是粮食是一定要收的,而且越多越好。

想了想,苏清妤神秘兮兮地问他,“你知道慈恩大师么?”

林文柏见苏清妤一副要说秘密的样子,便也凑近了,压低声音说道:“当然知道,说是慈恩大师看天象和批卦的本事,比钦天监的正使还要厉害。”

“我昨天去护国寺了,亲耳听见慈恩大师在拜佛祖,说是两个月后,北直隶将有天灾降世,到时候民不聊生,饿殍遍野。”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些银子可以养着苏家的人,可以给庶妹购置嫁妆,这也是母亲身为侯府夫人的职责。”

“但是……不能花在一个不要脸面的外室身上,今日韶华堂搜出的所有东西,都直接入公中的库房。她一个寄居在苏家的表姑太太,凭什么拿我苏家的银子?”

程如锦又看向雪z姨娘,“姨娘您说呢?三妹妹的嫁妆还没着落,却要便宜了外人,没这个道理。”

“这些好东西,到时候会不会成了表妹的陪嫁?我可不甘心。”

程如锦见话茬落到了她头上,一直以来的委屈也涌了上来。她站起身瞪着程如锦,“你说谁是外人,我……”

话未出口,就被顾若云打断了,“如锦,退到一边,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程如锦浅笑嫣然,她就知道顾若云不敢承认程如锦是苏家的血脉,甚至苏元澈是她儿子这件事,她也不敢承认。

顾若云到苏家不到五年,程如锦十五岁,苏元澈五岁,若是真坐实了这姐弟俩的血脉,那她顾若云就是背着夫君与人私通的荡z妇,天理难容。

雪z姨娘见状连忙附和着说道:“大小姐说的有道理,夫人为了这个家劳心劳力,若是知道侯爷做这样的事,还指不定怎么伤心呢。”

“就说我们姐妹伺候侯爷到底哪不尽心,您要跟她这样的人扯到一起,传出去整个苏家都会被笑话的。”

雪z姨娘一边说,一边给莲姨娘使了眼色,莲姨娘本不想说什么,但是想起还在养胎的夫人,心里也是愤愤不平。

开口说道:“侯爷这么做,最对不起的就是夫人。”

苏承邺见自己引起了众怒,一时间也犯了难。来之前,他答应了顾若云帮她保住这些财物,眼下可怎么好。

顾若云一双凤眼看向苏承邺,眼底的深意别人不懂,但是苏承邺看的清楚。

他心思一转,便有了主意。

轻咳了两声,说道:“就听你们的,这些东西都入公中的账吧。不过若云这些年跟着我受了不少委屈,我要抬她为平妻。”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一时间都目瞪口呆,包括老夫人。

世家大族,没有立平妻这一说,平妻是乱了嫡庶尊卑的开始。一家之主开始宠妾灭妻,这家里离败落也就不远了。

老夫人伸手拍了下桌子,“不行,没有这个规矩。”

苏承邺却不肯让步,“母亲,若云做平妻已经很受委屈了,咱们不大张旗鼓的宣扬,别人也不会盯着咱们家的后宅说事。”

说完,又拍了拍顾若云的手以示安慰。

雪z姨娘看向程如锦,心里希望这位大小姐能再说两句,最好把顾若云赶出去。

程如锦却继续低着头喝茶,苏承邺想怎么抬举顾若云她并不关心。反正抬举的越高,到时候苏家摔的越狠就是了。

而且她也看出来了,她爹大概是有什么把柄在顾若云手里捏着呢。

苏承邺在平妻一事上很坚决,老夫人便看向程如锦。

“清妤,你怎么说?这事按理说应该去问问你母亲。”

程如锦抬头说道:“祖母,这是父亲房里的事,我哪能插嘴啊。至于我母亲,也别问了吧,她身子要紧,这些糟心的龌龊事,就别去污她的耳朵了。”

一句糟心的龌龊事,让苏承邺和顾若云脸色再次垮了下来。被家里老的小的一起看笑话,苏承邺一口怨气堵在胸口,又无处发泄。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马甲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香蕉披萨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目前已写702039字,小说最新章节第338章 反杀,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宠妻、甜宠、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好看!就是更新太慢了,快点完结吧……呵呵

有些情节重复太多了,为了抢男人只能聚会的时候苟且,写了好几对这样的

报复的真爽!快点更新吧,谢谢!

热门章节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断子绝孙丸?

第一百三十章 媚态

第一百三十一章 谈论房事还这么冷静?

第一百三十二章 维护

第一百三十三章 和离

作品试读


“她们现在连祖母宴请贵客都敢生事,以后还指不定惹出什么祸事呢。”

苏老夫人脸色也沉的吓人,她最在意的就是侯府的脸面,刚才赵夫人那番话说的她有些下不来台,现在想起来,依然怒气上涌。

“给我查,查出任何人都不用包庇,都给我发卖了。”

“你若是下不去狠手,就来回了我,我亲手处置她们。”

苏清妤娇笑道:“哪里需要麻烦祖母,我以后要嫁到沈家,这些事也要学着做,祖母若是放心,我就全权做主了。”

苏老夫人痛快地说道:“你做主就是了,就算有点差错也别怕,凡事有祖母给你兜底。”

这些日子府里的糟心事一件接着一件,老夫人忽然发现,就这个嫡出的长孙女比那几个都强。从前她还觉得苏宜慧端庄,程如锦可人疼,这些日子看下来,都是只会装模作样的绣花枕头。

苏清妤得了老夫人的首肯,便起身出了正院,去了后面的小厨房。

那几个婆子正在门口摘菜,苏清妤居高临下地看着,开口说道:“来人,把她们四个给我带去寒烟阁。”

寒烟阁是一处废弃的宅院,苏清妤打算在那料理掉苏家内宅的蛀虫。

她身后是两个粗使婆子,她特意跟元嬷嬷要的。

两个婆子闻言上前呵斥道:“没听见大小姐的话么?还不起来自己滚过去。”

寒烟阁的一间偏厅内,苏清妤坐在上首喝茶,那四个婆子跪在地上。

“说吧,油是谁换的?”

“还有两位师傅的药,是谁下的?”

为首的王婆子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道:“大小姐莫要冤枉人,我在小厨房伺候十多年了,可从没做过亏心的事。”

苏清妤手里的茶盏重重撂在了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你以为我什么都没查清楚就会审问你么?”

“我给你机会说实话,你若是不说,那就只能我来说了。”

“这些年,你靠着小厨房捞了多少油水,别以为我不知道。”

“大厨房采买的副管事,是你的远房表弟吧?”

“还有小库房管着珍稀药材的小管事,有一个是你女婿。”

“我已经算过了,你们家这些亲戚都担着有油水的要职,这几年捞到手里的银子最少也有五万两。”

“五万两啊,够你们全家死几遍了。”

苏清妤几句话说完,王婆子的脸色就已经变得惨白。

“大小姐,冤枉啊,我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五万两银子可不是五十两,夫人管家多年,不会容许我们这么做的。”

苏清妤心里冷笑,光靠她们当然不可能吃下这么大笔银子,大头怕是都进了顾若云的口袋了。

这几年母亲主要精力都在外面的铺子上,内宅的事顾若云也会帮衬一二,母亲不想家宅不宁,很多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她苏家的钱,顾若云吃进去多少,都得给她吐出来。

苏清妤站起身,走到王婆子身前,微微俯身冷声说道:“还不说么?你现在不说,我马上就能把你们全家都发卖出去,还是最肮脏下贱的地方。”

王婆子跪在地上浑身发抖,大小姐的话冷的让人发寒。

“我说,我都说,是……是表姑太太。”

苏清妤一连审问了五个人,都是顾若云的人。审问完的人被她关在了厢房,她则坐在偏厅想着接下来的事,琢磨怎么让顾若云把银子吐出来。

珍珠端了热茶上来,“小姐,这次真是多亏了月桃,她给的名单省了咱们不少事。”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月对她不熟,只知道是苏家的表小姐。闻言连忙吩咐身边的丫鬟,“你带苏家表小姐去客房休息,照顾好人。”

那丫鬟便带着程如锦下去了,屋内便只剩下了沈月和苏清妤。

苏清妤低垂的眸子有些清冷,前世她没发现沈昭的异样,沈昭在这坐了小半个时辰才离开,而程如锦也是在沈昭离开后说头晕。

等到她再次见到程如锦,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宴席上,而那时候,她和沈昭成亲的日子也已经定了下来。

沈月情绪有些低落,拉着苏清妤的手说道:“苏姐姐,你说我三叔怎么就没了呢?他是我认识的最有才华的人,风光霁月,又有经世治国之才,老天爷真是不开眼。”

苏清妤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你也节哀,老夫人那边还要多照应,我看她憔悴了不少,这次的打击对她老人家来说太大了。”

沈月点头说道:“可不是么?之前家里的担子都在三叔身上,现在三叔一走,家里虽说还没乱,可我看……”

后面的话沈月收住了,苏清妤便适时转移了话题。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苏清妤算计时间差不多了,忽然开口说道。

“我祖母说,可能会让我和大少爷热孝中成婚,我有句话想问他,刚才竟忘了。”

沈月闻言俏皮地眨了眨眼,说道:“这还不好办,我们去书房找他就是了。”

苏清妤坐直了身子追问,“可以么?会不会于礼不合?”又说道:“这样好不好,我们去禀了老夫人,让她派两个婆子跟着,我们就当是路过,我只问他两句话就好。”

沈月眼睛一亮,“这样好,你这样守礼,祖母一定会准的。”

苏清妤这么做,是为了把沈月从这件事中摘出来。

她要去捉奸就必须有证人,但是沈月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真帮她作证,名声也就完了。

沈老夫人身边的婆子,则是最合适的人选。

果然,不多时沈月就带着两个婆子走了过来,对苏清妤说道:“这两位是赵嬷嬷和花嬷嬷,陪着咱们去逛逛宅子。”

苏清妤客气地说道:“麻烦两位嬷嬷了。”

她知道,这两位都是沈老夫人身边得脸的嬷嬷,分量足够了。

两位嬷嬷客气的还礼,便带着苏清妤和沈月朝着沈昭的书房走去。

沈家富贵,园子修的也是大气精致。几人绕过花园水榭,又穿过假山梅林,才到了沈昭的书房外。

在书房门口守着的两个小厮,见到一群人过来,吓得想报信又不敢出声。

“花嬷嬷,您怎么来了?大少爷……大少爷不在书房,您有什么事先跟我说说?”小厮元宝机灵地上前,笑着说道,还特意抬高了声音。

花嬷嬷眉头一皱,说道:“怎么回事?大少爷在哪呢?”

能在沈老夫人身边伺候的,都是成了精的,一眼就能看出这里面有事。

花嬷嬷和赵嬷嬷狐疑地对视了一眼,还未等做出反应,书房内就传出了不堪入耳的声音。

“沈昭哥哥,你真的要……娶她么?你爱的是我。”

“好妹妹,我必须得娶她,她舅舅家可是皇商,对我是有大用的。”

紧接着,就是断断续续的娇喘声和男子的荤话。

院子里的几人都愣住了,苏清妤心里冷笑,她还是第一次听沈昭这样的声音。她忽然有些庆幸,庆幸沈昭一直说自己不举,他们并未圆房,不然她会恶心死。

两位嬷嬷脸色已经变了,忙说道:“两位姑娘先出去吧。”

苏清妤看着花嬷嬷,眸中蒙上了一层雾气,一脸的震惊加上愤怒。

紧接着,她快步转身离开,还带着哭腔。

两位嬷嬷心知这件事不能善了,连忙也带着沈月跟在后面。

但苏清妤步子迈的快,先一步进了庆元居。

一进宴息室,她就扑到了苏老夫人的怀里,“祖母,呜呜呜呜,我不嫁了。”

她这一哭,屋内的两位老夫人还有大夫人陈氏都愣住了。

苏老夫人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苏清妤哭的说不出话,好在两位嬷嬷很快就进来了。

花嬷嬷示意屋内的丫鬟先退下,才低声说道:“老夫人,夫人,大少爷在书房……和一个姑娘圆房了。”

“老奴没敢打扰,还不知道里面是谁。正好苏家大小姐路过,听了个正着。”

此话一出,屋内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苏老夫人皱着眉没说话,却看向了沈老夫人,明显是要看看沈家怎么解释这件事。

她一只手轻轻摩挲着苏清妤的后背,又把人扶起帮她擦拭脸上的泪痕。

苏清妤这一通哭不是装的,她是哭自己前世的无知,哭今生的畅快肆意。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沈老夫人,老人家显然是动怒了,大声说道:“去把那两个畜生给我带过来,我亲自问问沈昭,怎么敢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

今日若不是沈三爷的葬礼,苏清妤也没撞上,这件事就是沈家再小不过的事。

嫡出的大少爷收个人,再正常不过了,只要正妻进门之前不给名分不怀孕,就不算什么。

但自己亲叔父尸骨未寒,就做出这样的事,传出去沈家和沈昭都会沦为京城的笑柄。

大周太祖皇帝开始,就是以孝治天下,这件事闹起来,可能沈昭的仕途都会受到影响。

两位嬷嬷下去带人,沈老夫人又看向苏老夫人,“弟妹,你放心,这件事沈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又安慰苏清妤,“好孩子,今天让你撞见不干净的事了,这事是沈昭不对,我绝不会轻饶了他。”

说着,又吩咐陈氏,“去把老大和老二都喊过来,有些主意,还得他们来拿。”

不多时,沈家大老爷沈之衡和二老爷沈之恕都走了进来。

沈之衡直接跪在了地上,“母亲,是我教子无方,请母亲责罚。”

陈氏却不愿意了,在一边骂骂咧咧道。

“我看这事也不一定是昭儿的错,兴许就是府上哪个狐狸精狐媚,硬爬上了昭儿的床。”

“也兴许是被下了药了,这些都要详查。”

沈老夫人脸色一沉,用力拍了一下檀木炕桌,“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儿子若是恪守本分,会出这样的事?”

儿子就是陈氏的命,她最听不得别人说沈昭。

便说道:“母亲息怒,咱们昭儿是沈家嫡长孙,这盯着他的人也多。”

想起儿子可能受到的影响,陈氏又骂道:“等会就知道是哪个小贱人了,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看我不撕碎了她。”

“定是那种狐媚的小浪z货,一心攀高枝的。”

陈氏说话口无遮拦,着实有些不好听。

沈老夫人不悦地说道:“你闭嘴,老大也起来吧。”

话音刚落,花嬷嬷就带着人进来了。

“老夫人,人带来了,和大少爷在里面的,是……苏家表小姐。”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个勾z引我爹,一个勾z引我未婚夫婿,现在好了,你们如愿以偿的……都做了妾室。自甘堕落的下贱东西,你怎么有脸来质问我?”

苏清妤面色平和,不带一脸戾气,每句话却都扎在了程如锦的心头。

丫鬟手里提着的灯笼散发出朦胧的光亮,映在程如锦的脸上昏暗不明。

“沈昭哥哥喜欢的是我,你就算当场戳破了又怎么样?你不也只能嫁给死人了?”

“表姐,死人是没用的,等到时候我们都嫁进沈家,你就知道差别了。”

沈昭才是沈家的继承人,沈三爷再权势滔天,也魂归西天了。用不上两年,苏清妤在沈家就只能仰靠她的鼻息生活。一想到那天不远了,程如锦便从心里往外的畅快。

苏清妤却不急不恼往前凑了两步,轻声说道:“表妹说错了一个字,我是嫁,你……只能从角门抬进去。”

说完,苏清妤便带着笑意转身往回走,程如锦这朵小白花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回到碧水阁之后,苏清妤把翡翠叫到了近前,低声吩咐道:“你亲自走一趟云州府,让三表哥帮我查一查当年福建总督程学文赈灾不力的事,重点查顾若云和她之前夫君程渝的事,越详细越好。”

翡翠听说去云州府,顿时眼睛一亮,“小姐放心,奴婢一定办好这件事。”

“我走了之后,小姐出去就多带着玛瑙,玛瑙虽然性子有些急,但是身手不比我差。”

苏清妤眼眸一闪,想起玛瑙,修长的手指又下意识地敲击着椅背扶手。

重生之后,她一直没仔细琢磨玛瑙的事,前世那场厮杀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玛瑙对她,是因爱生恨,暂时先留在身边吧。

次日一大早,翡翠就出了侯府,奔着云州城去了,对外说是家里老娘病了,要回去看看。

玛瑙端着给苏清妤准备的衣裳进来,试探性地问道:“小姐,翡翠去哪了?”

苏清妤随口说道:“回云州了,我有事找三表哥帮忙。”

玛瑙一怔,然后咬着下唇放下衣裳,一脸的失魂落魄。

苏清妤冷眼扫向她,却一句话没说。

又过了几日,韶华堂修缮的差不多了,苏承邺在家里摆了酒,还在韶华堂挂了大红绸子。那日之后,顾若云就成了云夫人。

虽然被尊称为夫人,但是和小妾没有任何区别,府内府外的账目都在苏清妤手里把持着,顾若云买一根针,都得看苏清妤的脸色。

很快韶华堂的卖身契就办好了,苏清妤都还给了顾若云,只有月桃的那张,是假的卖身契。有真有假,才能不引起她的怀疑。

之前顾若云安插在各处的人,都被苏清妤发卖个干净。

府里的人惯会见风使舵,几日的功夫,就看清了风向, 一个个面对苏清妤的时候,恭敬又服帖。

倒是老夫人,还因为那三十万两银子的事生气,没怎么给苏清妤好脸色。她也不大介意,老夫人那种利益至上的人,怎么对她好都没用,只要大面上没人说她不孝就行了。

所以苏清妤照例每日都去请安,至于老夫人什么脸色,她压根不往心里去。

那日见完各处的管事,苏清妤站起身说道:“我们去看看莲姨娘,这些日子补品一直在送吧?不知道她身子怎么样了。”

珍珠连忙拿了暖炉递到苏清妤手里,又拿了新做的貂皮斗篷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