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小说盗墓系统:从收买岳绮罗开始

畅销小说盗墓系统:从收买岳绮罗开始

何君清风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叫做《盗墓系统:从收买岳绮罗开始》的小说,是作者“何君清风远”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悬疑惊悚,主人公许言岳绮罗,内容详情为:看得出来,这袖袍的材质很珍贵,并非普通人家能够用得起的。不过……许言更加看重的,还是袖袍上沾染的血迹!张家的麒麟血,百邪辟易!既然这个世界有岳绮萝,有张家,那就一定还有其他妖魔鬼怪。麒麟血这样的好东西,多多益善!想到这,许言不再迟疑!他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朝着幽静的后花园,沉声轻喝道:......

主角:许言岳绮罗   更新:2024-06-11 23: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言岳绮罗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小说盗墓系统:从收买岳绮罗开始》,由网络作家“何君清风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叫做《盗墓系统:从收买岳绮罗开始》的小说,是作者“何君清风远”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悬疑惊悚,主人公许言岳绮罗,内容详情为:看得出来,这袖袍的材质很珍贵,并非普通人家能够用得起的。不过……许言更加看重的,还是袖袍上沾染的血迹!张家的麒麟血,百邪辟易!既然这个世界有岳绮萝,有张家,那就一定还有其他妖魔鬼怪。麒麟血这样的好东西,多多益善!想到这,许言不再迟疑!他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朝着幽静的后花园,沉声轻喝道:......

《畅销小说盗墓系统:从收买岳绮罗开始》精彩片段


吱哇~

大门推开,映入眼帘的,是杂草丛生的院落。

现在刚入夏,大宅内却异常安静。

别说蝉鸣蛙叫,连蚊虫没有。

许言捏紧了手中的带血袖袍,步伐坚定,缓缓走进大宅深处。

跨过两进院落,再往后温度越来越低。

气温接近零下,冰凉刺骨!

很快,许言在一扇月洞拱门前停下。

透过门洞,能看大宅的后花园。

里面破败荒芜,同样的安静的可怕!

而且,比起前院,这座后花园里面寸草不生,甚至连蚊子蚂蚁都见不到一只。

非要形容的话,它就像是生命的禁区,只有死寂和冰冷!

“真他娘的冷……”

许言吐槽了一句,接着将小奶娃带血的袖袍展开。

这是一件连着兜帽的紫蓝色袖袍,布料上还有精美的绣图案。

看得出来,这袖袍的材质很珍贵,并非普通人家能够用得起的。

不过……

许言更加看重的,还是袖袍上沾染的血迹!

张家的麒麟血,百邪辟易!

既然这个世界有岳绮萝,有张家,那就一定还有其他妖魔鬼怪。

麒麟血这样的好东西,多多益善!

想到这,许言不再迟疑!

他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朝着幽静的后花园,沉声轻喝道:“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还不速速从水井里出来受死!”

此话一出!

霎时间,后花园里面突兀的卷起狂风。

飞沙走石,还伴随着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幽怨哭泣声。

这要是换成普通人,就算不被吓死,也要被吓出心脏病。

许言撇了撇嘴,继续嘲讽:“鬼叫什么,有本事你过来呀!”

说完还朝着花园里的水井勾了勾手指。

瞬间,花园里的哭声越发幽怨,地上、墙上,尤其是水井边沿,竟然因为太冷,而结上了一层白霜。

显而易见,岳绮萝丫鬟,是真被许言激怒了。

只不过,这层白霜最终还是停在了月洞拱门之内,影响不到门外的许言。

其实,许言选择激怒丫鬟的阴魂,是有原因的。

之前他为了测试,所以用尽各种办法激怒。

这也导致,丫鬟对他的挑衅产生了免疫力。

要是不骂上几句,对方甚至懒得现身。

就在许言轮番讽刺了几句,尤其是提到岳绮萝后,花园里面的温度更低,那哭声更像是来自地狱,让人心里直发毛。

就在这时。

水井里面,慢慢爬出一簇簇头发。

在惨白月光的照耀下,头发透着凛然邪气。

紧接着,这一簇簇的头发竟然疯涨起来,不一会儿来到了月洞拱门前。

只是……

花园里的寒霜过不了们,头发同样过不来。

水井里的头发疯涨到占满整个花园,在半空里疯狂舞动。

但任凭它如何挣扎,却始终不能越过月洞拱门,最远攻击范围,正好是门内。

看到这一幕,许言嘴角微翘。

尽管这丫鬟的阴魂,还保留了一丝生前的记忆,但阴魂就是阴魂,终究比不上活人,只是凭本能行事罢了。

想到这,许言不再迟疑!

他将带血的袖袍展开,然后绑上绳子,瞅准了位置,朝着月洞拱门后面的一簇簇头发扔了过去。

一发入魂!

带血袖袍精准落在头发上!

而就在上面的麒麟血,碰触到这些邪门头发的瞬间。

只听滋滋~

一阵烤肉般的声音响起,那些黑头发上面冒起了青烟,同时像是受了惊一样,迅速往后缩。

直接一溜烟,缩回了水井里面。

与此同时,花园里幽怨的哭声戛然而止。

原本寒冷刺骨,甚至能结霜的花园,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果然有用!麒麟血能克制邪祟!而且效果极佳!”

那些头发,就是岳绮萝丫鬟阴魂的实体。

头发如此害怕这件带血的袖袍,证明张家麒麟血,甚至比他之前猜测的,还要有效果!

看着后花园的变化,许言心中大喜。

不过……

麒麟血测试完了,接下来要测试发丘印!

可任凭许言怎么讽刺,喝骂,水井里的丫鬟阴魂始终不为所动。

似乎打定主意,再也不出来了。

这让许言为难的挠了挠头, 心里暗道:

“不会是刚才把她弄疼了吧,这下可麻烦了!”

他左右思索一阵,心中有了主意,于是急忙转身离开了大宅。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再回来时,右手提着只老母鸡,左手提着两只大鹅……

许言信心满满,重新回到月洞拱门前!

“喂,小妹妹,快出来吃饭啦!看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说话间,许言将老母鸡放了血,随手扔进了花园。

血腥味很快弥漫开,空气里多了一股铁锈味。

同一时间!

水井底下,丫鬟的阴魂黯淡无关,好似随时要消散。

刚才那件带血的袖袍,给她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这让丫鬟不敢再离开水井,只能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可是,随着血腥味通过井口飘进来,丫鬟又变得蠢蠢欲动。

她虽然灵性泯灭了七成,只保留了一些本能反应!

但她也意识到,要是找不到血食补充魂体,她随时会魂飞魄散。

于是乎,为了更好的守护主人岳绮萝。

这几年,丫鬟的阴魂不停袭击后花园里的一切活物,只是为了给自己续命。

迟疑了半天,丫鬟还是没能忍住,她操控魂体化作一缕乌黑的长发,一点点沿着井壁,爬到了水井外。

随后,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功卷起老母鸡,把它拖拽进了井底。

吸食了老母鸡的血食后,丫鬟若有似无的魂体似乎凝练了一些。

这让她更加渴望血食!

于是,当许言又将两只大鹅扔进花园,丫鬟终于忍不住,再次化作头发,沿着水井慢慢爬向外面。

……


大帅府,书房内。

岳绮萝换了一身月白色旗袍,精致小巧的脸蛋儿上满是好奇之色。

“许大哥,你就告诉我嘛,那天你在公审大会上到底说了哪三件事啊,为什么县里百姓都这么敬仰你呢?”

许言手里捧着一本号称顶级兵书的民兵训练手册,正看的津津有味。听到岳绮萝的话,他摇头笑道:“想知道就自己打听去,好了,别打搅我看书了。”

“不说就不说,我去问小启灵!”

“你可别提他了,最近见面就捏他脸,导致他现在见你就掉头,好久都没一起吃饭了……”

“哈哈,我这不是看启灵小弟弟可爱嘛!”

许言摇了摇,没理会岳绮萝,再次将注意力放到了民兵手册上。

公审孙大帅后,他又颁布了数条法令。

分别是废除了孙大帅以及前任几位军阀加征的赋税,同时还降低了文武两县百姓的税收。

微薄的税收上来,大半还拿去赈灾,救助县内的孤寡老人和孩子。用在军队发展建设上的极少!

当然,主要还是钱真不多,一年不到一万大洋的税,还不够他养几百条枪。而且他又不是那些军阀,会横征暴敛。

他这么做,除了收买民心,还有第二层用意,就是稳定商贸环境。

文武两县的地理位置其实很优越,有潜力成为黄浦江的前哨中转货运中心。

可这帮军阀根本不懂商贸的重要性,碰到有商人过境,基本都是往死里薅钱,久而久之,商人们不愿意从文武两县走,宁愿多绕一些远路。

没了商贸商税的支撑,孙大帅只能把目光投向了那些穷的饭都吃不起的老百姓,县里的农民佃户……

这样一来,不过是加重了百姓的负担,竭泽而渔罢了!

几番举措下来,许言在文武两县的声望如日中天,几乎达到了万家生佛的地步。

除了一些士绅颇有微词外,文武两县渐渐稳定了下来。

不过,许言现在也面对了一个两难的问题。

随着手中兵力扩充到三营一千五百人,每个月需要消耗的钱粮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先说饷银!

许言坚持的是高饷银,简单来说就是,想要部下卖命,别的不说,银子给够!

打仗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钱还不给够,谁会替你卖命?

用后世一句名言来说,一个月三五百块,你卖什么命啊!

所以,这个年代普通工人月工资大概是十块大洋左右。而许言给麾下军队的工资,普通士兵是十五块大洋,排长级别的二十块,连长三十块,营长五十块。

至于团长,许言麾下只有三营兵力,暂时还没有编制成团。

换句话说,每个月,他光是军队的饷银,就要花费一万六千大洋。

若是再加上每天的肉食供应,军队训练用的弹药消耗,约莫需要两万大洋一个月。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这从来不是一句空话,只是三营兵力就这么费钱,要是有几个团,甚至几个师,几万人的大军团,每个月消耗的钱粮可见一斑。

当然,许言这是按照精兵的方式在搞,他要是学孙大帅,军饷能克扣就克扣,部下能拉去挖矿种地挣钱,就拉去挣钱,那部队不仅不费事,还能自己赚钱!

但这么做,无异于自掘坟墓!

就在这时,副官赵国忠手里捧着一本账册,急匆匆走进了帅府书房。

他看到岳绮萝也在,连忙站直了身子喊:“夫人好。”

岳绮萝一听,心花怒放,脸上浮起笑意。

“不错,以后记得要叫我夫人。”

许言瞪了张国忠一眼,幽幽道:“国忠啊,让你抄家,你事情办完了?”

赵国忠心里一虚,急忙回答:“言爷,都清点好了。孙王八府上搜出来整整八万现大洋,地窖里面还有一百个银饼子,几百根小黄鱼,古董字画上百件。粗略估计,一共有十五万大洋!”

十五万大洋!

许言听到这个数字,心中忍不住有些感叹!

孙大帅不过占据了一县之地,时间也仅有两三年。就搜刮了整整十五万大洋。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这话可一点不假。

“楚大帅的清点了吗?”

“他府上倒是没有这么多大洋,搜出来两万大洋。不过李营长派人过来传话,说是搜到了几百条新枪,还有几百箱子弹和火药。”

楚不像孙那么贪财,他很多的还是贪恋权势。

有这批武器补充,许言麾下整编三营的军队可以人人配枪,实力虽然还是比不上那些大军阀,但周围十来个县,他几乎是最强的了。

“行,让李双尽快把部队整理好,以后他带一个营驻守武县,你驻守文县。”

从楚孙两人府上搜出来的银钱,再加上许言此前完成任务奖励的五万,他现在一共有二十二万大洋。

如果不扩充兵力的话,足够用一年了。

当然,既然来了这个乱世,许言深知实力的重要性。

扩兵自然要扩,不过需要稳扎稳打,等文武两县的商税有了起色,搞定了财源,他才会思考扩军。

想到这,许言挥了挥手,示意张国忠先下去忙。

不过,赵国忠却并没有走,而是脸色犹豫,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许言见状,笑骂道:“行了,别吞吞吐吐,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赵国忠讪讪地挠了挠头,眼神悄悄瞥了不远处的岳绮萝一眼。

见对方没注意这边,他才赶紧压低声音,小声说:“言爷,还有孙大帅府上的九房姨太太。她们怎么处理?”

看到赵国忠挤眉弄眼,许言好没气地给了他一脚。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若是被掳来的,就派人送她们回家。无亲无故的,就给她们一笔钱,安置在县里。”

听到这话,赵国忠恍然大悟。

“好勒,属下这就去办。”

他之所以跑来悄悄说,还不是怕许言有点想法,所以让他拿主意嘛。

不过想想也是,岳夫人样貌绝美,和她一比,孙大帅那些姨太太简直是庸脂俗粉,言爷看不上也正常。

想到这,赵国忠转身走向书房外。

可他刚走了一半,像是想起什么,连忙又走了回来。

“对了言爷,还有一件事。”

“说!”

许言捧着书册,头也没抬地回复了一个字。

“前几日,有几个土夫子在文县附近盗掘古墓,但好像是碰上了不干净的东西。那群土夫子死了大半,还疯了一个。”

“巡逻队发现后,把他们关在了县公所里面。其中一个领头的,说他们是常沙九门提督的人,要求和言爷您面谈。”

赵国忠之所以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一来是官面上的人物都看不太起这些下九流的江湖人,二来则是他也不信什么鬼神之说,只当是一群盗墓贼内讧!

可让他惊讶的是,许言听到这话,却是目光一亮。

“这事你怎么不早点禀报!以后但凡涉及到这类的事,无论真假,记得都先向我汇报!”

许言说完这话,招呼了岳绮萝一声,当即起身离开了大帅府。

很快,许言和岳绮萝同乘一匹马,直奔县公所。

一路上,许言则是在猜测,这群土夫子是九门中哪一门!

张大佛爷的手下是张家分支一脉,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就算任务失败也不会被巡逻队抓住。

二月红前两年金盆洗手,手下徒弟大多都转去做古董生意,不碰地下的活了。

剩下几家,齐铁嘴孤家寡人一个,霍家负责情报,解家做生意,依旧活跃在地下的,也就半截李,吴天真所在的吴家,黑背老六带领的一群西北刀客,以及二月红的叛徒陈皮阿四和他的手下了。

“就是不知道,这批人属于哪一家,他们碰上的又是哪座妖墓……”


老烟头松了口气,赶忙表示道:“许大帅,您放心。九门里面其他几家不知道,但我们吴家肯定站在大帅这边。”

老烟头也不傻,该站队的时候就会果断站队。

从许言手下的精锐程度,尤其是那些精良的装备,他就能感觉出来,许言不是一般的军阀,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再加上许言对自家孙儿还有救命的恩情,多亲近些总归没什么坏处。

这时候,棺材旁的小启灵手中还拿着发丘印,镇压血尸。

许言见状,连忙让手下将血尸从棺液里面拖了出来。

紧接着,浇上汽油,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解决完两只血尸,剩下的就是青铜主棺,以及里面的真正的大boss妖尸了!

许言绕着青铜棺椁走了两圈,随后将目光转向张启灵。

“小启灵,你有什么好办法能解决里面的妖尸吗?”

张启灵歪着脑袋仔细想了想,随后开口道:

“家里面倒是有用发丘印克制妖尸的办法,但我没有真正接触过,不确定能不能行。”

他终究还是年纪小了些,而且还没有完整接受张家族长的传承。

据小启灵一次无意中透露,他需要去巴乃的张家古楼,接受族长传承,才能真正成为张启灵。

否则,就只是空有名头。

许言听完小启灵的话,眉头紧锁。

如果张启灵应付不了,不知道他手下的部队能不能应付。

几百条枪,外加两挺重机枪,还有无数炸药。

应该够了!

就在许言思考之际,一旁的岳绮萝绕着青铜棺椁走了两圈。

随后,自信满满地开口道:“许言,你直接让人开棺就行了,里面的妖尸我能应付,而且它的妖气很浓,正好适合让我吞噬!”

岳绮萝的长生妖法,需要吞食血肉。

但血肉并不是必须的,像这类妖气,效果要比血肉更好。

听到岳绮萝这么说,许言再无顾忌,当即大手一挥!

“好,那就开棺!”

“全体警戒!警卫员去把棺材撬开!早点搞定,早点收工回县里,今晚加餐,猪肉敞开吃!另外,一人额外奖励一块大洋!”

“是!大帅!”

五百士兵整齐呐喊,气势如虹!

很快!

两名警卫员,拿着撬棍等工具,直接撬开了青铜棺的棺盖!

棺材刚一打开,就能看到里面堆满了各种精美的玉器和金饰!

但最重要的,则是一卷放在棺材主人胸口的金丝帛书!

历经数千年岁月,帛书上的颜料早就褪去了颜色。

唯有金丝绣线,依旧光亮如新。

看到这卷战国帛书,许言心情一振!

帛书上记载着鲁王宫的地图,只要拿到地图,鲁王宫就是囊中之物!

就算现在没实力去开,等以后也必须去一趟。

毕竟,鲁王宫里面好东西不少,而且那么一座王侯大墓,系统奖励的好东西绝对不少。

想到这,许言心头一阵火热。

连忙让警卫员,其他东西先不管,先把帛书取了出来。

只是……

两名警卫员,刚刚从青铜棺里面取出帛书。

棺材里的墓主人忽然直直弹坐了起来!

墓主人生前应该是一位将军,哪怕下葬身上依旧穿着全套的甲胄。

身侧,还摆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青铜剑。

最让人侧目的,则是墓主人长得极高。

估摸着,能有两米以上。

但他身体又极瘦,经过了数千年岁月,也没有彻底腐烂。

干巴巴的皮肤,像是一张油布,包裹着纤细廋长的骨架。


历代盗墓贼,都喜欢白天睡觉,晚上挖坟掘墓。

之所以这么做,纯粹是因为挖坟掘墓毕竟是有违天理,触犯了法律。

为了掩人耳目,所以才把时间定在了深夜。

但,张起山不是正经盗墓贼,也不用担心法律的问责。

现在是最混乱的军阀乱战时期,像是军阀头子孙殿英,老太婆的坟都盗了,也不差他这点战国小墓了。

听到张起山的话,众人纷纷打起精神,准备翻过这座矮山。

老烟头祖孙三人,一路小心翼翼。

小启灵不苟言笑,还是板着脸,活像个小大人。

众人里面,反倒是岳绮萝,来到这种妖气和阴气冲天的地方,如鱼得水,反而更自在了几分。

半个小时,大部队陆续翻过了矮山。

这矮山与其说是山,倒不如说是一座土坡。

而让众人惊讶的是,矮山后面的山谷里面,竟然寸草不生。

连泥土,都是黑中带红,还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

张起山蹲下身子,轻轻捻了一些泥土搓了搓。

他发现,这泥土果然是被尸气沁过的土。泥土里面竟然带着几分寒意,让人寒毛直竖。

山谷不大,大概一个足球场的大小。

而在山谷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最近这段时间新挖的盗洞。

张起山走进了一看,发现这盗洞深不见底,洞口有寒气直往上冒。

“老爷子,这就是你们上次打的盗洞吧?”

老烟头点点头,观察了一圈,确认没有危险后,他这才略带几分得意地解释说:“这盗洞直通棺墓室的棺材上方,不偏不倚,刚刚好!”

盗墓界历来就有分金定穴的传统,无论是南派还是北派,又或者是发丘搬山……

实际上,都遵循了葬经里面的风水著述,根据它来分金定穴。

传闻中,唐朝时期的李淳风和袁天罡是师徒,而且还同朝为官。

当时,掌权者要李淳风和袁天罡共同主持大唐皇陵的选址事宜。

两人一合计,各自拿了一枚铜钱分头去找。

他们约定,如果找到了好的风水宝地,就将铜钱钉在地上,留待以后一起商讨。

可谁知道,这两人满世界找了大半年,却先后找了同一块地方。

甚至那铜钱,都钉在了同一个位置。

此事被传得很玄乎,但真相就是,他们选址建皇陵,都是按照葬经上的著述来,找到同一个地方在正常不过。

而且,不只是李淳风和袁天罡有这种本事。

很多厉害的盗墓贼,同样能做到。

相传,分金定穴练到了一定境界。

只要眼一扫,立刻就能知道地下有没有墓,有墓的话,主墓室和棺椁在哪!

从他们定的位置往下打盗洞,往往都能直通棺材板,堪称神奇。

像老烟头这样,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张起山闻言点了点头。

老烟头当年也是敢一个人下墓的狠人,身上本事肯定不差。

想到这,张起山正要说话,却听到脑海里面忽然想起了系统提示。

【检测到方圆十里内有妖墓存在,任务发布!】

【系统任务:请宿主击杀千年血尸,尸妖,盗取战国帛书。】

【任务成功:奖励5万大洋,800精锐陆军,500自动步枪,4辆重装卡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全本)入门,自由技能点x1!】

【任务失败:无惩罚!】

听到系统提示,张起山当即一愣!

“我擦,重装卡车!好东西啊!”

张起山看到奖励里面,竟然有重装卡车,顿时喜不胜喜。


要是到了后世,像这样造型精美,而且是诸侯大墓出土的玉蝉,也能拍个小几十万。

拿到玉蝉后,张起山摇了摇头,提醒道:“老烟头,我需要一卷战国帛书,切记不要遗漏。”

听到这话,老烟头略带诧异地看了张起山一眼,显然是不明白,张起山怎么知道这墓里面有什么东西。

不过,他也没有深究这件事,而是继续趴在棺盖上,准备继续摸金。

可就在这时候!

一旁的张启灵忽然脸色一变!

“不对!”

“怎么了?”

张起山一愣,刚问了一句,就发现天空中高挂的太阳,不知何时被乌云盖住。

镖子岭上的天色,骤然暗了下来!

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就乌云盖顶!

这会儿就算是傻子,也察觉到了不对。

老烟头望了望棺材里越发鲜红的棺液,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以往下墓,粽子邪物他也不是没见过,但像这样能改变天象的,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老烟头深吸一口气,赶忙从棺盖上跳了下来。

与此同时,三口棺材里面不知何时,忽然发出一阵孤寡孤寡,类似青蛙的叫声。

这叫声,沉闷中带着一丝诡异,直让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心中一寒!

张起山看着那口被打开棺盖,摸了一次金的棺材,脸色沉了下来。

他抬起手,掷地有声地道:“所有人,准备战斗!”

咔咔咔~!

他带过来的士兵,都是系统奖励的精锐。

哪怕是碰上这么邪门的事儿,依旧保持着镇定。

听到张起山的命令,整整一营的兵,立刻退后,子弹上膛。

看到所有人都在战斗位置站好,张起山满意点头。

随后带着岳绮萝等人,同样退到了部队的后面。

这次的任务,除了要寻找战国帛书,还需要消灭墓中的血尸和妖尸!

对此,他早有心理准备。

看到棺材里的尸体开始诈尸,也不惊讶。

只是他没想到,墓主人竟然能够操纵天象……

不过想想也是,盗墓世界里面还有个瓶山尸王。

当初卸岭总把头陈玉楼也想借助日光,压制消灭尸王。

谁知道,那只尸王同样召唤来一片乌云。

最终还是靠着吃了蜈蚣精内丹的鹧鸪哨,合众人之力,才艰难将尸王除掉。

镖子岭里这只尸妖,就算实力比不上瓶山的尸王,估计也差不到哪儿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空中乌云盖顶。

张起山等人所在的位置,更是直接从白天变成了黑夜。

如果这时候有人能从高空往下看,就会发现唯有张起山他们所在的方圆几里地,被乌云遮盖住,其他地方却依旧是大晴天,阳光毒辣。

就在众人屏息以待,所有枪口都对准了那震动最为剧烈的木棺材时!

忽然间!

最左边那口完好无缺的木棺轰然炸开!

紧接着,一具鲜红,浑身上下没有肌肤的血尸,猛然从棺材里飞了出来。

“太爷,你快看,真是血尸!”

吴老狗稚嫩的脸蛋上,激动混合着害怕,心情复杂至极。

一方面,他想要下墓摸金,最好能掏了这座血尸墓,以后能扬名立万。

另一方面,他自小听老爹和太爷说,血尸墓有多凶险,吴家曾经有人折在了血尸等等……

“瓜娃子,镇定点!”

大胡子看到儿子咋咋呼呼,扬起蒲扇般的大手,就给吴老狗的脑袋来了一下。

而这时,老烟头死死盯着炸棺而出的血尸,眼中露出几分恨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