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书目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

畅销书目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

香蕉披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叫做《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的小说,是作者“香蕉披萨”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苏清妤沈之修,内容详情为:绕。家里的小姐少爷们争个宠或者是掐个尖,他们都不当回事。若是能激起好胜心,也是好事。可前提是,做这些不能影响家里的名声还有小辈的婚事。昨日护国寺的事一早上就闹到了御前,平宁侯府简直成了京城的笑柄。天知道苏承邺这一早上气成了什么样,恨不得杀了苏清妤。眼下知道不是苏清妤的过错,愤怒自然转移到了苏元恺和苏宜慧身上。“来人,请家法。”......

主角:苏清妤沈之修   更新:2024-06-11 23: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书目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由网络作家“香蕉披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叫做《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的小说,是作者“香蕉披萨”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苏清妤沈之修,内容详情为:绕。家里的小姐少爷们争个宠或者是掐个尖,他们都不当回事。若是能激起好胜心,也是好事。可前提是,做这些不能影响家里的名声还有小辈的婚事。昨日护国寺的事一早上就闹到了御前,平宁侯府简直成了京城的笑柄。天知道苏承邺这一早上气成了什么样,恨不得杀了苏清妤。眼下知道不是苏清妤的过错,愤怒自然转移到了苏元恺和苏宜慧身上。“来人,请家法。”......

《畅销书目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精彩片段


雪姨娘时不时打量下老夫人,显然吓坏了。顾若云则低垂着头,眸底闪过浓重的失望。

苏清妤知道他们各怀心思,也懒得探究,只是对苏承邺追问,“父亲看这事要怎么处置?我和周正无冤无仇,他为何往我头上泼脏水?还是送到刑部审问吧,别是他背后有什么人专门算计咱们家。”

苏承邺和老夫人都是几十岁的人,怎么会看不出这里面的弯弯绕。

家里的小姐少爷们争个宠或者是掐个尖,他们都不当回事。若是能激起好胜心,也是好事。可前提是,做这些不能影响家里的名声还有小辈的婚事。

昨日护国寺的事一早上就闹到了御前,平宁侯府简直成了京城的笑柄。天知道苏承邺这一早上气成了什么样,恨不得杀了苏清妤。

眼下知道不是苏清妤的过错,愤怒自然转移到了苏元恺和苏宜慧身上。

“来人,请家法。”

苏承邺沉声说道。

一听说请家法,雪姨娘吓得差点晕过去。

苏清妤适时扶住了雪姨娘,低声说道:“这事说起来也不怪大哥,他也是为了给表妹出气,也不知道这主意是大哥自己想的,还是表妹琢磨的。”

“她自己坏了名声,还要拉大哥和三妹妹下水,真是可气。”

苏清妤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有她们两人听得见。雪姨娘本来恨苏清妤,此时听她这么一说,把程如锦便也恨上了。

儿子对程如锦的心思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能为了程如锦做出这种事。做就做了,还蠢的被人发现了端倪。

恰好此时顾若云上前安慰她,“雪姨娘,这事也不全是大小姐的错,她为了顾全自己,也顾不上哥哥和妹妹了。”

本是挑拨的话,听在雪姨娘耳里,就成了推卸责任。

她一把推开顾若云,大声说道:“不用你假惺惺的,都是你的宝贝女儿干的好事。”

场面一度混乱了起来,雪姨娘骂程如锦是祸水,引的家里表哥出去惹事。

顾若云哭诉她们孤儿寡母无辜,作势要带着女儿去寻死。

寻死当然只是吓唬人,不过是想让苏承邺心疼怜惜。

可此时苏承邺和老夫人脸色却都不好了,程如锦是苏家的血脉,苏元恺就等于是她亲哥哥。

若是苏元恺有别的心思,那……

母子两人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顾若云和雪姨娘拉扯的时候,管家送了家法进来。

苏家的家法是一根鞭子,据说是第一代平宁侯随着太祖皇帝开疆拓土的时候用的,已经有三百年了。

苏承邺拿过鞭子,在空气中一甩,沉声说道:“都给我闭嘴。”

薅着雪姨娘头发的顾若云闻言松了手。

可雪姨娘修长的指甲却还在顾若云脸上,她垂手的时候微微用力,就听啊的一声,顾若云发出惊叫。

左边脸被挠的血淋淋的。

苏承邺眉心肿胀,不明白好好的家,怎么乱成了这样。

“来人,带表姑太太下去上药,苏元恺和苏宜慧留下,每人十鞭子家法,表小姐程如锦,天黑之前出发,送去云州的慈心庵修行。”

程如锦不能再留在侯府了,再留下去,他怕自己儿子被毁了。

顾若云闻言上前跪在苏承邺身边,“表哥,你不能这样,她是你亲……外甥女,你怎么能送她去庙里呢?”

苏承邺弯下腰,咬着牙在顾若云耳边说道:“你没看苏元恺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么?我不能让她把我儿子毁了,这件事必须听我的,别逼本侯。”


“大小姐,卖了两幅前朝的字画,对方出价十万两银子,这是契约文书,您画押盖印吧。”白先生显然很谨慎,生怕这事最后怪到他头上。

苏清妤拿起文书一目十行看了一遍,没什么不妥当的,便拿出印章,又按了手印。

“好了,三十万两银票给我准备好了么?”

白先生捻了两下胡子,说道:“大小姐,您得把借条收回来,我才能把银票给您。”

苏清妤拿出欠条递给白先生,让他拿去入账。

事实上这账目虽然在苏家挂着,但是欠条早就已经在林氏手里了,林家根本没想往回要这笔钱。林氏去温泉庄子之前,苏清妤便把欠条要到了自己手里。

“我这就去准备银票,稍后就给小姐送过来。”

没过多久,白先生亲自送了三十万两银票过来,又说道:“大小姐,这三十万两还给林家之后,我们府上……怕是置办年货的银子都不足了。”

苏清妤不以为意,淡淡地说道:“没事,有多少银子办多少事。”

想了想,又说道:“以后母亲陪嫁的账目和侯府的账目分开,侯府的吃穿用度都不能再靠母亲的嫁妆产业了。”

她要把账目分开,让侯府的人知道知道,他们这些年的好日子都是靠的谁。免得泼天的富贵,蒙蔽了她们的眼睛。

白先生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心里哀叹,这差事是越来越难了。不靠夫人的嫁妆产业,侯府这些人都喝西北风么?

苏清妤却不管那么多,她只是按照规矩理清账目,谁能说她什么?至于祖母的血燕还能不能吃得上,几位妹妹的首饰还能不能打得起,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苏清妤连着看了两天内宅的账册,对内宅的各项事务也基本了解。

府里这两日也安静的很,两位小姐还在佛堂跪着,大少爷又被打的起不来床,几位主子都冷着脸,下人们自然做事也都小心翼翼的。

只有苏清妤的碧水阁气氛还算轻松,珍珠在外面打听到一点消息,就要进来禀告。

“小姐,听说表姑太太在老夫人那跪了一早上,求老夫人放出表小姐,被老夫人赶回去了。”

珍珠说的时候,还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苏清妤摇摇头,含笑的凤眸剜了一眼珍珠,“你多跟翡翠学学,稳重些。这么跳脱,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好。”

刚才还一脸笑意的珍珠霎时就羞红了脸,“小姐说什么呢,奴婢不嫁人,奴婢伺候小姐一辈子。”

苏清妤却在脑子里盘算自己手底下的管事,打算给这几个丫头都寻摸个稳妥的人。

主仆两人各怀心事,屋里忽然静了下来。

“小姐,徐家来人提亲了,给三小姐和徐家六少爷。”翡翠走了进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苏清妤收回飘忽的思绪,随口说道:“这事已经快三天了,徐家这才来提亲,可不大诚心。”

按理说两家被弹劾的那天下午,徐家就该派人来的。拖了两三天才来,应该是对这门亲事不满意,但是又不得不来提亲,毕竟已经闹到了御前。

不过对苏家来说,能攀上徐家也算是喜事了。

如今的内阁首辅徐以祥帝师出身,把持内阁十几年,是当今皇上最为倚重的辅臣。

和苏宜慧成了好事的徐良平,则是徐以祥的庶出孙子,行六,都叫他一声六少爷。

苏徐两家定亲的事很快就传遍了侯府,次日苏宜慧和程如锦被放了出来,苏宜慧回去换了身衣裳,就来了碧水阁。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清妤眉目微动,站起身对严三爷说道:“外面雪停了,我就不打扰您了,告退。”

严三爷却冲着门口扬声说道:“文竹,送苏小姐回去。”

那个叫文竹的少年一直送苏清妤到了前面院子,看着她们主仆进去才离开。

苏清妤带着珍珠和翡翠回去之后,直接进了正房的屋子。又让珍珠去和苏宜慧说,雪天难行,就在护国寺住一夜。

珍珠回来之后低声说道:“小姐,三小姐并未让我进去,大少爷应该还在三小姐房里。”

苏清妤此时正捧着热茶,盘膝坐在床上。听珍珠这么说,嘴角泛起浅笑,“珍珠,你小时候翻过窗户么?”

珍珠不明所以,就见自家小姐已经下地了,还推开了禅房的后窗子。

翡翠吓得惊呼,“小姐,这……这可使不得。”

谁家侯府小姐翻窗户啊,这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翡翠向来稳重,吓得脸都要白了。倒是珍珠,比翡翠要兴奋的多。说道:“这窗子又不高,我小时候还爬树呢。”

说着,便也跟着翻了出去。

翡翠见状一跃身子,直接跳了出去,比她们两人都要灵巧。

都出去之后,苏清妤又顺着后窗看了看,屋内灯光朦朦胧胧的,床上很像躺着个人。

主仆三人从正房后面,打算悄悄走回西厢的后面,可刚走了两步,苏清妤就止住了脚步,往反方向走。

珍珠和翡翠见状不明所以,但是也不敢开口问,在后面跟着。

东厢房的后窗户下,苏清妤蹲在窗沿边,静静听着里面的动静。

等了一盏茶的时间,也没听见声音,苏清妤心想不会休息了吧?

刚要转身离开,就听见苏宜慧的声音,“哥,你找的人来了么?到底要我做什么?”

接着是苏元恺的声音,“马上就来了,一会你带着这个暖炉去苏清妤房间,和她闲聊一会就出来,记得把暖炉放下。”

苏宜慧问:“这暖炉里是什么?”

苏元恺:“这你别管,记得快点回来,她敢让如锦丢人,我今天就给她点颜色瞧瞧。”

过了一会儿,苏宜慧迟疑着问道:“哥……不会出什么事吧?”

苏元恺笑了一声,“能出什么事?她不是总是自诩是嫡女压你一头么?正好今天也给你出口恶气。”

“一会你去找苏清妤,我去接那人,你把东西放进去就回自己房间。到时候我装作刚来找你,正好撞破丑事,连夜押她回家,祖母定会重罚她,她就等着去周家做妾吧。”

苏清妤眉心一拧,周家?

知道苏宜慧一会儿就会去找她,她便起身又回了自己的住处。

果然,不到一刻钟,苏宜慧就捧着暖炉来了。

进门就问笑着问道:“大姐姐法事做好了么?要不要让人送点素斋来?”

苏清妤抬眼扫向苏宜慧,见她虽然笑着,却又笑的局促,就知道她有些紧张。

暖炉里传出的甜腻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

苏清妤前世研究药理,不说多精通,但是常见的药材还是闻的出的。

这暖炉里渗出的淫羊藿的味道很明显,还有几味辅助催情的药材,前世她可没少闻,毕竟这些也都是治男人不举的良药。

“三妹妹来了,快坐,晚上吃饭了么?”

苏宜慧装作无意把暖炉放在了桌上,就听苏清妤又说道:“那暖炉你还是捧着吧,这山里不比家里暖和,别着凉了。”

吓得苏宜慧捧着暖炉不敢动,生怕苏清妤看出端倪。

苏清妤拿着丝帕,走到苏宜慧身边,手上的丝帕往苏宜慧口鼻上一捂,人直接倒在了桌边。

珍珠和翡翠在一边看得胆战心惊,两人按照苏清妤的吩咐,把人抬到了床上。

苏清妤看了看那个暖炉,说道:“我们从后窗户走。”

主仆三人再次离开屋子,从后窗出去,回到了下人住的西厢房。

也没点灯,只借着月光盯着院子里的动静。

苏清妤小声问珍珠和翡翠,“你们两个没事吧?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刚才她屏住了呼吸,也提前告诉两个丫头了,就怕还是被影响了。

珍珠和翡翠一起摇头说道:“没有不舒服。”

苏清妤这才放下,她们吸入的少,时间又短,应该没事。

过了没多久,就见一个男人进了院子,鬼鬼祟祟推开了正房的门。

珍珠和翡翠吓得大气不敢喘,苏清妤却面无表情。

重生一世,她一颗心已经炼就的比石头还硬。

正房传来苏宜慧的惊呼声,苏清妤听着看着,一动未动。

如果不是她早有防备,此时在里面呼救的就是她,可没人会心疼她。到时候她们只会骂她下贱,骂她不要脸,骂她败坏门风。

凛冽的寒风在外面打着转,地上的清雪被吹出了一个漩涡。

院子外忽然进来一道身影,还带着四五个人,应该是听见了苏宜慧的声音,直接去了正房破门而入。

苏清妤没看清来人,但是可以确定不是苏元恺。

这人不知道是苏元恺安排的,还是巧合路过。

苏清妤想了想,抬脚出了西厢房,一路往正房走去。

她还未走到正房门口,就撞见了从外面跑进来的苏元恺。

显然,苏元恺看见她的时候愣了一下,面色立马沉了下去,“你怎么在这?”

苏清妤嘴角含笑,意味深长地问道:“那大哥以为我应该在哪?”

苏元恺看了看正房内的人影,快步冲了进去,苏清妤紧随其后。

进了正房,看见里面的场景,苏元恺倒吸了一口凉气,面沉如水。

苏清妤也愣了一下,神色莫名。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清妤点头说道:“回头包二十两银子给她送去。”
话音刚落,寒烟阁破旧的院子门就被人一脚踢开。
苏承邺带着人呼呼啦啦走了进来,身边跟着雪/姨娘,两人都是脸色阴沉。
苏清妤眉目微蹙,站起身迎了出去。
“父亲怎么来了?有事?”
只见苏承邺扬起手腕,就朝着苏清妤的脸打了过来。
眼看着宽大的手掌就要落到苏清妤的脸上,可下一刻,苏承邺的手腕就被边上的翡翠抓住了。
翡翠抓住手腕往边上一扯,苏承邺就踉跄着歪了两步,差点摔到地上。
雪/姨娘厉声呵斥,“放肆,你一个下人,敢对侯爷动手?”
翡翠却退到一边,一言不发。就算她被罚,也不能让小姐挨打,三少爷送她来这,就是为了保护小姐的。
苏清妤上前两步,伸手扶起苏承邺,“父亲到底怎么了?女儿哪里惹你生气了?”
苏承邺一把甩开苏清妤,指着她厉声问道:“账上的钱呢?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私自挪走了三十万两。”
“银子在哪?赶紧给我拿出来。”
若不是这两日雪/姨娘一直说给苏宜慧置办陪嫁的事,他也不会去支银子,没想到去了账房,白先生说现在账上只有一万两银子了,其余的三十万两,都被大小姐拿去还林家的账目了。
苏承邺此时怒火中烧,恨不得掐死苏清妤。
苏清妤知道这事瞒不住,她也没想瞒着。
“父亲,银子自然是还给林家了,欠债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谁允许你还的?那笔银子我还有用,现在马上给我要回来。”苏承邺沉声说道。
苏清妤眉心一拧,堂堂平宁侯,是怎么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的?可见这侯府,从根上就烂了。
“父亲,这笔银子已经欠了十多年了,大舅舅给免了利息已经很照顾咱们了。”
“传出去说平宁侯欠大舅哥的银子不还,也不好听,我怕落人口实,见账上有银子就还了。”
“若是再要回来……那对外要怎么说呢?”
“说父亲本来没想还?不好吧?”
苏清妤全程说话温和平缓,不急不躁,像是在耐心的解释。
可这话听在苏承邺耳朵里,就成了赤z裸裸的影射。像是被人当众抽了耳光,脸面直接被踩在了地上。
“你……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就擅自做主。”
“你母亲就是这么教你的?”
苏承邺不提林氏还好,他提起林氏,苏清妤低垂的眸子里立马泛起恨意。
他还好意思提母亲?这些年母亲兢兢业业操持家里,他却在母亲眼皮子底下养着外室。但凡他看见一点母亲的好,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我母亲教导的很好,她教导我做人要坦坦荡荡,无愧于心。”
苏清妤的语调明显冷了下来,语气里透着不耐。
雪/姨娘在边上看了半天,还等着拿回钱给苏宜慧置办嫁妆。
苏承邺已经答应她了,给苏宜慧按照三万两银子置办嫁妆。可等了半天,发现苏清妤根本没有拿钱的意思。
她便忍不住走上前,“大小姐,你好狠的心,眼看着妹妹议亲,你却拿走了家里所有的钱,你让你妹妹怎么出嫁?”
苏清妤看着雪/姨娘歇斯底里的样子,忽然轻笑出声,“姨娘,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家里好,毕竟这笔钱就算我不拿走,也会到外人手里。”
雪/姨娘不解,“你什么意思?谁是外人?你说你妹妹是外人?”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们现在连祖母宴请贵客都敢生事,以后还指不定惹出什么祸事呢。”

苏老夫人脸色也沉的吓人,她最在意的就是侯府的脸面,刚才赵夫人那番话说的她有些下不来台,现在想起来,依然怒气上涌。

“给我查,查出任何人都不用包庇,都给我发卖了。”

“你若是下不去狠手,就来回了我,我亲手处置她们。”

苏清妤娇笑道:“哪里需要麻烦祖母,我以后要嫁到沈家,这些事也要学着做,祖母若是放心,我就全权做主了。”

苏老夫人痛快地说道:“你做主就是了,就算有点差错也别怕,凡事有祖母给你兜底。”

这些日子府里的糟心事一件接着一件,老夫人忽然发现,就这个嫡出的长孙女比那几个都强。从前她还觉得苏宜慧端庄,程如锦可人疼,这些日子看下来,都是只会装模作样的绣花枕头。

苏清妤得了老夫人的首肯,便起身出了正院,去了后面的小厨房。

那几个婆子正在门口摘菜,苏清妤居高临下地看着,开口说道:“来人,把她们四个给我带去寒烟阁。”

寒烟阁是一处废弃的宅院,苏清妤打算在那料理掉苏家内宅的蛀虫。

她身后是两个粗使婆子,她特意跟元嬷嬷要的。

两个婆子闻言上前呵斥道:“没听见大小姐的话么?还不起来自己滚过去。”

寒烟阁的一间偏厅内,苏清妤坐在上首喝茶,那四个婆子跪在地上。

“说吧,油是谁换的?”

“还有两位师傅的药,是谁下的?”

为首的王婆子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道:“大小姐莫要冤枉人,我在小厨房伺候十多年了,可从没做过亏心的事。”

苏清妤手里的茶盏重重撂在了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你以为我什么都没查清楚就会审问你么?”

“我给你机会说实话,你若是不说,那就只能我来说了。”

“这些年,你靠着小厨房捞了多少油水,别以为我不知道。”

“大厨房采买的副管事,是你的远房表弟吧?”

“还有小库房管着珍稀药材的小管事,有一个是你女婿。”

“我已经算过了,你们家这些亲戚都担着有油水的要职,这几年捞到手里的银子最少也有五万两。”

“五万两啊,够你们全家死几遍了。”

苏清妤几句话说完,王婆子的脸色就已经变得惨白。

“大小姐,冤枉啊,我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五万两银子可不是五十两,夫人管家多年,不会容许我们这么做的。”

苏清妤心里冷笑,光靠她们当然不可能吃下这么大笔银子,大头怕是都进了顾若云的口袋了。

这几年母亲主要精力都在外面的铺子上,内宅的事顾若云也会帮衬一二,母亲不想家宅不宁,很多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她苏家的钱,顾若云吃进去多少,都得给她吐出来。

苏清妤站起身,走到王婆子身前,微微俯身冷声说道:“还不说么?你现在不说,我马上就能把你们全家都发卖出去,还是最肮脏下贱的地方。”

王婆子跪在地上浑身发抖,大小姐的话冷的让人发寒。

“我说,我都说,是……是表姑太太。”

苏清妤一连审问了五个人,都是顾若云的人。审问完的人被她关在了厢房,她则坐在偏厅想着接下来的事,琢磨怎么让顾若云把银子吐出来。

珍珠端了热茶上来,“小姐,这次真是多亏了月桃,她给的名单省了咱们不少事。”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包括林氏自己都愣住,她有孕了?怎么她自己不知道?

沈昭忍不住想起前世,母亲过继完苏元澈没多久,就发现有了身孕。却在她成婚后一个月就小产了,小产之后母亲身子一直不好,没几个月就过世了。

如今想来,那个孩子没准就是因为挡了苏元澈的路才被害的。顾若云母女心狠手辣,这种事绝对做得出来。

不管是不是意外,她都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此时听她说林氏有了身孕,第一个开口的就是顾若云。

“这不可能。”

沈昭皱眉看向她,“表姑母什么意思?母亲有孕是喜事,怎么表姑母的表情,跟奔丧差不多?难道母亲怀孕,表姑母不高兴?”

顾若云用力扯出一抹笑意,“高兴,怎么之前没听说呢?”

“表哥……好像许久没进夫人的房了,夫人怎么忽然有孕了呢?”

“这里面,不会有……什么误会吧。”

顾若云虽未直说,却有怀疑林氏不检点的意思。

试想,若是平宁侯真的没进侯夫人的房,那这怀孕可就不是喜事而是丑事了。

按理说,一个寄居在苏家的表姑太太,是不该插手当家主母房里事的。顾若云也是真急了,到嘴的爵位眼看就要飞了,她便也顾不得那些礼数了。

可这话听在林氏耳朵里,就成了羞辱。

嫁进苏家之前,林氏曾经跟着父亲执掌家业。当年林家女少东名震天下,手段比起继承家业的兄长也不遑多让。

嫁进苏家之后,她谨记侯府的规矩,收敛了商贾的做派,骨子里的高傲和尊严却不容践踏。

听顾若云这么说,林氏便沉了脸色,厉声说道:“表妹慎言,侯爷进没进我的房与你无关。”

“既然是寄居,还请表妹有个寄居的样子。”

“来人,请大夫。”

几句话,就让顾若云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林氏不是个刻薄的人,平日也是一副大家子主母的宽厚模样,这么当众给顾若云没脸还是头一次。

老夫人和苏承邺也没了主意,只能等着大夫来诊脉。

众人也不好都站在院子里等着,便去了祠堂边上的偏厅,按照长幼坐下。

沈昭站在母亲身边,目光时不时扫向顾若云母女,这就慌了?这才哪到哪。

府医徐老大夫很快就来了,屋里几十双眼睛盯着他诊脉,徐老大夫下意识擦了擦额头没有汗渍的冷汗。

过了差不多两息的功夫,徐老大夫收回手指,捻着胡须说道:“恭喜夫人有孕,快一个月了。这段时日夫人安心养胎,切莫操劳。”

徐老大夫一锤定音,林氏和沈昭脸上泛起喜意,顾若云的脸色却垮了下来。

族亲们都上前恭喜老夫人和苏承邺,嫡子袭爵总比庶子好,不到万不得已,谁家也不想庶子承嗣。

等到族亲们都离开之后,偏厅内便只剩下老夫人,苏承邺,林氏,顾若云,程如锦,还有沈昭,伺候的人只留了老夫人身边的元嬷嬷。

苏承邺看向沈昭,脸色阴沉,寒声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从沈家回来,你就开始闹,这下好了,苏家彻底成了笑话了。”

沈昭还未开口,林氏便冷声回怼道:“清妤闹什么了?侯爷您今天真是奇怪,惹事丢人的您不说,倒是一直训斥自己嫡亲的女儿。”

“你……”苏承邺被噎了一下,愣是说不出反驳的话。

沈昭心说,惹事丢人的也是他女儿,他当然要护着。嫡亲女儿算什么,前世她在苏府被害,他不也没出来阻止,他不拿她当女儿,她也不必拿他当爹了。

“祖母,表妹出去代表的是苏家,表妹丢人就是苏家丢人。”

“若是现在把人赶出去,断了关系,这桩丑事苏家还能摘出来。”

沈昭俯下身,低声在老夫人耳边说道。

苏老夫人却下意识地看向苏承邺,显然对沈昭的话有些意动。

在场的人自然也都听见了沈昭的话,顾若云也焦急地看向苏承邺,“表哥……”

苏承邺想也没想,便沉声说道:“不行,舅舅当年对我有大恩。如今舅舅家只剩下这么一个表妹,我一定要护周全了,绝不能做那等背信弃义之人。”

若不是知道真相,沈昭都想给他竖一座忠义牌坊了。

话说的好听,沈昭却不买账。

继续说道:“父亲不想做背信弃义之人,就要把苏家都搭进去?用不上明日,这件事就能传遍京城,父亲如今是正三品户部侍郎,朝中也不是没有政敌。御史风闻奏事,上两封弹劾的折子,父亲又当如何?”

“还有,沈三爷已经去了,沈家在朝中政敌无数,想动沈家的人会不会从这件事入手?”

前世沈昭一直帮沈昭处理外面的事,三年下来,倒是对朝政了解颇多。

她的话,就像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面,老夫人和苏承邺都是脸色一变。

对任何一个家族来说,朝堂上的事永远是头等大事。

此时的顾若云一脸惊惧,像是一只脚已经被推出了苏家大门。只要这位苏家大小姐再多说一句,她就要被赶出去了。

她不能被赶出苏家,她还要为儿子和女儿谋一个好前程。

顾若云紧咬下唇,眼底浮过一抹坚定,直接跪在了地上。

“表哥,若是真影响了苏家,我愿意离开。就让我回福建老家吧,我要去我那过世的夫君坟前问问,怎么就扔下我一个人了。”

苏承邺闻言眼中忽然浮现出复杂的情绪。

他示意老夫人身边的元嬷嬷扶起她,然后沉声说道:“我说过了,表妹不能赶走,一切照旧。至于和沈家的婚事,我会找机会问问沈家大爷。”

沈昭听苏承邺这么说,并未恼怒,和她预料中的一样,顾若云不是那么好赶出府的。

她今日这么说,也不过是试探顾若云母子几人在苏承邺心里的地位。

“父亲,祖母。家里糟心事太多,母亲这一胎又怀的不易,我想送母亲去西郊温泉庄子住一段时日。至于府里要打理的俗事,就由我代替母亲掌管一段时间。”

想起两个月之后的那场动荡,以及对林家的影响,沈昭便迫不及待要接管母亲的陪嫁产业。

现在开始筹划,应该还来得及吧?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老夫人面沉如水,说道:“沈昭说出这样的话,我也没脸再求了,这门婚事就此作罢。”

程如锦长出了口气,就听沈老夫人又说道:“我记得当年两位老太爷去护国寺,清妤也跟着去了。慈恩大师当时批了一卦,说是程如锦嫁到沈家,能解两家之祸事。”

“沈昭既然不争气,不如考虑考虑二房嫡子沈鸿。他今年十六岁,和你年纪也算相当。不是我自夸,我这个孙儿也是满腹经纶,才华横溢。”

程如锦眉色一拧,这意思她还必须嫁到沈家了?

当年的事她印象不深,只知道因为慈恩大师这几句话,她和沈昭的婚事便定了下来。

苏沈两家的老夫人都信佛,这句解两家之祸,还真是把她套住了。

苏老夫人沉吟了片刻说道,“二房的嫡子……”

话还没说完,就听程如锦说道。

“未成婚的都可以么?那我选沈三爷。我愿意以沈家三夫人的身份,生前为他守节,死后与他同葬。”

程如锦的话,让两位老夫人惊讶地张开了嘴,好半天都没合上。

沈之衡和沈之恕兄弟俩,也呆愣了片刻。

若是沈昭还活着,他们还可以理解为,是这丫头想攀附沈家三爷。

毕竟,京中没有人不想做沈家三夫人。

可如今人都去了,嫁给沈昭守活寡?有什么意义?

程如锦却有自己的打算。她记得前世沈三爷过世百日之后,沈家找了一户小商户家的女儿配了冥婚,养在沈家城西那处三进的宅子里。

平日里也不需要来沈家请安,只需要初一十五或者年节上香祭拜,死后合葬即可。

与其嫁给沈家其他人,还不如嫁给沈三爷。不用伺候公婆夫君,又不用在内宅和小妾斗法。到时候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低调点行事,沈家也不会说什么。

这么一想,还真是没有比他更合适的夫婿人选了。

率先开口的是苏老夫人,她不赞同地看向程如锦,“真是胡闹,你什么身份?怎么能给人配冥婚?”

这种事虽然在京城屡见不鲜,但多是小门小户的姑娘。她们这样的门第,就算送姑娘去庙里修行,也不会愿意给人配冥婚。

沈老夫人也一脸不赞同,说道:“这不行,这样太委屈你了。若是老三还活着,我自然应允。可如今他人都没了,你后半辈子的日子怎么过?”

程如锦心说,他人活着她还不嫁呢。死人清净,还不会背叛她,更不会给她添堵。

刚才说嫁给沈三爷不过就是灵机一动,可现在越想越觉得这门婚事好。

程如锦知道,这门婚事还得祖母点头。她便低声在苏老夫人耳边说道:“祖母,这门亲事可以结。沈家三爷虽然去了,但是名头还在。给别人配冥婚是丢人,可这是沈三爷。”

“但凡沈家露出想给沈三爷婚配的想法,这京城肯定不少人会蠢蠢欲动。”

“而且这么一来,沈家等于欠咱们家的。一个欠字,能办多少大事,祖母您说呢?牺牲孙女一个人,换这么多好处也值了。”

程如锦句句都是为了苏家考虑,大有为了苏家甘愿奉献自己的意思。

苏老夫人本就气急攻心,脑子有些乱,程如锦说完这番话,她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便说道:“既然清妤愿意,我也不说什么了,可怜我这孙女……”

说着,拿起帕子就开始擦拭眼角。

沈老夫人见状连忙劝慰道:“弟妹,这事是我沈家欠你们的,以后咱们两家就是一家人。”

沈昭没想到程如锦宁可嫁给死人,也不肯嫁给他。这样也正合了他的意,他就可以专心对待程如锦了。

“祖母,既然她的婚事说妥了,那孙儿和如锦的事……”沈昭试探着问道。

沈老夫人听他还在提程如锦,顿时火冒三丈,扬声说道:“来人,把大少爷带下去,让他在他三叔的灵前跪着。没我的命令,不许起来。”

沈昭直接被带了下去。

沈老夫人又看了看程如锦,说道:“这丫头我不好管教,只能弟妹带回去管了。”

对程如锦进沈家的事,一点都未松口。

苏老夫人知道,这件事还得慢慢商量。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沈家最后一定会让程如锦进门,只不过需要时间。

两家算是认可了程如锦嫁给沈三爷这件事,之后程如锦被带到了僻静的厢房,由苏老夫人的贴身大丫鬟知春看着。

紧接着就是两家商量具体的事项,程如锦便不好在一边听着,沈老夫人吩咐丫鬟寒翠带她去找沈月。

出了庆元居,程如锦带着丫鬟珍珠,跟在寒翠身后。

“苏小姐请这边走。”

路过小花园的时候,程如锦眼睛一闪,沈家内宅怎么有陌生男子出入呢?

她又好奇的扫了两眼,就是这两眼,让她呼吸骤停,双拳紧握。

居然是前世那位周先生,伙同程如锦扒她脸皮的人。

程如锦随便找了个由头,把寒翠支开,又对珍珠说道:“你在那边的亭子等我,我去看看就过来。”

说完,就朝着周先生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好在她对沈家极为熟悉,能精准的避开来往的下人,很快就看见了那位周先生。

就见周先生顺着小路,进了去西院的月亮门。

西院是沈三爷生前住的地方,程如锦前世没少在西院的书房处理外面的琐事。

她迫切想查清楚这位周先生是怎么回事,便想也没想的跟了上去。

可跟着跟着,就失去了那人的踪迹。

就在程如锦四下找人的时候,不远处忽然走来了三四个小厮,她便直接推开了身后的门,躲了进去。

推门进去之后,才意识到这是沈三爷的小书房。

此时书案后,正坐着一个男人,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一身玄青色常服直裰,边上搭着一件墨色的狐皮大氅。

两人对视的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诧。

程如锦眉目皱了皱,这人……是沈三爷的朋友么?应该是来书房睹物思人的吧?

看这气度,就知道是身居高位者。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息的时间,还是对面的男人先开了口。

“你怎么会想嫁给一个死人?”

男人说话的声音低沉温润,细看,他嘴角还是扬着的。

看程如锦的目光,更像长辈慈爱地看着晚辈,又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探究。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等到苏顺慈擦干了眼泪,站到一边,苏清妤才看向莲姨娘,“到底怎么回事?她们这样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莲姨娘向来沉静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慌乱,开口解释道:“也不是经常这样,雪/姨娘就是看见好东西便想要。”
苏顺慈开口说道:“什么不是经常这样,她……”
话未说完,再次被莲姨娘打断,“你这孩子,别胡说,没有的事。”
呵斥完苏顺慈,莲姨娘又对苏清妤说道:“大小姐别听她小孩子的,她是岁数小,受不得委屈。一大家子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
苏清妤探究地看向莲姨娘,人家都欺负上门了,她还在遮掩。到底是太过老实懦弱,还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呢?
见莲姨娘不想说,苏清妤也未多问,却拉着苏顺慈的手对莲姨娘说道:“姨娘,四妹妹也不小了,我想着是不是让她跟着我,学学管家。”
三个月之后,她就要嫁到沈家,这些日子她一直在考虑家里这些琐事怎么办。
思来想去,都觉得苏顺慈是个不错的人选。
为人纯孝又不懦弱,母亲也喜欢她。等到自己出嫁了,就让这丫头帮母亲管几年家业。到时候找个由头记到母亲名下,她再帮她寻摸一门好亲事。
莲姨娘并没露出欣喜的神色,反而有些迟疑,“这不合规矩吧?她毕竟是庶出……”
“姨娘,我要跟大姐姐学管家,我出息了,姨娘才能有好日子。”莲姨娘话音刚落,苏顺慈自己就开口了。
小丫头脸上还带着一点婴儿肥,看起来肉嘟嘟的。眼神却坚定无比,还目光灼灼地看着苏清妤,“大姐姐,我要跟你学算账管家,我一定好好学。”
苏清妤搂住她,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说道:“那好,明天开始,早上吃完早饭,你就去碧水阁书房找我。”
苏顺慈用力点了点头,“我记住了,一定每日都准时去。”
回碧水阁的路上,苏清妤低声问珍珠,“你们之前有听说雪/姨娘欺负莲姨娘么?”
珍珠摇了摇头,“并未听说,如果人尽皆知,夫人一定会过问的。”
苏清妤想想也觉得珍珠说的有道理,若是传出风声,母亲不可能不过问,绝对不会任由莲姨娘受欺负。
莲姨娘到底为什么忍气吞声呢?苏清妤想不出所以然,脑子一片凌乱,也没发现被人拦住了去路。
“清妤,我今天让人去库房拿血燕,怎么库房的人不肯给我?以前我院子里的人每个月都去领一次,没人阻拦过。”
苏清妤凌乱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她这才看见顾若云已经到了近前了。
“血燕?这府里只有正经的主子才有资格吃血燕,雪/姨娘和莲姨娘也是没资格享用的。”
苏清妤语调清冷,一个正眼都没给顾若云。
顾若云却再次开口说道:“大夫说我身子不好,最好是坚持吃血燕,这些老夫人和侯爷都是知道的。”
“大小姐把持着家里的中馈,故意为难我么?”
苏清妤冷笑了一声,“故意为难?你还不配。从前你是府里的表姑太太,怎么说也算是客,所以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现在你只是我父亲的妾室,待遇自然要比肩着妾室,和从前不能比。”
说完,苏清妤便越过顾若云往前走去,只是走出去两步又停下了脚步。
头也不回地说道:“你的今天,就是你女儿在沈家的明天,你们母女一脉相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