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精选绝代股神

文章精选绝代股神

冷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绝代股神》内容精彩,“冷夜”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李晋胡萍萍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绝代股神》内容概括:那个女人,想必就是眼前这个了。“别挡着我办事。”李晋冷淡道。“办事?”李涛哈哈大笑,满脸的鄙夷,“你他妈一个月工资有1000块没有?来取个100,200的也叫办事?去你娘的咧,丢人不丢人?”李涛的笑声还没落地,银行里面匆匆跑出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在身边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见到李晋眼睛就是一亮,满脸恭敬和客气地迎上来。......

主角:李晋胡萍萍   更新:2024-06-11 23: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晋胡萍萍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精选绝代股神》,由网络作家“冷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绝代股神》内容精彩,“冷夜”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李晋胡萍萍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绝代股神》内容概括:那个女人,想必就是眼前这个了。“别挡着我办事。”李晋冷淡道。“办事?”李涛哈哈大笑,满脸的鄙夷,“你他妈一个月工资有1000块没有?来取个100,200的也叫办事?去你娘的咧,丢人不丢人?”李涛的笑声还没落地,银行里面匆匆跑出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在身边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见到李晋眼睛就是一亮,满脸恭敬和客气地迎上来。......

《文章精选绝代股神》精彩片段


听到李晋的话,胡成功的表情从不敢置信的震惊转变到愤怒扭曲和妒忌。

咯吱咯吱地咬着牙,胡成功死死地盯着李晋,说道:“你哪里来的钱?前几天我们让你拿钱你说没钱,现在却有钱买50万的玉佩!?”

“这是我的钱,从哪里来不需要告诉你,拿去干什么也不关你事。”

“哼!”

胡成功冷笑一声,不无恶毒地说:“我看你是把房子卖了吧?否则你哪来的钱?”

“肯定是这样的,啧啧,作孽啊,把房子卖了买一块玉佩,你真是疯了。”周秀兰说道。

此刻,服务员已经郑重地包好了玉佩,面对李晋时再也没之前的不耐烦,恭敬地说:“先生,您的玉佩已经包好了。”

“等等!”

胡萍萍忽然叫了一声。

“李晋,你把那个玉佩给我。”

“我不管你哪里来的钱,但是我们好了那么久,现在我弟弟需要钱,你说你没钱,就把这块玉佩给我。”

周秀兰闻言眼睛一亮,立刻点头赞同说道:“不错,你把这块玉佩交给我们,那么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我看你们是疯了!明抢吗?”

李晋冷冷地说完,扭头就要走。

而胡萍萍这一次真的急了,她伸出手死死地抓住李晋的胳膊,尖声说道:“李晋,你就那么绝情!?”

“我绝情?”

李晋笑起来,“我再绝情也比不上你和你们家的无耻来得令人作呕。”

话说完,李晋甩开了胡萍萍,转身大步离开。

李晋一走,胡萍萍一家人的脸都丢光了,面色很难看。

“妈,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算了!”

胡成功内心被嫉妒啃噬着,脸色扭曲。

原本在他们一家人的眼里,李晋就是一个农村出来的穷逼,从没放在心上过。

可现在见到李晋挥手就买了50万的玉佩,尽管不知道那些钱是哪里来的,可光是那个玉佩就足够让他们无比垂涎了。

“这种穷逼,就应该当个最下等的垃圾,他凭什么买这么好的东西!那应该是属于我的!他肯定把房子卖了,或者不知道哪里来的钱,反正那些钱,原本那些钱都应该给我!”

胡成功咬牙切齿道。

“儿子啊,你别生气。”

周秀兰宽慰着胡成功,“咱们回去商量一下,绝对不能让他白玩了你姐这么多年就算了,一定要他付出代价……至少要赔钱!”

胡萍萍看着李晋消失的方向,眼神中露出一抹怨毒。

“妈你说的不错,不能这么算了,他明明有钱却不给我,还说什么爱我,不能让他这么舒心!”

……

李晋从玉器行出来,正在路边打车,这个时候可没有叫车软件那么方便,脑海里琢磨着以后可以利用先机抢占叫车软件这个市场的李晋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工行的人打来的。

“李先生您好,您之前跟我们谈的条件我们向省分行申请过了,只要李先生您能确保年存款结余不低于1000万元,我们会按照您的要求给您最优惠的存款利率和VIP客户待遇。”

“您现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带着合约来您签字就行了。”

对这个结果李晋并不意外,毕竟这可是保证最低1000万的现金存款,在这个年代对于哪个银行来说都是一笔大买卖了。

“现在,我就在附近,还有个小玩意也打算存在你们的保险库,就直接去找你们吧。”李晋说完就挂了电话。

打车直奔工行,李晋刚进门就和一个人撞了满怀。

“操,瞎了你的狗眼啊!”

那人张口就骂。

等两人看清楚对方,李涛顿时乐了,“哟,李晋?怎么,今天发工资了,来取钱?”

李涛身边,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走过来,依偎着李涛,娇滴滴地说:“阿涛,这个人是谁啊?”

李涛笑嘻嘻地说:“我一个堂弟,一家人都是农民,他爸妈当年借钱给他在县城里买了套房子,还问我了呢。”

女人眨眨眼睛,说:“那你借了多少给他啊?”

“借个屁!”

李涛嗤笑一声,“就这一家人,没一个有本事的,没钱就不要买什么房子,饭都吃不上了还想住城里,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实在看的可怜,我丢给他妈50块钱让他妈去买点猪脑吃吃补补脑子,哈哈哈哈……”

女人扑哧一笑,鄙夷地扫了李晋一眼,扭身对李涛说:“你好坏哦。”

李晋看着一脸优越感的李涛,却很平静。

李涛的确是他堂兄,他爸爸早年在县城开了一个厂,算是赚了点钱,李涛在他们那个村子里也算是个村中富二代了。

别说是自己,就算是身为他长辈的自己父母,李涛都是随意呵斥,只因为他家有钱。

不过李晋很清楚,那个厂子其实就是个花架子,早就给李涛亏空的差不多,后来金融危机,厂子彻底倒闭,听说李涛给一个女人骗了所有钱,最后去外地就再也没了消息。

那个女人,想必就是眼前这个了。

“别挡着我办事。”李晋冷淡道。

“办事?”

李涛哈哈大笑,满脸的鄙夷,“你他妈一个月工资有1000块没有?来取个100,200的也叫办事?去你娘的咧,丢人不丢人?”

李涛的笑声还没落地,银行里面匆匆跑出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在身边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见到李晋眼睛就是一亮,满脸恭敬和客气地迎上来。

“这位就是李先生吧?果然年轻有为,鄙人张江,这里的行长。”

看着张江那谄媚巴结的姿态,李涛和他身边的女人都傻了。

“阿涛,他叫李先生,会不会是叫你啊?”

女人拉了拉李涛的袖子。

李涛猛地回过神来,就是嘛,自己也姓李,肯定是找自己啊,怎么可能找李晋这个穷酸的傻逼?

“张行长,我刚才存了2万块钱,这也能让行长你亲自出面?”李涛对张江说道。

张江眉头一皱,此时有工作人员忙凑过来说:“行长,那边那个才是我们的客户。”

张江点点头,看也没看李涛,对李晋露出一脸笑容,恭敬地说:“李先生,您楼上请?”

李晋淡然地点点头,说:“走吧,另外我还要开一个保险柜,手续一起办了。”

手上的玉佩半年后就价值4000万,自然是放哪里都不如放银行来的安心。

说着,李晋昂首挺胸走在前,张行长带着一票工作人员小心恭敬地伺候在侧,一行人就这么走了。

留在原地的李涛呆若木鸡,满脸不敢置信!


李晋没搭理他们,更没在乎他们说的话。

现在自己有了钱,日后更是能成为百亿千亿富翁,还怕几个刁民缠着自己吗?

接下来的一周,胡家人再没来找过李晋麻烦,李晋也乐得轻松。

不过他也没有虚度这段时间,按照记忆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自己这个小县城马上要出一件大事。

上辈子,他很清楚,县城里一家荣轩玉器行出现了一件玉佩。

这块玉佩一度被玉器行老板宣传是古董玉,明朝一位皇帝佩戴过的!

因此被当作镇店之宝卖,只是标价50万在县城里几乎没人会去买。

噱头虽大,可没人相信。

开玩笑,皇帝佩戴过的古董玉佩就卖50万?

这明显只是宣传手段罢了。

可谁都没想到这块玉佩最后被一个外地做生意的老板买走了,玉器行的老板还嘲笑他被自己用一件赝品给坑了。

半年后,这块玉佩出现在国内最大的拍卖行,被鉴定是真品!

转手就拍出了4000万的高价,据说消息传来的那一天,玉器行老板直接就气得进了医院。

记忆中,今天就是那件玉佩上架的日子!

这一次,李晋当然不会让这种半年50万翻80倍的天大便宜给别人占了去。

一大早,李晋早早地出门,打了个车到恒隆广场,直奔荣轩玉器行而去。

而李晋赶到的时候,玉器行早有了一波客人在。

“王哥,真是太谢谢你了!”

胡萍萍看着手上的玉镯子喜不自胜,特别是那标价,足足3000块,这可不是一般人能随意买下的礼物。

被称呼为王哥的男人是一个中年人,肥头大耳啤酒肚,穿着一身西装,笑呵呵地看着胡萍萍,眼神中闪过一抹得意和贪婪。

胡萍萍这个女人,他看上很久了!

只是一直没时间下手,这段时间她居然主动贴了过来。

王富贵哪还有不下手的道理,来去无非几千块的东西,他出的起。

“小钱而已,你开心最重要。”

王富贵哈哈一笑,扭头对着旁边满脸羡慕的胡成功还有周秀兰说:“成功,阿姨,你们也选一件,算是我的见面礼。”

胡成功与周秀兰一脸惊喜,满脸的笑容几乎把王富贵夸上天。

而此刻,也正好是李晋踏入店内的时候。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胡成功当即就阴阳怪气地说:“哟,这不是那小气吧啦的下贱种吗?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随便一件东西都几千块,可不是你消费得起的。”

“说不定是来应聘保安什么的。”

胡萍萍也跟着开口嘲讽道,一脸冷笑。

周秀兰嗤笑一声,握起了胡萍萍的手腕,说:“啧啧,看看这个镯子,3000块呢,有钱有品位的人说买就买了,有些人可能打工两个月不吃不喝才能凑起来这么多钱吧?”

王富贵意味深长地看着李晋。

他知道胡萍萍是有个男朋友的,看来眼前这个就是了。

微微一笑,满脸油光的王富贵露出云淡风轻的表情,说:“这些都不算什么,我这人没别的,就是见不得自己在意的人受委屈。”

胡萍萍闻言大为感动,靠在王富贵身边说:“王哥,你对我真好。不像有些人,没钱还小气,活该一辈子当个废物。”

面对这一家人的嘲讽,李晋耳充不闻。

早在他重生的那一刻开始,他跟这一家人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径直走到柜台,李晋对服务员说道:“麻烦你把店里那块古董玉佩拿出来。”

听到这话,胡成功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哈哈哈,这小子莫非是疯了?古董玉佩?你买的起吗你就叫别人拿出来?”

王富贵摇摇头,这种愣头青就是容易被刺激,才说了几句就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来,他淡淡地说:“小子,装逼你也有个限度,人家真拿出来了你怎么办?买还是不买?”

周秀兰一脸不屑的笑容,说:“可能只是来开开眼的,毕竟农民家的下等人,能见过什么好东西,来开了眼回去到老家村子里吹吹牛也说不定。”

这话说出来,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服务员面色古怪地看着李晋,她不认识李晋,却知道王富贵,经常带女人来买礼物的客人,他都这么说了,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必然是没钱的了。

顿时服务员也懒得伺候,冷淡地说:“先生,那块玉佩价值很高,不买的话别浪费我们时间。”

“谁说我不买?”

李晋反问,“让你拿出来你拿出来就是,要是因为你耽误了这一笔生意,你们老板会放过你?”

服务员闻言面色一变,冷哼一声,说:“好,我拿出来,看你买不买得起!”

说着,服务员转身打开保险柜,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托盘放在李晋面前,冷笑道:“这枚玉佩是老板昨天晚上才拿来的,明成祖朱棣戴过的玉佩,50万不还价!”

“50万!?”

胡萍萍等人吸了一口冷气,连王富贵都眼角抽动。

这年头的50万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出来的,不过看这枚玉佩,珠圆玉润很是好看,无论是色泽还是品相,胡萍萍那玉镯子一对比起来,简直跟路边的石头差不多烂。

王富贵摇摇头,出个几千块钱玩一玩胡萍萍这种女孩他没所谓,可要是这种东西,想都不用想。

不过……自己都买不起的东西,这个小子?

王富贵冷笑一声,慢悠悠地说:“好东西啊,可惜我的资金压在一笔投资上还没拿回来,要不然也买个玩玩,不过对你来说,也只能看看了吧。”

“就是!”

胡萍萍贪婪的眼神从玉佩上收回来,一脸鄙夷地看着李晋,说:“现在看也看过了,可以滚了吧?”

王富贵掏出银行卡递给服务员,笑呵呵地说:“帮我买单吧,不过你以后也要看清楚咯,有些穷鬼就不要让他进店里来了,真正有消费能力的是我这样的人,他算什么东西?还进门就要古董玉佩,真是丢人。”

啪的一声。

一张工行黑金VIP卡拍在了王富贵那张普通农行卡的前头,闪烁着尊贵而奢华的光泽。

“刷卡。”李晋冷淡地吐出两个字。

整个玉器行内的气氛都跟着一沉。

“哈哈哈哈!”

胡成功满脸不屑的指着李晋狂笑,“这个傻逼真的疯了?随便掏一张卡就要买50万的东西?你这破卡里要是有50万,我给你跪下叫爸爸啊。”

王富贵这一次却笑不出来,看着那张奢靡的黑金卡,他嘴皮子都发干了!

他知道,这种卡只有在工行存款达到1000万现金的人才有资格办理。

1000万打底!

他王富贵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说出的话能骗人,可这张卡,不可能是假的。

王富贵眼角抽抽地看向李晋。

而此刻,服务员已经拿走卡尝试性地刷了出去。

李晋输完密码,一阵滴滴声之后,POS机上吐出一长条账单……

所有人都看得明白这是交易成功的证明。

真的……刷出了50万!

服务员眼睛尖,看了一眼机器上显示的银行卡余额,那千万级别的数字震得她心脏都在狂跳。

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一脸淡然地收起了卡,李晋扭头对表情僵在脸上的胡成功说:“跪下可以,叫爸爸就不必了,我嫌恶心。”

小说《绝代股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路超速加闯红灯,狂奔回到何家的何志诚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他的父亲,如今的何家家主何世荣叫去了书房。

“下午我接到消息,天龙股份的股价异常波动,是有人想要自己操控股价,你已经和对方交上手了?”何世荣面无表情地看着何志诚,说道。

身为何志诚的父亲,他的所有举动,何世荣自然是无比清楚。

比如侵吞苏氏集团这种大事,没有何世荣的点头,何志诚不可能有那个胆子和资源做到。

所以何志诚事后没有上交从苏氏集团夺来的6个亿,而是选择投入天龙股份打算趁机发—笔财,何世荣也是默许的。

但显然,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父子俩的预计。

拿起佣人送来的水杯大灌了—口,何志诚这才表情难看地说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何世荣—直静静地听着,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也就是说,你的计划已经暴露了。”何世荣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何志诚知道这是自己父亲生气的预兆,他忙说:“爸,计划—直很顺利,我这边的人都是心腹,不可能出卖我的,我想不通苏老狗是怎么接到风声的。”

“你真的把苏东升当成愚蠢好欺的人就是你失败的开始!”何世荣呵斥道。

“我和苏东升是同—个时代的,他能在你爷爷眼皮子底下崛起,我们何家都没压得住他,更何况是你?你真以为你的计划—直天衣无缝?背后我给你擦了多少屁股你知道?”

听着何世荣的喝骂,何志诚面色阴郁。

“爸,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狙击天龙地产的人是谁,或许是苏东升找到的靠山,但无论如何,我们要做出应对。”

“废话!”何世荣冷哼—声,沉声说道:“天龙地产是家族的核心资产之—,家族里你那些叔伯长辈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我已经接到了四五个电话。”

“何家虽然强大,但是你那些叔伯可没有—个是省油的灯。”

“这件事情,处理不好会给家族带来很大的损失,你想接我的班,也就成了妄想。”

何志诚—拳捶在办公桌上,怒道:“不管他是谁,我绝对不会让他称心如意,我能肯定,这个人就是为砸盘而来的!”

“他的资金非常充裕,显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或许早就已经开始对我们布局,所以盈利赚钱不是他的目的,他就是要把天龙地产砸下去。”

“爸,你给我—笔资金,今天抢到了足够多的筹码,明天—开盘他肯定会直接砸盘,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

“如果他只是想要捞—笔就走呢?这样—来岂不是正好落入了他的圈套?”何世荣问道。

何志诚摇头,肯定地说:“不可能,天龙地产表现—直很低调,也没有行情让人有利可图。”

“从今天的情况看,上涨9。99%的股价他还在吸筹,要是为了赚钱的话他只会把股价控制在最低价位,所以只有—个砸盘的可能。”

何世荣沉默片刻,问:“你要多少钱?”

“10亿!”何志诚语出惊人。

“这么多的钱,必须要动用家族的财产,你知道后果的?”何世荣表情凝重。

何志诚咬牙道:“要是成功的话,我们资金不会有分毫损失。”

“之前投入那6个亿也可以迅速趁着股价拉高出货,算上我自己的钱,—共17个亿的本钱,砸都把他砸死了,而且战后至少20个亿拿出来,我不会输。”

“另外,苏老狗那边不能再拖,我打算提前开始计划,马上就把苏氏集团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传出去,苏氏集团必然会面临树倒猢狲散的局面。”

“如果股市里那个人真的是苏老狗的靠山,就会被我们从两面攻击,首尾不能兼顾,他必败!”

看着何志诚如此自信,何世荣思考片刻,做出决定。

“好,我会支持你,钱明天开盘之前会到账,但是你要记住,这—战你只能胜不能败,赢了,家族继承人的位置谁都夺不走,输了,连我都要被你牵连。”

何志诚狞笑—声,说:“爸,你放心,不可能输的,苏氏集团是我们的,苏晚晴我也要!”

想到苏晚晴那绝美的容貌和妖娆的风姿,何志诚眼中露出—抹深刻的贪婪与垂涎。

……

在何志诚回去何家的时候,在苏氏集团总部的李晋也关掉了电脑。

“怎么样?”苏东升不太懂股票,所以直接问李晋。

“还行,何志诚的反应很快,资金也算是充裕,临时抽调了至少1个亿出来。”

“不过我的筹码大多数都是在临近跌停价买入的,现在却几乎涨停了,所以反倒是还赚了—千多万。”

李晋的心情很不错。

这种敌人给提供弹药的好事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只是这样几个小时就赚了—千多万?”苏东升颇为感慨。

自己集团主营就是超市行业,出了名的超级现金奶牛,而且根本不怕没利润。

可即便如此,除去开支—天下来集团的纯利润也不过在几百万之间。

原本这个数字在这个年代已经算是很不得了,可比起李晋这几个小时什么都不用做就平白赚了—千多万,就有些拿不出手了。

也正是因此,苏东升才迫切地想让集团上市,他虽然不懂股票,却明白想要圈钱,合法而且最迅速的办法就是上市。

“爸,我就说了吧,阿晋很厉害的。”苏晚晴又开始炫耀,仿佛做这件事情她永远都不会腻。

“明天你打算怎么做?”苏东升问。

“何志诚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继续筹钱跟我比谁钱多,但是在这方面,我从没怂过谁。”

李晋轻笑—声,说:“明天他必然会大力地持续吸纳股票,那个时候,就是我平仓的时候,我要把他的现金流全吃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