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优秀文集

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优秀文集

蓝青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墨柔傅景珩,《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也是,就是门外那几人不断找机会撮合,估计这会儿都笑得合不拢嘴了。“可,我们还是太快了。”“柔儿是希望慢一点?”慢一点???臭男人!听出言下之意,墨柔狠狠地掐了他的腰,一溜烟地往浴室跑去。傅景珩低低吸了口气,然后朝她逃离的方向微微一笑。就,先让她逃过一次。—————————......

主角:墨柔傅景珩   更新:2024-06-11 23: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墨柔傅景珩的现代都市小说《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优秀文集》,由网络作家“蓝青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墨柔傅景珩,《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也是,就是门外那几人不断找机会撮合,估计这会儿都笑得合不拢嘴了。“可,我们还是太快了。”“柔儿是希望慢一点?”慢一点???臭男人!听出言下之意,墨柔狠狠地掐了他的腰,一溜烟地往浴室跑去。傅景珩低低吸了口气,然后朝她逃离的方向微微一笑。就,先让她逃过一次。—————————......

《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优秀文集》精彩片段


一通冷水澡又是避免不了了,可床上撩人不自知的小妖精却睡得深沉。

足足冲了20分钟的冷水澡,傅景珩才走出浴室。

看着床上稍稍隆起的被子,他感到内心被填满,期待了好久的画面终于成真了。

他胡乱套上冰丝睡裤,就急不可耐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似乎是感受到身边的温暖,墨柔转身就抱住了男人壮实的腰。

“小妖精,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傅景珩无奈又宠溺。

“嗯~”

墨柔喃喃一声,好像是在给他回应。

————————

郊外的清晨似乎格外爽朗幽静,一声声鸟语虫鸣让人感到加倍惬意。

阳光透过镂空的蕾丝窗帘,在地板上无声无息地留下一朵朵玫瑰。

一切的一切,是如此地浪漫。

墨柔睁了睁眼,想要动动身子,却发现一只大手紧紧缠在自己的腰上。

“啊!傅景珩!!”

“宝贝醒了。”他伸手摸摸小女人的脸颊,软软嫩嫩,手感真好。

墨柔气鼓鼓地打掉他的手。

“昨晚你在我怀里睡着了,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回房睡了,只有这个房间剩下。”

他耐心地舒缓着她的惊愕。

“那你可以叫醒我。”

“不知道是哪只小懒猫转身就紧抱着我不放,你睡得那么香,我不舍得。”

傅景珩半靠在床头,然后再次将她搂进怀里。

墨柔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贴在他的胸肌上,她听到强有力的心跳声,耳根子阵阵发红。

先前抱着他时,至少是隔着一件衣服,而现在,她只穿着一件吊带裙,两人就这样,赤裸裸地肌肤之亲。

顿时说话都不那么理直气壮了。

“等一下出去会被大家看到。”

“他们一定喜闻乐见。”

也是,就是门外那几人不断找机会撮合,估计这会儿都笑得合不拢嘴了。

“可,我们还是太快了。”

“柔儿是希望慢一点?”

慢一点???

臭男人!

听出言下之意,墨柔狠狠地掐了他的腰,一溜烟地往浴室跑去。

傅景珩低低吸了口气,然后朝她逃离的方向微微一笑。

就,先让她逃过一次。

—————————

料到墨柔会羞涩,大家默契地只字不提,只是他们整天一脸母姨笑是怎么回事。

墨柔不愿回应,况且他们什么事都没发生。

不······不是吗?

“下午你先休息一会儿,晚上我有个朋友聚会,到时候来接你。”

墨柔看着傅景珩单手打着方向盘,绕过傅园的喷泉池,然后直直在门口停下。

有那么一瞬间,她感叹着眼前这个男人的魅力,总是来得那么不经意。

短短几天的相处,她竟好像已经有点习惯。

“能不能下次再去?”

“害怕?”傅景珩抓起她的左手,放在嘴边亲吻。

“不是,我是怕万一以后······”

分手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傅景珩突然附上来的吻淹没。

他猜出墨柔要说什么,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和分开有关的任何字眼。

从刚开始的急促,慢慢演变成缠绵,他好像不把怀里的小女人吻得透不过气就不罢休似的。

见她拳头拼命敲打着自己,傅景珩才心软放过她,还不忍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轻咬一下,当作是说错话的惩罚。

“不听话的孩子要受到惩罚,知道了吗?”

墨柔一脸受尽委屈的小模样落在傅景珩深邃的眼眸里,原本装作严肃的样子也瞬间破防了。

真是他的小祖宗。

他这辈子面对对手杀伐果决,就没有这么吃瘪过。


“柔儿,这回我赞同你爸的话。”

“苏玉,你别见怪,我这孩子就是被宠坏了,什么没轻没重的话都敢讲。”

叶菡对姐妹一脸歉意,对墨柔又是一脸气急败坏的表情。

墨柔撇撇嘴,“我哪有说傅景珩年纪大,我只是怕我们十岁的年龄差,会有沟通问题,我可能会理解不了他那个层面的东西。”

“难道这也有错嘛!比起以后因为这些争吵,那还是要提前说清楚的,不是吗?”

见叶菡要生气,苏玉连忙按住她,示意她冷静。

“柔儿宝贝,阿姨非常理解你的想法,你能想得这么长远,阿姨也感到无比欣慰,说明我们柔儿是个对待感情很谨慎认真的孩子。”

作为吃瓜群众的傅樱和傅凛,第一次听到老妈说话这么温柔有理又正经的一面,着实惊了个呆。

“在别人那里未必行得通,但在我们傅家,年龄、家世从来不是问题,景珩如果认定你,那我们也一定认定你,如果景珩日后负你,我们傅家也不会再认他。”

???妈耶!

要不要这么严重呀?

不就是一个恋爱而已,怎么还让人家庭破碎的即视感。

不过墨柔算是看出来某人的傲娇也是遗传的。

“阿姨,阿姨,没这么严重啦,你真的夸张了啦。”

墨柔赶忙打断,她都快吓出心脏病了。

看来这一个个是不把她和傅景珩撮合在一起誓不罢休了。

“柔儿,阿姨只问你,你对景珩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吗?”

顿时,一双双眼睛向她投去了热切的期待的目光。

“柔儿真的连一个机会都不愿意给吗?”

“还是说,柔儿你真的看不起阿姨,看不上景珩,看不上傅家?”

墨柔叹气,真的越说越离谱了,这到底哪儿跟哪儿呀?

巨大压力之下,墨柔拿起佣人刚加好的酒,一骨碌就把大半杯喝完,好像是在给自己壮壮胆。

“悠着点。”傅景珩柔声提醒。

“那,我们试着交往看看吧。”

墨柔说得很轻,但是还是被大家听得一清二楚。

“哇啊啊啊啊啊!”

傅樱激动地和傅凛相拥。

长辈们也举杯欢呼,各自庆祝。

果然,人类的快乐并不相通。

但是事实上,当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心里也是有些雀跃,悄然的变化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谢谢你,我的傅太太。”

傅景珩克制自己的情绪,拿着红酒跟她碰了碰。

傅太太?

“谁答应结婚了啊,我只是说同意交往。”

墨柔没察觉自己语气里带着娇嗔。

在傅景珩眼里却是小妻子对丈夫的撒娇,好像一种增加感情的情趣。

—————————

晚饭后的两家人越玩越嗨,完全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下棋的下棋,聊天的聊天,打游戏的打游戏。

每当墨柔要加入其中,都会被无情轰走。

“成年人要为感情负责,抓紧时间谈恋爱,在我们这里凑啥热闹?”

好吧,她现在是彻彻底底的编外人员了。

爸爸不疼,妈妈不爱,闺蜜不亲。

她在反复思考,是不是太冲动了,怎么就这么扛不住呢?

如果现在反悔,估计在玩乐的那群人会冲过来将她生吞活剥了吧。

想想那个场景,她就浑身战栗,

小说《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夜空中突然传来阵阵声响,不断绽放的烟火像是热情的牡丹,悄悄映红了人的双脸。

果然,人无论到了什么年纪,都会被烟火的美丽绚烂吸引,哪怕再短暂,但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觉得这一刻是那么满足和幸福。

墨柔从身后抱住傅樱,两人靠在江边的护栏上。

大概是环境氛围的因素影响,傅樱好像感到心里的某一处被触动。

今天的烟火似乎也格外美丽呢。

感觉到男人轻轻靠近脖子处,傅樱往外躲了躲,发现他却靠得更近了。

“专心一点。”

烟花的绽放声音很大,但却抵不过这四个字的力量。

专心看烟火?

还是专心靠着他?

傅樱纠结着。

这么多人在呢。

还好,周边人都沉浸在烟花的热闹之中。

她暗自庆幸着。

突然她感到一只大手放在她左肩上,她扭头看着墨柔,只见一个黑影朝她落下。

一个热情急切的吻,就这样,来得猝不及防。

她的头和腰肢被大掌牢牢禁锢,无法动弹。

烟花的光亮似乎也和傅樱一样,羞得红透了脸。

见她不再挣脱,墨柔不断加深了这个吻。

傅樱一只手肘撑在墨柔的胸前,一只手搭在他的侧腰。

身材这种东西,只有亲手摸过才知道。

傅樱一边承受着墨柔的热情,一边感受着他硬朗结实的肌肉线条。

俊男美女,江边热情拥吻。

一个欲拒还迎,一个攻城略地。

那画面看起来要多欲就有多欲。

要死了,她觉得自己此刻就像个腐女,毫无底线地沉沦。

烟花的流光溢彩虽然短暂,却能够赢得所有人的欢呼,一时间,傅樱竟也感觉到谈恋爱时,多巴胺分泌的甜蜜。

“宝贝。”

“宝贝。”

见小女人羞得把头急急埋在他的胸口,墨柔忍不住又叫了她一句。

“呜呜,你别叫了。”

傅樱呜咽出一句话,听得墨柔心里一顿痒。

“呵呵,我的宝贝怎么就这么容易害羞呢。”

傅樱急得掐了掐他的腰。

“这么多人呢,你别说了。”

“我名正言顺的老婆,谁敢取笑。”

傅樱抬眸恨恨地瞪着他,“谁是······老婆啦。”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傅樱无言以对。

她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上天派来治她的。

见她满脸水雾的的双眸,微微发肿的红唇,墨柔巴不得现在就把她办了。

他可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的小女人这幅我见犹怜的动人模样。

女的,也不行。

对于傅樱,他永远是这样的自私霸道。

由于白天实在玩得太嗨,墨柔看出她脸上的倦意,不顾她的意愿,强行抱着她走回别墅。

怀抱安全又温暖,一路上,傅樱就这样不知不觉地靠在他怀里睡着了。

别墅里的几个人说是一起打麻将,结果早就在各自的房间落锁休息了,目的不言而喻。

然而这也正合墨柔的心意。

他扬起嘴角,抱着傅樱往仅剩的一间大床房走去。

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揭开女人身上的扣子,小心细腻,好像这个动作早已重复上千次。

墨柔用热水擦拭着她的所有肌肤,温柔而克制。

雪白无暇的胴体完美呈现在他眼前,墨柔默默动了动喉结,然后加深了呼吸。

忍着那股冲动,墨柔将放在早已准备在床头的睡裙给她穿上,盖好被子。

果断向卫生间走去。

小说《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墨柔抬眼看向身边的傅樱,抿着嘴唇,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毕竟傅家长辈都把姿态放得如此低,把话说到如此份上,再过扭捏,就显得自己得寸进尺,不懂礼貌。

她最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一个是让傅家派人去郦城接父母,一个是傅樱送她回郦城见父母,于她而言,哪一个选择都是给人造成不便。

“不要有负担,你想做的,不会有人干涉,傅园来去自由,决定权永远在你。”

“但前提是,我要保证你的安全。”

傅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为了宽慰她,把决定权交到她手上。

可是,这到底是哪门子的自由呀,看似大度地给了两个选择,但选哪个不都是一样吗?

墨柔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真是让人猜不透。

明明几句再正常不过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婚礼致辞一样认真、郑重。

她真的要抓狂了,和这一家人相处的压力也太大了。

唯一确定的是,她害怕和傅樱独处,所以,可以的话,她要尽量减少两人的接触。

“嗯~谢谢二哥,谢谢叔叔阿姨,我听你们的,留在傅园等我爸妈,就是,得麻烦你们为我的事情花时间精力,真是过意不去。”

低头看着小女人樱桃般的小嘴里缓缓吐出这几句话,傅樱嘴角微微扬起。

“我们是一家人,在我这里,你无需过意不去。知道吗?”傅樱紧接着她的话,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一家人?在他这里?

如果说之前她多想,那现在呢?

墨柔不敢往下想,不自然地笑了笑。

傅樱见墨柔终于同意留下,便以要早点休息为由,带着墨柔上楼去了。

她了解墨柔,凡事不能逼得太紧。

—————————

为了让墨柔感受到家的温暖自在,傅夫人一早就吩咐下去,不要去打扰,让她睡到自然醒。

可谁知墨柔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下午。

天呐!

她此刻怀疑自己是不是属猪来的?

难道说,这大床有着不一般的魔力吗?

“樱樱?”

墨柔坐起身子试图找傅樱,可床边、房间,全无她的身影。

她画了一个简洁柔和的妆容,挑了件黑色缎面连衣裙,非常有设计感的开衩袖子慵懒地落在纤细白嫩的手腕处,一切都是简简单单的样子,却又那样的精致耐看。

临近初秋,天气也不冷不热,这是墨柔最喜欢的季节。

她随意挽起波浪马尾,落下耳边几处发丝,整个人利落又妩媚。

当墨柔缓缓走近后院时,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特别是站在树荫下接听电话的傅樱。

小女人柔美的颈线,圆圆的饱满的耳垂,走动时飘动的裙摆,缎面连衣裙在午后阳光的映衬下,更彰显质感和优雅。

看她充足睡眠之后的神清气爽,简直要把傅樱仅有的自制力抹杀殆尽。

他赶紧收线快步走到墨柔面前。

“二哥,下午好。”

“醒了,嗯?”

墨柔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想吃什么,我让人准备。”

“我不饿,先喝点水就好。”

看着小女人娇羞的模样,傅樱心情大好。

瞥见她红透的耳垂,也不忍再逗她。

连耳垂都这么可爱,想必只有她了吧。

“乖,不饿也要垫垫肚子。”

“木耀,叫厨房准备点好消化的来。”

木耀接到自家Boss的命令,尤其是这个让傅爷变得不同寻常的女子,不敢有半点怠慢,立马飞奔至厨房。

乖?

傅樱也太撩人了吧!

怎么办呀!

这么多人。

墨柔整个脑子要爆炸了。

谁能救救她。

小说《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抵是酒精的缘故,墨柔一夜好眠。

早餐过后,两家人一起到了傅家位于郊外的马场游玩。

自从昨晚同意交往后,傅樱看得出小女人在有意无意地躲着自己。

终于,在她从洗手间出来后,傅樱在走廊的转角堵住了她。

“啊!”

墨柔落入一个宽阔厚实的怀抱。

“你吓到我了。”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柔儿当真这么不负责任吗?”

呼出的热气急促地喷洒在墨柔娇嫩的脸上,让她的心,慌慌的。

“我怎么不负责任了?”

她不明白傅樱的意思。

“哦~看来要我亲自提醒柔儿才是。”

两人之间毫无空隙,傅樱的脸越发靠近。

墨柔突然挺直了身体想要抽离,她怕自己再待下去,就要失控了。

奈何刚有动作,傅樱的双唇就落在了她饱满的额前,环着她腰部的大手也因为她的动作突然落在了她的臀上。

嘣!

脑海里紧绷的弦好像突然断裂。

墨柔瞪大了双眼,吃惊地抬头看向傅樱。

只见他邪魅一笑。

“想不到柔儿宝贝比我还着急。”

“什么?”

他俯身附在墨柔耳边轻声说道,“手感很不错,可地方不对,怎么办?”

要死了。

这么赤裸裸地撩拨。

和他平日高冷沉稳、运筹帷幄的形象反差也太大了。

但墨柔不知道的是,他的柔情似水、耐心撩拨只有对她。

“傅樱,你流氓。”

昔日里,骂人一套又一套的墨柔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他面前败下阵来。

“哈哈哈,我以为这仅仅是我和我女朋友的情趣秘密。”

说着,他又搂紧怀里的小女人,在她的秀发上吻了吻。

眼神疼惜又坚定。

“乖,不要逃避好吗?”

墨柔试着往他怀里靠了靠。

“可是我怕我真的招架不住。”这句话说的极轻,轻到墨柔以为只有自己知道。

“什么?”

“柔儿再说一遍。”

“没,我没说话,我先过去傅樱那边了。”

墨柔突然大力一推,挣开怀抱,向外跑去。

看着倩影消失的方向,傅樱无奈失笑,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这回是遇到对手了。

不过,既然已经迈出这一步,他就有十足的把握能彻底拥有她。

—————————

马场是傅老爷年轻时一手设计建造的,因为傅夫人酷爱马术,傅老爷就不惜重金将马场打造成妻子喜欢的样子。

后来年纪渐长,加上身体原因,也就很少来马场游玩。

大部分时候由专人做日常维护与打理,偶尔傅凛会带着朋友们来骑骑马,射射箭。

距离马场两三百米处有建立了一栋独栋的花园别墅,也是傅老爷当初为傅夫人休息专门建造的,不算大,但住一行人倒也刚好。

来之前,傅夫人已吩咐佣人将所需的食物用品准备齐全。

男人女人们也都自觉做好分工。

“哇吼!晚上的主题是火锅大餐。”

傅樱雀跃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我去帮忙。”

说着墨柔就要撸起袖子往厨房走去。

“你别动!”

她是幻听了吗?几个声音同时响起,制止着她的动作。

“乖乖呆着,别给我捣乱就行。”

傅夫人是怕柔儿宝贝累着,而自家老妈却是怕她帮了倒忙,她太清楚自己女儿天生和厨房八字不合。

墨柔心想,我都留学好几年了,再不济也不至于洗菜都不会吧。

但在父母眼里,无论你长到多大,都是他们眼中需要照顾的孩子。

墨柔深谙此道,自知争取也无用,索性就拉着傅樱在客厅看起了电视。

小说《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明天一早我就派人去郦城邀请伯父伯母来傅园团聚。”

傅景珩一脸严肃认真,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

“什······什么?”

墨柔内心一万个问号与惊愕。

“这样你不用辛苦地来去,而且你才刚回国,需要好好休息。这样对你,对伯父伯母,都好。”

不等墨柔反应过来,傅景珩又接着说道:“伯父伯母想必也很少来荣城,借此机会,可以一起相聚,一起旅行,岂不是两全其美?”

傅景珩缓缓道来的话似乎有种魔力。

墨柔越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一直以来,她不就是很遗憾没能和父母一起出去旅行吗?

这次,不正是天赐良机?

见墨柔有所动摇,傅夫人赶紧趁热打铁。

“柔儿宝贝,莫不是你看不起阿姨,觉得阿姨怠慢了你,所以你才突然决定回去是吗?”

“如果真是这样,阿姨跟你道歉。”

众人:!!!

夫人为了儿媳妇真的是豁出去了。

平时那个傲娇到没人敢说一句不是的傅夫人,此刻要多卑微有多卑微。不知道的还以为墨柔欺负了她。

“阿姨,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今天来到傅园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这么说,我太愧疚了。”

墨柔一脸无奈和歉疚。

“如果你执意想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一直未发话的傅老爷突然打破局面。

确切的说,是让大家都陷入短暂的尴尬。

傅夫人立马回头给自家老公一记狠绝的眼神。

“咳咳,我的意思是,如果柔儿你真的想回去,叔叔阿姨也不能强求。”

傅老爷说话不紧不慢。

墨柔顿时松了口气,终于有个说“公道话”的人了。

“叔叔说得对,还多谢您的理解。”

“对什么对······”傅夫人有立马干架的气势。

傅老爷见状马上起身搂住傅夫人的肩膀,安抚道:“你总是这么咋咋唬唬,我这不还没说完呢嘛。”

得,众人无意中被塞了一嘴狗粮。

“柔儿,叔叔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要回郦城,就让景珩送你回去。”

“你是樱樱的好友,在国外这些年,樱樱一直受你照顾,现在你来到傅家,我们自然也要对你负一切责任,包括你的行程安全。”

傅老爷说得斩钉截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颁布什么神圣指令。

所有人不禁为傅老爷竖起大拇指。

真不愧是曾经叱咤风云的顶端人物,关键时刻就是能力挽狂澜,包括:挽留儿媳妇。

墨柔简直要为这个理由苦笑不得,也没那么夸张吧?

她不就是想回自己家而已吗,又不是要上战场,也不是一去不回头。

“叔叔,您真的言重了,我真的可以自己回去的······”

墨柔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可发现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过薄弱。

她不明白,明明是一件小事,而傅家人却如此激动。

“叔叔不强求你,也不能强求你,只是现在傅家是景珩当家作主,一切都由他说了算,只要景珩同意,我们都无话可说。”

傅老爷假装无奈做了让步。

可明眼人都知道这“实退则进”的一招到底有多绝。

他们都看透了墨柔小姐孝顺善良的一面。

啧啧,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啊!

小说《禁欲总裁穷追不舍,她掉进温柔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傅樱根本没想过事态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一切好像都失控了。

两具身体紧紧贴着,她好像感受到了男人某处的变化,顿时僵直了身体不敢有所动作,而她青涩的吻技似乎也承受不住他的肆意掠夺。

“呵呵,我的小猫咪不懂得呼吸。”

傅樱在他怀里大口大口喘着气,好像经历了漫长的长跑似的,快要窒息。

“人家是第一次恋爱,哪像你有那么多经验。”

此时的傅樱娇滴滴得不像话,语气里带着控诉,还有一点吃醋?

墨柔的笑声响遍了整个客厅。

”有什么好笑的啊,真是。”傅樱有些后悔刚刚的话,她感觉自己此时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笑话,透明得没有一点秘密。

“宝贝吃醋了。”

“没有。”

傅樱嘴硬着。

“我有过一段恋情,但那是在高中时期,青涩懵懂,不值一提。”

“所以宝贝说我经验多,我表示很委屈。”

那说明自己不是唯一啊。

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墨柔这个年纪和地位,不可能没有恋爱经验,但是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不免有些失落。

怎么办,她居然也变得如此矫情了。

无论是出于自尊心还是出于对对方的尊重,傅樱并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哪怕她真的想了解关于他的前一段恋情。

看透了她的小心思,墨柔心平气和地娓娓道来。

“她是郑书的堂妹,我们几个一起从小学到高中,高三的时候在一起,毕业后她选择去了国外,一年后她提出分手,因为有更合适的人,而我早已和她断了联系,就这么简单。”

傅樱没有回应,手指在男人的衬衫前画着圈圈。

“那你,气愤过吗?”

“刚开始会,但也理解,那时候的我们都年轻气盛。”

“那,如果我呢?”

“嗯?”

“如果我,爱上了别人,你会放我······”

“唔。”

傅樱还没把话讲完,再次陷入一场血雨腥风之中。

良久,男人放开了她。

真的太霸道了,她都还没说完呢。

男人抚摸着她被亲得红肿的唇,“柔儿不一样,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里肆意妄为,除了爱上别人,除了离开我。”

“如果。”

墨柔危险的气息逼近。

“我只是说如果,如果我真的爱上了别人,你会成全我吗?”

“不会。”

“想都别想,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把你锁在我身边。”

“霸道!为什么你前任就表示理解,到我就不行。”傅樱很吃味。

看到小女人吃醋的可爱模样,墨柔无奈摇头。

“胡乱吃醋可还行?你永远记住,在我心里,无人能及。”

听不进去他的解释,傅樱恼怒地将他推开,往浴室走去。

“我要洗澡睡觉了,你自便吧。”

越来越熟悉的,女主人的样子,让墨柔心里被填得满满的。

洗漱完毕的傅樱见房间里没有人,不由得松了口气,刚刚只顾着发脾气,却忘记了今晚睡觉的问题,偌大的楼层只装了一个卧室,这真的很符合墨柔的风格了。

他可从不打算让其他人来借宿。

傅樱拢了拢身上的浴袍,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找水喝,却看到里面居然有自己最爱喝的梅子酒,终是禁不住诱惑,开了一瓶一饮而尽。

“嗝~”

完美!今晚可以睡个好觉啦!

没看到墨柔的身影,只听到他与人通话的声音从书房里传了出来。

傅樱没有打扰,轻轻关上卧室房门,落锁。

她刚刚还在担心要如何面对晚上睡觉的尴尬,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心不由得放松下来。


也许是下午玩的累了,傅樱躺在沙发上,有点打蔫儿。

傅樱稍稍移近了点,让傅樱的头枕在她的腿上。

“我的好姐妹终于回来了。”

“难道我这两天不是本人在这儿啊?”傅樱打趣道。

“哼,你心知肚明。”

两人一个躺着,翘着腿玩着手机;一个眼睛盯着电视,不断按着手里的遥控器。

看这姐妹俩亲密无间的样子,在厨房那头的两位妈妈满脸动容。

“好在这些年有柔儿的照顾,你知道我们樱樱也是好强的性子,遇到事情不往家里说。”苏玉感慨。

“异国他乡的日子肯定不比在我们身边,孩子健康平安就知足啦,别说谢不谢的话。”

叶菡红了眼圈,安慰着苏玉,也安慰着自己。

表面越是不在乎的人,可能越是悲观和在意,傅樱和傅樱都是如此,不过好在,她们有彼此的互相鼓励和劝解。

消耗了一天的热量,两个小女人像是饿疯了一样,一直战斗到最后,看着实在没什么可捞的锅底,两人默契地干了杯啤酒。

完美!!

“嗝~”

连打嗝都是这么默契,也真是没谁了。

“这要是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做长辈的虐待你们了。”

看着俩孩子酒足饭饱,傅夫人嘴上嫌弃着,心里却感到说不出的满足。

“带你去散散步。”墨柔牵着傅樱起身。

“一定要现在吗?能不能不去?”傅樱撇撇嘴。

“听景珩的话,吃这么多,晚上不好睡的。”傅樱妈妈赶紧摆摆手让她麻溜出门。

“那樱樱也一起。”

“她可没比我少。”

傅樱恨恨地盯着傅樱。

她这么大一个灯泡怕不是要照亮夜空吧。

“我要陪老爸和墨叔叔打麻将,一样可以消化哈。”

傅凛也在一旁附和:“对对嫂子,脑力劳动也是一种消化方式。”

嫂子??

傅樱羞得立马掉头跑了出去。

刚刚那一个个暧昧又打趣的表情依然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转身只见那个男人嘴角擒着一抹笑意向她缓缓走来,路边的灯光映在身上,显得深情款款,让人猝不及防。

“你还笑,有那么好笑吗?”

傅樱讨厌他这种表情,好像是捕猎后的洋洋得意,而她,却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猎物。

“我笑某只容易害羞、容易气恼的小猫咪。”

不等她转身,墨柔就攥着她的小手延路边走去。

虽说是郊外,却也是荣城有名的度假区,周边配备的设施非常齐全。

晚风拂动路边的行道树,叶子也发出扑簌扑簌的声响,傅樱怕黑,更怕突然发出的声音,本能地缩了缩身子。

墨柔敏感地感受到小女人的异样,将她往怀里带了带。

见她没有抗拒,墨柔心里宽慰又愉悦。

两人就这样踩着泊油路一步一步慢慢走着,没有一句话,只有默契的脚步声混合着风吹树叶的簌簌声。

唯有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人保持着理性。

“你常来这儿吗?”

傅樱打破了这份安静。

“第一次。”

傅樱轻应了一句。

“平日里都忙于工作,鲜少有娱乐的时间。”

“那你这几日······”

猜出她要说什么,墨柔立马给出了解释。

“一个人的时候做什么都一样,但有了柔儿你,所有玩乐时间便都值得。”

突然被表白,傅樱显得有些局促。

没多远就来到别墅侧后方的一处江边,华灯初上,此处的夜景更是美得动人心弦。

来往的多是在此度假的人。

家庭,情侣,小孩······演绎着和江景一样的多姿多彩。

“江水好清澈呀,你快看江面的倒影。”

傅樱兴奋地拉着墨柔朝江面看。

一座挂满彩灯的亭子垂直倒映在水里,秋风吹动水波,亭子飞檐上精雕的花纹也随之在水里缓缓波动,栩栩如生。

她就是这样,永远对生活保持着激情、浪漫和天真。

这是墨柔欣赏也最想好好保护的地方。

他的小女人,值得一切的美好无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