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疯批王爷我罩了小说

疯批王爷我罩了小说

姜绾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可能会来找你。”宋九渊淡淡的陈述着心底的想法,若对方身份不俗,任邦肯定会极力帮忙的。“喝点水吧。”姜绾神色淡然,将背篓里的水囊拿出来分给大家喝。

主角:姜绾宋九渊宋九驰   更新:2023-04-11 19: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绾宋九渊宋九驰的其他类型小说《疯批王爷我罩了小说》,由网络作家“姜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可能会来找你。”宋九渊淡淡的陈述着心底的想法,若对方身份不俗,任邦肯定会极力帮忙的。“喝点水吧。”姜绾神色淡然,将背篓里的水囊拿出来分给大家喝。

《疯批王爷我罩了小说》精彩片段

“可能会来找你。”

宋九渊淡淡的陈述着心底的想法,若对方身份不俗,任邦肯定会极力帮忙的。

“喝点水吧。”

姜绾神色淡然,将背篓里的水囊拿出来分给大家喝。

倒是陈娘子水囊里没什么水了,姜绾趁机给她的水囊里混了些灵泉水。

她身体虚弱,胎儿虽没有大问题,但发育终归是个问题,就当…看在陈家一屋子的金银珍宝的份上吧!

“谢谢大妹子。”

陈娘子和姜绾亲近了不少,她接过水先喂给陈文皓喝,然后才是自己。

不得不说,陈娘子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姜绾很佩服。

事实上宋九渊没猜错,很快任邦就急匆匆的过来。

“宋娘子,人命关天的事情,你快同我走一遭。”

“好。”

姜绾装模作样的从背篓里拿出银针放进袖子里,一侧的宋九渊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她快步跟上任邦的步伐,路上,任邦小声提点她。

“这位的身份不一般,你若是救了他,指不定往后日子能更好过一些。

如果救不了,也千万不要逞强,总归不要得罪人。”

“好的,谢谢任大哥。”

姜绾真心感激任邦的提点,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在姜绾眼里,只有病人。

很快,姜绾便来到围满了人的马车旁,一个身形彪悍的汉子落入她的眼中。

任邦忙不迭的上前将姜绾介绍给大汉,表情带满了认真。

“潘哥,这位是宋娘子,她是位大夫。”

“你确定她是大夫?她有行医资格吗?”

潘宏岩狐疑的瞥了一眼姜绾,不是他不信,任何人都难以相信这么娇小的一个女娘是厉害的大夫吧。

若不是他们随行的大夫得了急症在镇上休息,也不必如此麻烦。

“潘哥你放心,宋娘子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医术相当厉害。”

这是姜绾第一次看任邦对别人赔笑,看来他说的没错,马车里的人身份确实很特殊。

“对于病人来说,每一次犹豫可能耽误的都是他救命的时间。”

姜绾一句话让潘宏岩瞪大眼眸,似是有些生气,“倒是个牙尖嘴利的。”

姜绾有些无语,索性道:“你若不信我,让我隔着马车把脉试试即可。

我若是通过把脉能说出病人的病情,你也能放心不是?”

一句话让任邦表示赞同,“是啊,潘哥,大人耽搁不得。”

“行,你可仔细一些,莫伤着大人。”

潘宏岩松口,语气里带着担忧,复而对马车里的人说:

“将大人的人手伸出来吧。”

马车里大概有照料病人的人,那人依照潘宏岩说的,很快马车帘子里伸出来一只苍老的手。

姜绾有些诧异,她还以为他们嘴里的大人是正值中年的大臣,但她很快就收敛起眼底的神色。

指尖轻轻搭在那人脉搏上,不过几息,姜绾蹙了蹙眉心,收回手。

“大人患有心疾,虽是旧疾,但此次发病凶险,需得我施针才能缓解。”

姜绾一句话说出马车里人的症状,潘宏岩下意识看向任邦。

任邦无辜的解释,“潘哥,我虽认识你,可也不知道大人的病情啊。”

他就只是个押犯人的官差,哪里配知道那些,所以这些就是姜绾自己诊断出来的,可和他没关系。

“那好,你进去吧,小心一些,若伤着大人,我绝不饶你!”

潘宏岩恶声恶气的吓唬姜绾,本以为她会胆怯的应下,结果对方只是微微点头,然后便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姜绾才发现,马车里躺着一个面色发白的老人,老人这会儿似乎昏睡了过去,即便如此,在睡梦中也是眉头紧蹙,很不踏实。

旁边伺候的小厮年岁不大,恭敬的将位置让给他。

也幸好这马车够大,能同时容纳好几个人,姜绾对小厮说:

“你褪掉大人的上衣吧。”

“啊这……”

小厮不敢啊,外头听见声音的潘宏岩当即道:“听她的。”

“好的。”

小厮这才微微颤颤褪掉老人的外衣,姜绾已经麻利的将银针消好毒。

随即熟练的开始下针,前世她治过的心疾患者数不胜数,毕竟到了老年,人患上心疾的概率会增加。

很快,老人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银针,姜绾从空间摸出一粒药丸子。

这还是前世她放在空间的存货,结果还没喂,就被小厮拦住。

“大…大夫,得问过潘大人才能喂大人。”

“你要喂什么?”

外头潘宏岩似乎有些着急,姜绾想了想道:“是减少疼痛的药丸子,既然你们担心,不喂也可以的。”

总归她用针灸将人救醒就行,姜绾也是个有脾气的,不想自讨没趣。

她将药丸子收了起来,静静的等着时间,外面的潘宏岩有些等不及。

“还没好吗?”

“还没到拔针时间。”

姜绾指腹烦躁的搓了搓,所以说她特别讨厌给不情愿的病人治病。

正郁闷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躺在床上的老人睁开了眼眸,那浑浊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疑惑。

“潘大人,大人醒了!”

小厮激动的大喊起来,姜绾一个冷眼过去,“闭嘴,不要打搅病人。”

说完她看向老人,“老先生,我现在再给您针灸,还没拔针,您千万不要乱动。”

“嗯嗯。”

老人含糊的应下,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比外头叫嚷的潘宏岩听话多了。

“大人,您感觉如何了?”

马车外潘宏岩急的踱步,任邦似是在劝他,“潘哥你放心,既然宋娘子能将大人救活,那就一定没什么问题。”

“唉,我就是担心大人。”

潘宏岩急的嘴巴冒泡,姜绾淡定的坐在那儿数着时间,终于…她动了。

她跪坐在老人面前,熟练的将银针一根根拔下来,最后一根银针被放进银针包,她交代道。

“您老身子虚弱,不宜长途奔波。”

旁边的小厮瞪圆了眼珠子,没料想姜绾居然这么胆大,大人脾气向来不好啊!

熟料老人被小厮扶了起来,他摸着发白的胡须笑笑。

“谢谢你,小姑娘,我自己的身子骨我心里有数。”

“好的,那您老多保重。”

姜绾不是个喜欢自讨没趣的人,话已经带到,她能做的就是这些。

老人诧异的看着姜绾下了马车,他都已经准备迎接她的长篇大论了。

没料想这丫头倒是个有气性的。



“你家大人暂时没事。”

姜绾看向满脸焦急的潘宏岩,潘宏岩欢喜的对姜绾抱拳。

“先前是我目光短浅了,多谢宋娘子!”

“不用客气!”

姜绾微微点头,在潘宏岩掀开帘子和里面的人交流时,悄悄离开,深藏功与名。

“你没事吧?”

宋九渊瞧着她回来,先是不放心的上下扫了她全身一眼,这才松了口气。

“他们也不是什么豺狼虎豹,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姜绾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宋九渊也有担心她的一天,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宋九渊没想到她还能笑出来,将人拉到身侧,附耳在她耳边小声说:

“那人应该是老太傅。”

他带着磁性的嗓音轻轻钻进耳尖,说话时那点子热气像是电流一般滑过。

姜绾只觉得一股电流钻进身体,身子微微一麻,下意识说:

“太傅是什么?”

问完她就后悔了,连忙补救道:“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他是老太傅?”

虽然这话有些亡羊补牢,好在宋九渊没有揪着不放,而是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马车,小声对姜绾解释道:

“老太傅的马车上有专门的记号,我见过几次。”

老太傅曾经是皇帝的老师,只是皇帝登基以后就渐渐的和他疏远。

没多久,太傅就借着年岁太大解甲归田,如今大丰的大臣见过老太傅的人少之又少。

“原来是他啊。”

姜绾啧了一声,回忆起原书的情节,貌似老太傅以后会是六皇子的幕僚啊。

但现在……

姜绾轻轻弯了弯唇,不好意思啊六皇子,你的恩情和得力战将又被我抢了呢。

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大哥大嫂,你们俩在嘀咕什么呀?”

宋九璃好奇的对他们眨巴着眼眸,就连宋九弛和宋大娘子也纷纷看向他们两个。

“没什么。”

宋九渊不自在的别开脸,反而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错觉。

好在这时候任邦走了过来,他将一个包裹递给姜绾,“这是方才那位大人的谢礼。”

“谢谢。”

姜绾也不客气,这是她救人的谢礼,她收的理所当然。

但她万万没想到,当她打开包裹的时候,差点亮瞎她的钛合金眼。

好家伙,这老太傅真是大手笔,给了她一包裹的金子!

姜绾几乎是下意识将包裹合上,好在她速度快,只有靠得近的家人和任邦瞧见。

姜绾从里面摸出一锭金子给任邦,语气充满了感激。

“也多谢任大哥帮我引荐。”

“客气了!”

任邦拿着金子走了,姜绾连忙将包裹塞进背篓里,陈娘子笑着转移了话题。

“宋娘子你真可厉害,是咱们女娘学习的楷模。”

“也就还行吧。”

姜绾嘴上虽然在谦虚,但那疯狂上扬的嘴角让众人哭笑不得。

她们闲聊的功夫,不远处华丽的马车一直停在那儿。

很快任邦就招呼大家继续赶路,让姜绾意外的是,那马车似乎与她们也同路。

许是因为那老人家的身子不爽利,他们赶路也不快,和姜绾他们步行的队伍隔着一段距离。

“他们该不会又和那林公子一样跟着咱们吧?”

宋九璃嘴贱,说话总是毫无忌讳,宋大娘子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你少说两句。”

“我就是随口一说。”

宋九璃努了努嘴,没敢多嘴,怕姜绾生气,其实姜绾并没有生气。

“不管是林公子还是那位老先生,反正我尽职尽责的替他们治过病就行。

至于其他的,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和咱们无关,兴许人家真的只是同路呢?”

“你大嫂说的对,璃儿,咱们现在身份不一样,不能和从前那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小心人家治你罪,听明白了吗?”

宋大娘子苦口婆心,如果他们是被流放的人,即使没有带上罪犯的枷锁,但到了蛮荒之地,或许连普通百姓都会看不起她们。

更别提那些世家公子亦或者官场的人。

“我知道了。”

宋九璃呐呐的应下,到底没有再多说,只是默默的迈步走着。

好在她性子开朗,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一会儿功夫,她又追着姜绾。

“大嫂,我来帮你采。”

“好,像蒲公英,其实也可以是一味草药,还有这些,都有用,咱们多采一些。”

姜绾笑弯了眼眸,并不知道一路上她活泼的身影落入身后两辆马车的人眼中。

不过即便知道,姜绾也不会在意这些。

中途休息吃午饭的时候,姜绾教宋九璃用鸡油菌炖汤。

中途姜绾还顺便弄了只野鸡出去,再放了些枸杞,香喷喷的,勾的众人馋虫四起。

他们旁边的陈家人今天也吃鸡油菌,是陈文皓方才采的,陈娘子对姜绾充满了感激。

因为她明白,她是为了帮他们才放文皓采的,不然他们哪里有这个机会。

“娘子,你快喝些汤。”

陈策细心的装了碗汤,小声对陈娘子说:“等官爷信任我一些,我也去给你打些野物。”

其实陈策会打猎,不然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护不住他们娘俩。

但不是谁都能得到官爷恩情,所以他没法自由出入。

“好。”

陈娘子感动的点头,拍了拍陈文皓的小脑袋,“文皓,你要记着绾姨的恩情。”

“娘放心,我记着的。”

陈文皓小大人似的点头,逗得夫妻两哭笑不得。

姜绾他们的汤要慢些,毕竟里面有鸡肉,炖烂了才好吃。

结果宋九璃才刚掀开锅子,潘宏岩就迈着大长腿径直走了过来。

“你们这锅汤,可以卖给我们吗?”

自从姜绾救了那位老先生,他对姜绾的态度倒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瞧着这一锅被炖的奶白奶白的高汤,里面还飘着枸杞,一看就很养生,适合大人。

众人:……

“可这是我们的午餐啊。”

宋九璃嘀咕了一句,却没敢做决定,而是看向姜绾。

姜绾先是给宋九渊装了一碗汤还添了些鸡肉,这才对潘宏岩说:

“老先生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一大锅子,不然我们卖你们一半如何?”

“那也行!”

潘宏岩又迈步回去拿来了他们的锅子,手里还拎着一个盒子。

“这是大人的吃食,和你们换着吃吧。”

大人说他们要了她们的吃食,他们挨饿不方便赶路。



“谢谢。”

姜绾面色淡然的分了一半鸡汤给对方,等人走了,这才打开食盒。

让她惊讶的是,除了吃食,里面还有一锭金子和几片金叶子。

看得出来,那位老先生是个挥土如金的。

“不愧是他!”

宋九渊唇角勾了勾,听闻从前的太傅是个爱财的。

是以他的学生总喜欢捧着各种金银珠宝去孝敬,养成了他挥土如金的性子。

如今看来,他的猜测没错,果然是那位豪迈的太傅。

姜绾借着身子的遮掩将金子金叶子藏在袖子里,又将吃食分给大家。

里面是枣泥酥,另外还有清淡些的清蒸肉,虽然很精致,但姜绾一眼就知道肯定味道一般般。

果然,众人尝了一口以后,表情都麻了,宋九璃想直接开口,又憋住了。

这味道确实比不上他们炖的鸡肉汤,好在姜绾给他们一人留了小半碗。

远远的姜绾还瞧见花晓上蹿下跳要帮林庭玉做午饭,可惜被林庭玉冷漠拒绝。

看来花晓的女主光环不顶用啊,姜绾饶有兴趣的瞥了一眼,眼底带着兴味。

刚吃完,潘宏岩那厮又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许是不好意思开口,他纠结了几秒,这才铆足勇气对姜绾说:

“宋娘子,先前你要喂给大人吃的药丸子还有吗?”

他现在就特别后悔!

恨不得回到之前将那个阻止姜绾喂药的自己扇一巴掌。

“你不是担心我害人吗?我就没喂。”

姜绾一副看不懂他意图的模样,弄得旁边的宋九渊哭笑不得,但他还是配合着说:

“我家娘子胆子小,不敢冒险,万一你家大人出事,她承担不起。”

潘宏岩:……

他嘴角牵起一抹勉强的微笑,“宋娘子说笑了,先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现在我请求你将药丸子卖给我,我家大人身体不舒服,等不起。”

“你实在想要的话,那我忍痛割爱吧。”

姜绾叹了口气,从背篓(空间)里拿出一个拇指大的竹筒递给潘宏岩。

“里面的药丸子一日一颗,只有半月的量。”

“没有多的吗?”

潘宏岩一急,他问过任邦,他们是流放去蛮荒的九洲,他们也大概只能同路几日。

“暂时没有。”

姜绾摊手,解释道:“我都是半路采的草药,你们怕是也等不及吧。”

她空间也确实没有多余的,不过空间有药田,但药丸子不能给的太容易。

“若是可以的话,这几日还劳烦宋娘子帮忙再配置一些药丸。”

潘宏岩递给姜绾一个钱袋子,摸着钱袋子里沉重的分量,姜绾可耻的心动了。

“也行,若是运气好能采摘到草药,我便替你们再制些护心丸。”

虽然她有银子了,但蚊子再少也是肉哇,姜绾不嫌弃的。

“多谢宋娘子。”

潘宏岩拿着护心丸离开,姜绾摸了摸钱袋子,不出意外,又是金子,约莫有四五锭,另外还有一些金叶子。

这太傅出手还挺大方,这么好赚钱的机会不赚白不赚。

就在姜绾乐呵呵借着背篓掩饰将金子丢进空间的时候,潘宏岩拿着护心丸回来。

马车里褚效君刚喝完鸡汤,鲜美的味道似乎还充斥着唇齿,他拿着方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唇。

“大人,这便是属下先前说的药丸子。”

“嗯,拿给我看看。”

褚效君拿出一粒护心丸闻了闻,就要往嘴里放,吓得潘宏岩忙不迭的阻止。

“大人,您真相信那位宋娘子吗?”

他心底有些担忧,大人的身份特殊,想要暗害他的人数不胜数,其实他不太相信宋娘子。

“她的眼睛不会骗人。”

褚效君将护心丸塞进嘴里,又喝了一口温水,这才笑道:

“我相信她!”

“可是……”

潘宏岩欲言又止,那模样让褚效君哭笑不得,“有什么话直说,你知道我性子,不喜欢绕弯子。”

“那位宋娘子,便是战王妃,她此时跟随战王一家子被流放。”

潘宏岩方才找任邦打听过他们的身份,就是因为如此,才会怀疑姜绾的动机。

或许他们想借助大人的手回京?

“是他们?”

褚效君浑浊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惋惜,他早前就给圣上写过信。

那战王是个可造之材,只要运用得当,一定是大丰的能将!

可圣上年纪大了,不愿意听啊,甚至为了给他的皇子铺路,不得不牺牲这样一位战神。

“大人?”

潘宏岩看他思绪飘远,忍不住唤了一声,拉回了褚效君的思绪。

“即便是战王妃又如何?”

褚效君无奈笑笑,“不管他们接近我有意或者无意,都不重要,我如今已经解甲归田。

你呀,就是疑心太重,谁会对我一个老头子用尽心机?”

而且他直觉一开始宋娘子定然是不知道他身份的,她的眼神,很清澈。

“是,大人。”

潘宏岩低声应下,看他那忧愁的模样,褚效君哭笑不得。

“记着,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宋娘子是个有本事的,切莫得罪他们。”

能控制住他病情的人可不多,当初太医院也就那么一两个。

“是,大人。”

潘宏岩有一点好,就是听话,所以褚效君说的他一向都乖乖遵守。

姜绾可不知道对方的小心思,她意识乐呵呵瞥了一眼空间库房,笑开了花。

“你很喜欢金子?”

宋九渊小声发问,眼神里带了些疑惑,京都贵女们都觉得金子俗气,她倒是不一样。

“错!”

姜绾弯了弯眼眸,“我不是只喜欢金子,我喜欢金银珠宝,但凡值钱的,我都喜欢。”

谁会嫌银子多了烫手呢。

“那我以后补偿你一些。”

宋九渊想起她要说的和离,她这般尽心尽力照顾他的家人。

倘若真有那一天,他会将自己私库里的东西都补偿给她。

“你说什么?”

姜绾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反派居然说要补偿她?

“咳咳…,我的意思是,往后我若是有银子了,一定要补偿你。”

宋九渊尴尬的掩饰了神色,他总不能说自己还有个私库是下属在打理吧。

关键若是这话被有心人听见,那狗皇帝一定会惦记。



“那我记着了,你以后不许耍赖!”

姜绾当然知道宋九渊说的是什么,堂堂战王怎么可能就王府那些财产。

不过是因为那些人现在被圣上和六皇子的人不断打压,不方便现身而已。

“好。”

宋九渊唇角扬了扬,他向来一言九鼎,绝不会忘记答应她的承诺。

两人说话间姜绾又借着背篓的掩饰从空间拿了些草药出来。

不是她忽悠潘宏岩,护心丸需要用的药材很多,其中最珍贵的就是灵芝和人参。

要不是她上次机缘巧合收了个药田,怕是还没法凑齐草药呢。

眼瞧着姜绾又得了贵人的青睐,不仅仅是老宋家呕血,就连花晓都羡慕的眼眶红了。

莫非她压根不是女主,姜绾才是女主吗?

花晓满脑袋问题,不应该啊,老天既然让她穿越到古代,那她是女主才对。

也许她现在经历的磨难是对她的历练,对,一定是这样,花晓自我安慰着。

“姑娘,你摘野菜呢?”

宋二娘子凑了过来,她白嫩的指尖因着这段时间的苦难,早就变成了粗粝黑乎乎的模样。

“嗯。”

花晓说话温温柔柔的,“大娘你也要一些野菜吗?这是荠菜,能吃的。”

“欸,谢谢你,你人真好。”

宋二娘子从前的身份自然不认识什么野菜,但最近她也学了个七七八八。

“不用谢,互帮互助是应该的。”

花晓悄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林庭玉,可惜对方慢条斯理的咬着馒头,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宋二娘子唉声叹气,“可惜不是人人都这么想的。”她说着淡淡的扫了一眼姜绾那边。

“要不是被他们家连累,我们也不会被流放,结果我男人变成了那样,他们连搭把手都不愿意?”

宋二娘子的眸光落在痛的在地上打滚的宋老二以及疯疯癫癫傻笑的老夫人两人身上。

花晓升起了可怜的情绪,“原来宋娘子她们那么狠心的啊,可你们不是一家人吗?孝顺长辈是她们应该做的。”

“话虽如此,可你也知道现在情况不一样。”

宋二娘子决口不提自家做的过分事,只是抱怨,“她现在不仅对官爷有恩,还救了林公子和那位贵人。

现如今谁还敢得得罪她啊?官爷们一言不合可是会揍人的。”

她抹了一把眼泪,“你是不知道啊,姜绾不仅是母老虎,还彪悍的很呢,之前还杀过狼。”

“天!”

花晓倒吸了一口气,心里再次升起既生瑜何生亮的既视感。

莫非这姜绾天生就是她的死对头?

花晓盯着姜绾陷入沉思,不远处宋九渊轻声提醒。

“她看你的眼神很不对劲,你小心一些。”

他对别人的目光很敏锐,姜绾也不是没发现,只是没时间去管这些。

“嗯,我有分寸。”

女主那种白莲花是不可能和她成为朋友的,要算计她也是常理之中。

又继续赶路,姜绾带着宋九璃时不时的停下来摘些草药,潘宏岩被太傅指使着来帮忙。

“宋娘子。”

他递给姜绾一大把草药,弄得姜绾哭笑不得。

“潘大人,我只需要夏枯草的果穗入药即可。”

而潘宏岩是将整颗都摘了下来,摘了一大把,她也用不上这么多,只能等会悄悄放空间种下。

“哦,我不认识草药,但凡大人用得上的,你指使我去采便是。”

潘宏岩憨憨的抓了抓头发,比起先前冷着脸的模样倒是好相处不少。

“那行,你去帮我将前面的荆芥采摘一些,摘新鲜的嫩叶就行。”

姜绾使唤起人来得心用手,瞧潘宏岩那般听话,宋九璃满脸羡慕。

“大嫂,你好厉害啊。”

“少贫嘴,咱们得快些,不然掉队了让官爷为难。”

姜绾虽然得了任邦的恩情,但也尽量避免让他为难。

晚上过夜的地方旁边有一处山泉水,姜绾指挥着宋九璃和潘宏岩将新摘的草药处理好才准备晚饭。

今晚吃什么呢?

望着泉水,姜绾眼中一亮,趁着没人找了个角落蹲下,意识进入空间。

好家伙,她之前收进空间拇指大的鱼,直接长成了三四斤的模样。

姜绾眼眸一亮,借着泉水的掩护直接从空间拿了出来,然后颠颠的往回跑。

“今晚咱们吃鱼。”

“哇,大嫂你居然抓到鱼了!”

宋九璃瞪圆了眼珠子,眼里的崇拜都快要溢出来了!

宋九渊和宋九弛也忙不迭看过来,那眼神仿佛在说,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辛苦绾绾了。”

宋大娘子眼角带笑,那鱼自然是交给宋九渊处理,陈策见状也忙不迭跑去泉水旁抓鱼。

不远处瞧见他们欢声笑语的林庭玉眼底划过一抹羡慕,这一幕正好落入花晓眼中。

她难过的抿了抿唇,起身悄悄离开,花爹正在给她做吃的,一时间并未发现。

让姜绾没想到的是,陈策似乎运气不错,蹲了好久真的抓到一条巴掌大的鱼。

陈娘子笑弯了眼眸,“相公,你辛苦了。”

她知道相公是为了给她和孩子们补补,顿时心里暖洋洋的。

鱼肉很嫩、鱼汤很鲜,姜绾一边吃一边想,晚上趁着大家睡觉,她一定要去空间开辟一条小溪出来。

用来养鱼和养海鲜吃,空间泉水养出来的鱼就是不一样,她感觉身体愈发轻盈了。

此时宋九渊也有这种感觉,他感觉伤口处痒痒的似乎在长肉,若不是姜绾不许,他甚至想站起来试试能不能自己走路。

“太好喝了吧!”

宋九璃夸张的轻呼着,倒也没敢太大声,怕官爷恼,却实实在在馋到了老宋家的人。

“娘,我要吃鱼。”

宋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姜绾她们锅子里的鱼,宋三娘子连忙将人抱住。

“傻孩子,你还想着吃鱼,人家巴不得你死呢。”

用这样的话教一个孩子,姜绾冷眼扫过去,宋三娘子别开脸没和她对视。

这是心虚?

哒哒哒……

奇怪的声音传来,姜绾心中升起警铃,当即对宋九璃和宋九弛说:

“快,准备好,好像有野物来了。”

她耳尖动了动,声音不小,众人都听见了,有人相信有人不信,但宋家人是信她的。

很快那些不信的人就后悔了,很快一道黑影出现在众人面前,那人的面容有些熟悉。

是花晓。

而她身后还跟着一群野猪。



没错,追着花晓的不是一头野猪,而是一群。

姜绾想骂娘,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女主的智商就这么点吗?

好在宋九璃他们听话,东西全部丢在板车上,陈策和宋九弛飞快的推着板车就走。

“大嫂,咱们快跑。”

宋九璃去拉姜绾,姜绾没动,她身上还背了把自己做的弓箭,她红唇弯了弯。

“你们先走吧,我正好想吃肉了。”

不是姜绾莽,是她瞧见林庭玉和潘宏岩的人身手都还不错,加上任邦他们这些官差。

这些野猪大家一起能应付得了。

既然如此,姜绾自然不会放过到手的猪肉,拉弓射箭,姜绾对准不远处的野猪。

“庭玉哥哥,救命啊。”

花晓还在疯狂的奔跑着,她此时看起来有些狼狈,衣服被树叶刮破了些。

头发也被树枝扯的乱七八糟,一张小脸都是惊恐。

她明明就是想弄点吃的超过姜绾,怎么会遇上这么多野猪?

花晓气的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然而林庭玉没搭理她,而是淡定自若的吩咐人去杀野猪。

姜绾手里拉着弓箭,明明可以先帮花晓的,但触及到花晓带了丝怨恨的眼神,姜绾勾唇笑笑。

女主可是有女主光环的,也死不了,应该不需要她救吧?

手中的弓箭发出,一群野猪最后的那头野猪被姜绾射中,黑暗中那野猪嘶吼了一声,步子慢了下来。

姜绾又找补了一箭,那野猪才彻底倒在地上起不来。

花晓回头的时候恰好瞧见这一幕,顿时对姜绾心生恨意。

明明她可以救她的,为什么不射她身后的野猪?

花晓狼狈的摔倒在地上,顿时被野猪一拱,“啊!”

“晓晓!”

花爹拿着石头尖叫着扑了上去救人,结果被野猪一脚踢飞。

此时任邦和潘宏岩也分别带着人冲了上去,加上林庭玉的人,人手不少。

一共八头野猪,加上姜绾时不时射一箭,很快就被解决掉。

花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花晓护住,然而两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

除了他们,倒是没有其他人受伤,看着倒在地上的几头野猪,众人眼眸发亮。

这时候华丽的马车帘子被掀开,褚效君缓缓走了出来,他先是扫了一眼飒爽的姜绾,才笑道:

“野猪是你们合伙打下的,那便分了吧。”

“是,大人。”

潘宏岩非常听话,众人商量了一番,姜绾出力较多,一人分了一头野猪。

另外林家和官差已经潘宏岩等人一家分了两头,还余下一头野猪。

放在原地也是浪费,任邦索性大方的分给流放诸人,两百来人分下去,其实也不多。

“我的呢?”

眼看着众人已经分完了,花晓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眸。

要不是她辛辛苦苦引来的野猪,他们哪里还有肉吃?

“若不是我们人多,花姑娘这般引来野猪,会害了大家。”

林庭玉冷温润的目光不再,看向花晓的眼里充斥着冷意。

花晓僵在了原地,滚烫的眼泪像是掉线的珠子般滑落。

“我不是故意的。”

“晓晓,咱能不能对自己好一点?”

花爹难过的拉着花晓,他这闺女就是傻,明明可以落户的,非得跟着这贵公子做什么?

人家也没瞧上她,这会儿被欺负了吧。

花晓疯狂的摇头,“爹,我只是想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而已。”

感情她还是为了大家好?

本以为这话说完,大家会心软,结果大家默契的拿走自己的战利品。

饶是她哭的再委屈都没用,没有一个人帮她说话,姜绾拖着自己的那头野猪走了。

没这个本事就不要揽这个瓷器活,花晓就是不自量力。

真以为人人和她似的?

姜绾嗤了一声转身离开,他们走的倒也不远,潘宏岩有经验,还掩盖住了血腥味。

挑好了休息的地方,姜绾懒洋洋的将野猪丢在宋九渊他们面前。

“你们来处理?”

“好,你辛苦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

宋九渊接过姜绾递过来的匕首,对一侧的宋九璃说:

“去烧热水。”

“好勒!”

宋九璃欢快的应下,宋九弛自觉的去挑水,今晚对于众人来说是难得的好日子。

流放的众人都吃糠咽菜,总算能吃着一口肉,即便分到大家嘴里可能也就一块,但大家依然开心。

许是因为陈策也帮了忙,是以任邦让人分肉的时候多给他分了几斤,这让陈娘子一家喜笑颜开。

“大哥,水好了!”

宋九璃垂涎的望着野猪肉,明明大嫂也没有亏待过他们,但她就是馋的不行。

“交给我。”

宋九渊有意想要表现一下自己,只是姜绾惦记着空间,找了个借口溜了。

悄悄进入空间,姜绾发现自己种植的作物又成熟了一波,水果也是如此。

不过她没时间收取,瞧着盆里五六斤的几条鱼,姜绾微微闭上眼眸。

脑海里想象空间里的土地要划分一条小溪,等姜绾睁开眼眸的时候。

空间的果树中央果然多了一条小溪,更让她诧异的是,里面居然还有水了!

“小精灵,你还挺会来事的。”

“那也是主人厉害。”

小精灵声音讨好,“只要主人囤货越多,种植的东西越多,空间就会越来越好哒……”

“我明白了!”

姜绾眼神发亮,将盆里的几条鱼全部倒进小溪中,等寻着机会,她要放些海鲜。

趁着有些时间,姜绾又将余下的果苗种下,然后还种了些蔬菜。

等她从空间出来时,便发现宋九渊带着家人已经将野猪肉处理好。

内脏被放在一个很大的竹筒里,而猪肉也被他们切成了一条一条的放进桶子里。

这桶是先前姜绾在客栈兑换用来放行李的,如今用来放肉倒是刚好。

“你们速度挺快啊。”

姜绾发现不远处有人馋的立马开始炖肉吃,到底这么久没沾油水,大概有些人觉得到了肚子里才安心。

“虽然天气已经冷了些,但这么放着也不知道会不会坏。”

宋娘子忧心愁愁,没肉的时候愁,现在有肉了还是发愁。

“那就熏成腊肉吧。”

姜绾前世试着做过腊肉,她忙,忙起来没空买菜,腊肉随时可以拿出来烧菜,方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