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休了驸马后,她被病娇小狼崽缠上了

休了驸马后,她被病娇小狼崽缠上了

南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西齐护国公主闺名楚青凰,年方十五在魂穿进她的身体之前,她曾用最短的时间,如走马观花一般看尽了这个女子的一生楚青凰于皇子公主中排行第七,今年不过十五岁,还没到出阁的年纪,甚至连出宫立府的资格都没有,但楚青凰例外她的母亲端妃一族曾在皇帝亲政过程中立过大功,独得圣宠十余年,楚青凰也因此让皇帝百般宠爱,甚至早早就封了护国公主的头衔连“青凰”这个名字都是皇帝亲自所起,寓意尊贵这位公主若是按照正常轨......

主角:楚妙扶兮   更新:2023-12-28 07: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妙扶兮的其他类型小说《休了驸马后,她被病娇小狼崽缠上了》,由网络作家“南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西齐护国公主闺名楚青凰,年方十五在魂穿进她的身体之前,她曾用最短的时间,如走马观花一般看尽了这个女子的一生楚青凰于皇子公主中排行第七,今年不过十五岁,还没到出阁的年纪,甚至连出宫立府的资格都没有,但楚青凰例外她的母亲端妃一族曾在皇帝亲政过程中立过大功,独得圣宠十余年,楚青凰也因此让皇帝百般宠爱,甚至早早就封了护国公主的头衔连“青凰”这个名字都是皇帝亲自所起,寓意尊贵这位公主若是按照正常轨......

《休了驸马后,她被病娇小狼崽缠上了》精彩片段

第36章

楚青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温行云目光微转,看到站在楚青凰身侧的温湛,眼神瞬间凌厉,然而还没等他说什么,却见温湛谦恭地朝他施礼“见过父亲大人。

温行云表情一沉“这是怎么回事?

温湛站直身体,体贴地提醒道“父亲大人似乎忘了跟长公主殿下行礼。

温行云脸色微变,下意识地看向楚青凰,然而目光只落在楚青凰脸上一瞬,便低头跪了下来“臣参见长公主殿下,殿下千岁。

他身后跟着出来的温夫人和嫡子温励只得跟着跪下“参见长公主殿下,殿下千岁。

“免礼。楚青凰声音冷漠,“今日温大人过寿,本宫跟温湛一起过来给大人祝个寿,顺便有件事跟大人商议一下。

有事商议?

温行云心里咯噔一下,“殿下请讲。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温行云瞬间领悟,转身示意“殿下请。

楚青凰举步走进大门,忽然停下,淡漠说道“这些嘴碎之人对本宫的侍君出言不逊,言语间极为难听,有失口德,本宫略施薄惩,若是落了温大人的面子,本宫在此表示歉意。

那一瞬间,温行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素来冷酷暴戾的七公主居然对他“表示歉意?

受宠若惊不至于,胆战心惊倒是有一点,不过更多的是方才心里的那点不悦已经无声消散。

温行云此时早已无暇顾及自己儿子做了长公主的侍君是否丢人,连忙说道“殿下折煞臣了,臣惶恐,不敢当殿下一声抱歉。

只要这位煞神别在他寿宴上挥鞭子,他就阿弥陀佛了。

一行人这才走进温家府邸。

温家下人去报信时,只悄悄告诉了温行云,温行云带着夫人和嫡子温励出来接驾,其他宾客此时都待在温家水云阁。

水云阁分为上中下三层,一楼招待的是跟温行云同级别或者级别低一些的朝中同僚;第二层坐的大多是年轻世家嫡子;三楼则是招待皇子权贵之处。

楚青凰是女客,自然不会跟男子一同入座。

不过她也并没有去女客席间入座。

命人把贺礼送上之后,楚青凰和温行云一起去了书房,温湛则独自上了水云阁二楼,诸位世家公子见到他,不约而同地感到诧异。

“温二公子?一个身穿天蓝色锦衫的男子坐在正对着楼梯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走上来的温湛,诧异地开口,“你不是应该在长公主府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宴上其他男子纷纷转头,看向温湛的眼神各有不同。

不过这些在此做客的男子虽都是年轻一辈,却并非所有人都跟温家嫡子同类货色,真正的世家嫡子大多修养良好,学识与品行兼备的不在少数。

温湛笑着与众人寒暄“今日是家父寿宴,我回来给父亲祝寿。

顿了顿,“长公主殿下跟我一起来的。

他说这句话并没有炫耀的意思,纯粹只是为了杜绝再有人不知死活地挑衅嘲讽。

虽说他不怕麻烦,但接连不断地遇到麻烦也挺烦人的,尤其是一些没品的口舌之争,像是泼妇骂街似的……就算占了上风,也难免会影响人的心情。

“长公主殿下也来了?天蓝色锦衫男子越发惊讶,“她不是素来不喜欢这种场合?

温湛从容笑道“是我请求殿下一起来的。

众人闻言,顿时了然。

温湛在家里没什么地位,如今又是长公主府侍君——这个身份对于正儿八经的世家男子来说,无疑意味着一种屈辱,只怕他的父亲和兄长都看不起他。

有楚青凰在,至少没人敢当面不敬。

所以众人能明白他的心情。

“过来这边坐吧。天蓝色锦衫男子说道,“正好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二公子,坐一起,说话也方便。

温湛笑着颔首,从容走了过去,在男子旁边的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

恰在此时,楼梯处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咒骂,一个接着一个年轻公子哥走上来,席间众男子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去,随即齐齐愣住。

只见这些公子哥个个脸颊红肿,神情狼狈,且无一例外的带着咬牙切齿的怒火,像是刚被人扇过耳光……哦不,不是像,的确就是刚被人扇过的样子。

众人表情微妙。

在温大人的寿宴上,这些公子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被人逮着一顿扇?

而且今晚能来参加寿宴的年轻男子,就算不是在朝为官的,也绝对是朝中官员的儿子,下至四五品,上至一品二品皆有,个个都不是一般人。

谁敢轻易对他们动手?

哪怕是皇子,在这个争储的关键时刻,也绝不会一下子得罪这么多人。

“诸位这是怎么了?天蓝色锦衫男子哂笑,“这是得罪了何方煞神?

第一个走上来的男子身着一身华丽的墨绿长袍,闻言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一眼恰好就让他看到了旁边的温湛,顿时眼神阴冷“温二公子今天真是耍了好大的威风。

席间男子们听了这句话,不由齐齐看向温湛。

事情因温湛而起?

众人联想到这些公子哥平日里的性情,想来定是对温湛口出恶言,偏偏今日不幸,撞到了长公主和温湛一起回来……

嗯,大概也只有楚青凰可以毫无顾忌地当众惩处这些嘴贱之人。

“威风不敢当。温湛给自己倒了杯茶,神色悠然自在,“也就是凤驸马最近刚失了宠,殿下开始雨露均沾,每个人都有机会分得一点宠爱罢了。若各位觉得二十个耳光还不过瘾,大可以继续侮辱谩骂于我,稍后我保证一字不漏地背下来,复述给长公主殿下听听。

此言一出,席间所有人表情齐齐一僵。

雨露均沾?

“温湛,你真是自甘下贱。冷冷的响起,温家嫡子温励从楼梯下走上来,望着温湛的眼神里尽是鄙夷,“温家出了你这样一个子嗣,真是家门不幸。

温湛表情丝毫未变,漫不经心地笑道“兄长若是不下贱,方才怎么就没勇气护着你的这些酒肉朋友?当着长公主的面做缩头乌龟,离开长公主的视线就敢对我讽刺谩骂,兄长还真是一个有担当的好儿子。

“你!温励暴怒,“躲在女人身后耍威风,借着一个女子的势发挥你仗势欺人的无耻行径,简直恬不知耻!


第41章

护卫急急松开手。

温湛得了自由,慢条斯理地活动活动被钳制得生疼的肩膀和手臂,随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父亲帮我看看,这张以色侍人的脸是不是被打肿了?

温行云一僵,目光下意识落在他脸上,果然能看出微肿泛红的手指印。

以色侍人的脸?

温行云脸色一青,一句“小畜生差点脱口而出,话到嘴边又硬生生让他咽了回去。

这该死的畜生,在这里丢人现眼!连以色侍人都能说得如此……如此……

刚走到楼梯口的楚青凰也恰好听到了这句话,脚步下意识地微顿,随即从容走了上来。

她一来,席上瞬间响起低低的抽气声,仿佛连空气都变得无比寒凉,尤其是方才在大门外被赏了耳光的众公子,个个脸色刷白,看着楚青凰的脸简直是在看一个女罗刹。

他们甚至不知道,楚青凰此时为什么没有去女客的院落落座,反而来了这里。

一片静默之中,楚青凰走到温湛面前,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平静开口“谁打的?

没有过多的废话,就短短三个字,一句问话,瞬间让席间所有人僵住。

温行云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圈,怒问“这是谁动的手?

“殿下。温湛浅浅一笑,“我没事,不疼。

席间众公子“……好大一朵白莲花。

楚青凰没理会,又问了一遍“谁打的?

咚咚咚!

几个护卫全跪了下来。

温励还僵站在椅子旁,此时脸色更是难看,一双眼阴冷地看着温湛,心里无数次后悔没在他进入长公主府之前把他嗓子给毒哑,把他这张脸也毁了,看他还如何以色侍人。

“本宫时间有限。

“殿下。席间一人站起身,主动把事情来龙去脉陈述一遍,“事情的起因是洪公子说了一句嫡子不该忍气吞声,让庶子踩在头上作威作福,一个以色侍人的庶子仗着长公主殿下的宠,就在自己父亲的寿宴上趾高气昂……这番话激怒了温大公子,才有了眼下这一幕。

楚青凰转头“洪公子?

“在下户部尚书嫡子洪越。一个二十五六岁上下的男子站起身,长得还算斯文,只是态度有些倨傲,“见过长公主殿下。

楚青凰冷漠打量着他。

户部尚书之子,的确有倨傲的底气。

除了他父亲是二品尚书且手掌财政大权之外,更因为洪家乃是太后的裙带姻亲——当今太后没入宫之前,跟洪尚书的父亲就有着一层表亲关系。

虽说洪家祖父已经过世多年,但有句话叫做,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双方都是位高权重之人,有利益捆绑,这种表亲关系自然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太后意向的储君人选是凤贵妃所出的三皇子,三皇子的舅舅又是当今丞相,这一个个皆是中枢权臣。

洪家嫡子可以说比在座的这些公子哥都要高人一等。

别说一个公主,就算是今天来给温行云捧场的诸位皇子,也不会在明面上给洪越难堪——打了洪越的脸,就是打当今太后的脸。

这一点人情世故,混迹朝堂的人谁不明白?

可惜他今天遇到的,偏偏就是这个不懂人情世故的楚青凰。

一阵静默之后,楚青凰开口“给温湛赔礼道歉,本宫可以放过你。

洪越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目光如冰“让我给一个以色侍人的东西赔礼?

周围响起抽气声。

不得不说,洪越这句话说得太过放肆——至少在长公主面前说这句话,有些太过放肆。

以色侍人的东西?

这是连侍君都不屑说了,直接把温湛当成了一个可亵玩的玩意儿?

“本宫再说一遍,给温湛赔礼道歉。楚青凰语气冷漠,如夹裹着腊月寒冰,“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

洪越听了这句话,只觉得好笑。

让他堂堂户部尚书嫡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卑贱玩意儿赔礼道歉?

这是他听过的最大的一个笑话。

“殿下。温湛面上始终挂着从容的浅笑,似乎并未因为这番羞辱而恼怒,“没什么的,这个身份本来就会被人看不起,不过我并不觉得丢人,能伺候殿下,是我的荣幸。

楚青凰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眼神格外微妙。

温湛低眉垂眼,一副温润谦恭的模样。

楚青凰抬眸看向洪越“所以你是不打算赔礼道歉?

洪越说道“在下没有赔礼道歉的理由。

楚青凰点头“希望一个时辰之后,你还能继续嘴硬。

说着,她转头看向温行云“外面的事情本宫会处理好,今晚温大人寿辰,本宫承诺送你给的贺礼很快就会奉上,但温家长子欺负了本宫的人,这一点还请温大人给本宫一个交代。

温行云心里一沉“是,殿下放心。

“明日本宫会派人来验伤,温励的伤势让本宫满意了,温大人就会心想事成。楚青凰道,“不满意的话,温大人就别怪本宫说话不算话了。

话音落地,她转身就走“扶苍,点齐本宫的三千禁卫,今晚抄户部尚书的家!

“是。



楚青凰没有在御书房逗留太久。


昨晚忙了半宿,今天早上又早早就起了身,她要回去补个眠。洪尚书府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是审案还是继续调查,都是刑部的事情,洪家同党是继续查还是放过,也由皇帝做主。

她不想掺和。

回到公主府已经过了早膳时间,再过一个时辰就吃得午饭了,不过长公主府没什么严苛的时间规定,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楚青凰先去泡了个热水澡,换一身衣服,清清爽爽地坐下来用膳。

明月把药也煎好了,端过来放在桌上。

扶苍挨着楚青凰坐下,一碗药还没开始喝,外面就响起一阵脚步声。

楚青凰抬眸那一瞬,差点被闪花了眼,只见往日深居简出的四位公子一起走了进来,身姿颀长高挑,风华流泻,容貌皆是俊美出众,一眼看去倒也养眼。

走进殿内,四人优雅地撩衣行礼:“参见长公主殿下。”

楚青凰没说话,沉默地打量着他们。

白衣的脱俗,蓝衣的飘逸,红衣的鲜艳,云衣的淡泊。

容貌不俗,衣品不俗,气度各有千秋,视觉上的确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然而楚青凰却是皱眉:“这是干什么?”

“温公子说,长公主殿下身份尊贵,是一府之主,我们身为侍君,按规矩应该晨昏定省,给殿下请安。”白衣公子恭敬地开口,“若能跟公主殿下一起共进早膳,那就再好不过了。”

楚青凰目光落在温湛脸上。

“小人的确是这个想法。”温湛谦恭说道,“小人昨晚见识到了长公主殿下英明神武的风姿,深深地被殿下的魄力折服,仔细考虑一番之后,温湛愿意服侍殿下,只望殿下抬爱,偶尔施舍一些怜爱即可。”

偶尔施舍一些怜爱?

楚青凰淡道:“本宫没空怜爱你们。”

“殿下说的这是什么话?”一袭红衣的少年像是有些委屈,“我们都是殿下的侍君,当初殿下强抢我们进府的时候,又没说我们进府是要受冷落的。”

楚青凰面无表情:“所以呢?”

所以?

红羽弱弱地开口:“所以殿下不是应该雨露均沾吗?”

空气一静。

楚青凰放下筷子,抬手揉着眉心。

她真的想剖开这少年的脑袋,看看他脑子里装了什么奇葩的想法。

雨露均沾?

听听,这是正常男子应该说的话?

“本宫昨晚忙了半夜,今天早上天没亮就起身进了宫,稍后要补个觉。”楚青凰语气淡淡,“所以今天没空应付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红羽表情微动:“殿下这意思是,等殿下休息好了就可以?”

楚青凰没说话,目光沉默地从四人身上掠过,须臾,问了一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你们四个人中谁最有钱?”

呃?

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

“我最穷。”红羽朝旁边移了一步,“殿下忘了吗?我是殿下从人贩子手里买回来的,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什么都没有,更不可能有钱。”

楚青凰敛眸。

“我是温家庶子,殿下知道的。”温湛笑了笑,“我手里一贯就拮据,不怎么有钱,好在住在公主府的日子里生活还算安逸,下人们也没有为难我,一日三餐不成问题,我们花钱的地方也不多,所以不用为了生计发愁。”

楚青凰嘴角扯了扯。

“我虽然有点积蓄,但不舍得花。”齐陵拧眉,“就如温湛所说,我们住在公主府里,吃穿用度都有人送过去,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所以从家里带来的一百两银子还剩下大半。”

一百两?

楚青凰表情微妙。

“回禀殿下。”最后一个说话的是沈重锦,谦恭有礼,仪态翩翩,“我——”

“本宫知道你也没钱。”楚青凰淡淡接下了他的话,“所以你们进公主府最大的好处,就是从此吃穿不愁?”

四人面露赧色:“殿下圣明。”

“那么谁来给本宫解释一下,你们身上穿的红色鲛绡、蜀锦长衫、缎袍、天蚕丝雪衣是哪位神仙所赠与?”楚青凰抬眸,声音清冷漠然,“三位庶子,一个孤儿,穿的衣服却比帝都正儿八经的世家嫡子还要好,你们可真是穷得让人刮目相看。”

话音落下,殿内瞬间陷入一片安静。

“红羽。”楚青凰看向第一个哭穷的少年,“你身上这件衣服是南海鲛绡所制,轻薄飘逸,入水不濡,据说数年能得一匹,价值千金,你先给本宫解释解释。”

红羽默默看了她一眼,一双漆黑的瞳眸里流露出无辜之色:“殿下,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的衣服哪来的?”

“捡……捡的。”

“跪下。”

红羽瘪了瘪嘴,委委屈屈地跪了下来。

楚青凰目光微转,看向齐陵。

“咳。”齐陵轻咳一声,不等楚青凰发问就开口说道,“我的也是捡的。”

说完跟着跪了下来。

楚青凰:“……”

沈重锦支支吾吾:“我……我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值不值钱……”

“绝对超过一百两。”

沈重锦噎了噎,不发一语地跪了下来。

楚青凰皱眉,看向温湛:“你的衣服是谁给你的?”

温湛默默撩衣一跪,无话可说。

“你们不止这一身衣裳。”楚青凰声音淡漠,“前次跟本宫一起用膳时,身上穿的衣服料子同样都是难得的珍品,所以等你们给本宫一个合理的解释之前,就这么跪着吧。”

穿得起这么昂贵的料子,却一个个在她面前哭穷?

按着他们世家庶子不得宠的身份地位,以及进了公主府之后就受冷落至今的处境,理该青衣布衫才合乎常理。

然而瞧瞧眼前这四位的衣着气度,说他们是皇子权贵只怕都有人深信不疑。

小说《休了驸马后,她被病娇小狼崽缠上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说完这句话,楚青凰目光微转,落在扶苍的身上。


扶苍抿了抿唇:“属下的衣服是暗阁影卫统一发放的劲衣。”

他的衣服是真不值钱,一身单薄的黑色劲衣,方便行动,夜间便于藏身,大教习和影卫都穿一样颜色的衣服,唯一的区别就是大教习穿三重领,扶苍这个第一高手穿两重领,其他的普通影卫穿单层领。

“以后跟在本宫身边,需要经常出入各种场合,总是穿一身黑劲衣也不行。”楚青凰道,“稍后让尚衣局的人过来,给你量身做两套衣服。”

“殿下,这不公平。”红羽抬眸,“为什么扶苍就可以搞特权?”

楚青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想取代本宫的位置?”

啊?

红羽一懵,连忙摇头:“小的不敢。”

“不敢就闭嘴。”楚青凰道,“这是本宫的府邸,本宫想给谁特权,谁就有特权,本宫想要谁死,谁就活不到今天晚上。”

红羽缩了缩脖子,弱弱地说道:“我还是觉得殿下应该雨露均沾……”

“最近不是温湛得宠吗?”齐陵转头,看向跪在身边的温家公子,“怎么我眼瞅着殿下好像对你也没多特别?”

温湛默了一瞬:“殿下对我的宠爱正如昙花一现。”

楚青凰没说什么,淡定地用膳。

“不过殿下是不是忘了件事儿?”齐陵抬眸,“数日前殿下就说要休了驸马,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驸马爷不会复宠吧?”

还没有动静?

楚青凰这两天并没有关注后院的事情,闻言皱眉:“凤家没人来接他回去?”

“没有。”

楚青凰嗯了一声,不发一语地用完早膳,移驾窗前喝了盏茶,“扶苍,准备笔墨。”

扶苍领命。

楚青凰在书案上铺开一张宣纸,刚提笔写下“休书”二字,外面又响起一阵脚步声。

“殿下,驸马爷求见。”

楚青凰动作微顿,语气淡漠:“让他进来。”

来得正好,省得她专程派人送休书过去。

凤瑾之走了进来,一身锦衣玉袍衬得他玉树临风,姿容俊逸雅致,脸色还带着几分苍白,不过看起来已经恢复了五六成,起码自己走路没问题了。

目光在殿内排排跪的四人身上一掠而过,凤瑾之很快看向坐在梨花木书案前像是正在写什么的楚青凰,表情很冷,冷得有些阴沉,像是天边沉沉压下来的乌云。

“楚青凰。”他冷冷开口,“你在报复我?”

扶苍抬头看他,目光冷煞如剑,眼底杀机一闪而逝。

正在罚跪的四位侍君齐齐皱眉。

“这位驸马爷不会是个傻子吧?”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敢跟长公主殿下言语挑衅,大概是担心自己死得不够快。”

“他并不是担心自己死得慢。”齐陵不疾不徐地摇头,“而是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美男,自以为是地幻想殿下还对他有感情,外面出的那些事情都是殿下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想逼他屈服的手段。”

红羽撇了撇嘴:“花孔雀都没他自恋。”

四人光明正大地窃窃私语,语调虽然不高,却绝对确保殿内所有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凤瑾之的脸色像是霜打过一样冷得刺骨,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此时这四位侍君大概都已经被万箭穿心。

“凤瑾之,如果本宫是你,这会儿应该恭恭敬敬地跪下来行礼,做小伏低才是上策。”楚青凰放下笔,淡漠开口,“在本宫面前挑衅逞强,并不会让本宫觉得你多硬气,反而会起一个适得其反的作用。”

凤瑾之双手紧握成拳,冷冷地注视着楚青凰:“你就是想逼我下跪?”

“逼你?”楚青凰眉心微皱,声音里多了几分嘲弄,“扶苍,教教他规矩。”

话音刚落,眼前黑影一闪。

砰!

凤瑾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膝窝处一阵熟悉的剧痛袭来,他整个人无法控制地往前扑倒,膝盖重重地砸在地上,霎时疼得他眼前一片黑雾,脸色刷白,好半晌没缓过来。

红羽瑟缩了一下:“好疼。”

齐陵偏头看他:“踢的又不是你,你疼什么?”

红羽道:“看着都疼。”

“以后学乖点就行。”温湛吸了口气,力持镇定地开口,“不然下一个遭殃的就是你。”

小说《休了驸马后,她被病娇小狼崽缠上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