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醉人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一见钟情:爱干饭的女孩,太难追

优质全文一见钟情:爱干饭的女孩,太难追

君不弃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一见钟情:爱干饭的女孩,太难追》,是作者“君不弃”写的小说,主角是许愿君砚。本书精彩片段:他都一样就看上了来自己小姨家吃饭的女孩,后面他们又在同一个学校。而这个女孩她也是在那个夏天第一次遇见他就感慨他长得真好看。再后来,他身边约着吃饭的妹子每次都不一样,手中的情书都一打一打的,她就失去了兴趣,好看有什么用还是美食得她心。所以风流的他看上了馋嘴的她,追人路漫漫啊。...

主角:许愿君砚   更新:2024-06-11 23: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愿君砚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一见钟情:爱干饭的女孩,太难追》,由网络作家“君不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一见钟情:爱干饭的女孩,太难追》,是作者“君不弃”写的小说,主角是许愿君砚。本书精彩片段:他都一样就看上了来自己小姨家吃饭的女孩,后面他们又在同一个学校。而这个女孩她也是在那个夏天第一次遇见他就感慨他长得真好看。再后来,他身边约着吃饭的妹子每次都不一样,手中的情书都一打一打的,她就失去了兴趣,好看有什么用还是美食得她心。所以风流的他看上了馋嘴的她,追人路漫漫啊。...

《优质全文一见钟情:爱干饭的女孩,太难追》精彩片段


许愿伸手一份份接过来,两只手拎着满满当当的美食,眼角眉梢都尽是掩不住的笑意。

除了糯米鸡还有意外的惊喜,爱吃的香芋丸和拿铁,吃的喝的都有了,甚至还给她室友准备了。

“真是太感谢了。”许愿笑眼弯弯的望着许愿,诚恳的问:“多少钱?我转你。”

许愿倒没想过让她转钱,却有意顺势反问道:“小表妹,打算怎么转啊?”

许愿一脸认真的立马说:“我微信转你啊。”

“嗷~”许愿低低的笑了声:“有我微信?”

许愿亮晶晶的瞳仁微怔了一瞬,恍悟道:“哦对,你还没加我微信呢……”

“我没加你微信?”许愿直接被气笑了:“你自己看看微信新朋友提示那里。”

许愿下意识腾出手就要摸手机,然后发现匆匆跑下来忘了拿手机,当即尴尬的笑笑:

“……我手机忘了拿。”

说着就作势要转身上楼,急急补充:“我这就上楼加上。”

许愿无奈的笑,慵懒又随性的开口:“去吧,提着东西上楼慢点。”

“好,许愿哥再见。”

许愿转身就朝楼梯口快步走去,想着上楼赶紧把微信加上。

想到微信,忽然记起苏暖想加许愿微信来着。

已经走到楼梯口的许愿慌忙又返回到大门口喊了声:

“哥哥。”

已经转身走远几步的许愿听到声音立马回头,看着返回来的许愿,边往回走走边应着:“怎么了?”

许愿想说能不能加她室友微信的,只是话到嘴边又忽然想到他现在有女朋友,而她还挺喜欢他这个女朋友的,这样让他加一个喜欢他的女生,感觉哪里不对劲。

有种助纣为虐的罪恶感。

到嘴边的话,便立马扯着笑改成一句:“没事,路上小心。”

说着就再次转身小跑着溜走了。

刚走回到铁门前,就看到人已经转身溜走的许愿:“???”

逗他玩呢这是?

不知小姑娘这是闹哪出,怕她又折回来,没有立马转身离开,在原地逗留了一会。

盛夏的夜幕下,有细细碎碎的虫鸣。

夜光下,许愿姿态散漫的斜倚在宿舍大门边的墙上,单手肆意随性的插着兜,漫不经心的低头看着手机消息。

看到十分钟前微信上有那天在机场加的女生发来的一条消息:“学长,我们学校可以用吹风机吗?”

配了一个超呆萌的猫咪表情包。

女生的头像是一张闭着眼睛对着烛光许愿的照片。

别说,氛围感很足,很唯美养眼。

许愿垂着眼睫,看不出过多的情绪,悠闲的点开对话框:“不超过800W的可以。”

女孩仿佛是抱着手机在等他的消息,只隔了三五秒就收到了回复。

“谢谢学长。已经偷偷的把头发吹干啦。”

“学校超市的洗发水洗过好香好顺呀。”

许愿看着消息,不太走心的弯了弯唇回了句:“是么。”

模样悠闲的好似只为打发着时间。

女生立马又回:“当然啊[可爱]”

停顿了一秒又会:“要不给你闻闻[俏皮]”

许愿看着弹出的消息,玩味的笑了笑,一双勾情的丹凤眼里溢着戏谑的风流劲:

“这话挺有歧义。”

女生看着回复过来的消息,目的达到般的笑了,故意更加暧昧的回了句:

“讨厌啦。”

女生的这句话是和许愿的验证通过同时出现的。

许愿选择性忽视了这句,看到许愿的消息:“许愿哥,我是许愿。”

“夜宵多少钱,我转你。”

“不用。”许愿回复说:“哥哥请你的。”

随手改了备注‘小表妹’。

许愿也觉得给钱有点见外了,便说:“那改天我请你。”

许愿没拒绝:“行。”

然后又发了句:“早点睡。”

这时才抬步从许愿宿舍楼下离开。

*****

宿舍里,许愿和苏暖、孟洛心在一起吃美食。

她上来时,分了杯奶茶给余曦,但是余曦说:“不要”。

许愿也没多客气,直接也回了句:“不要拉倒。”

三个女孩子边吃边聊着,有说有笑的。

美食不仅能满足人的味蕾,还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许愿也直接向苏暖坦白了还没有让许愿加她微信的事,也说明白自己的想法。

而苏暖对许愿,更多的是一种颜值上的花痴,立马表示理解的说:

“没事,咱也不能做小三不是……”

苏暖喝了口奶茶,大咧咧的笑:“咱等得起,等他分手再加。”

许愿也笑了:“等他分手了,我一定第一时间让他加你。”

此话一出,床铺上的余曦陡然冷不丁的呵斥了声:

“能不能小声点,你们不睡,别人还睡呢。”

许愿三个人顿时噤了声,相互给了个眼色后,无声的开始吃东西。

毕竟这个点确实太晚了。

*****

翌日。

新生要领军训服等一些事。

许愿和鹤远都是迎新负责人,早起吃了早饭就赶去了分发军训服的现场。

两个男生一人手里拿着瓶矿泉水,漫步悠闲的走在校园小道上。

时不时有路过的人跟他们打招呼。

清晨的校园,空气很是清新怡人,甚至可以听到浅浅的鸟叫声。

一片和煦安宁中,忽然传来阵阵污浊的说笑声。

“川哥,你这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是闹哪出啊?”

“要死不活吗?”谢景琰邪恶森森的笑:“我怎么看着像纵欲过度的样子。”

“艹。”黎川吊儿郎当的笑:“滚犊子纵欲过度。”

“我看也像纵欲过度啊艹。”陈峰也邪笑着道:“你们都不知道吧,昨晚川哥去洗澡的时候可是点开了手机一张照片进去的,咱们冲个凉三两分钟的事,川哥昨晚硬是洗了半个多小时才出来……”

陈峰说着意味深长的朝着另外两个男生扬了扬下巴邪恶调侃:“要不我们猜猜老川都在里面对着照片干嘛呢?”

说着先看向谢景琰:“老琰,你先猜呗。”

谢景琰看透不说透的笑:“猜你大爷猜。”

“就是可惜了。”黎川调笑着开口:“没加上微信,不过,也不着急……”

男生眼底竟是邪恶:“最多再见她三次,老子保证能把她搞上床。那腿真他妈绝了!”

谢景琰笑:“那姑娘看着挺难搞啊。”

“假正经罢了。”黎川邪恶嗤笑:“到时候给你们拍照片啊。”

……

污浊的声音擦肩而过,鹤远嫌恶的皱眉,感叹了句:

“京大真是越来越不行了啊,什么垃圾都能进来了。”

相比鹤远一脸的嫌恶,许愿则显得云淡风轻的多了,完全一副无他无关的闲散姿态。

只在鹤远感叹出声的时候,淡笑了一下,表示附和,没有一点情绪波动,只觉声音有点耳熟。

“唉!砚哥,又见面了。”

谢景琰与许愿近身而过的瞬间认出了人,急忙客气的招呼了声。

此话一出,走着的黎川无意识的当即停顿了脚步侧头打量的眼神看向许愿。

有人打招呼,许愿看过去一眼,认出是昨晚的男生,只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收回视线的瞬间察觉到有视线在打量他,懒洋洋的望过去,正对上黎川嚣张打量的眼神。

原来是他,怪不得刚才觉得声音有点耳熟。

许愿懒得搭理,只扫了个眼风过去就收回了视线,继续朝前走着。

仿佛只是遇到了几只不足以逗留的阿猫阿狗。

走了几步鹤远诧异的问:“你认识这几个垃圾啊?”

许愿:“不认识。”

“行吧。”

鹤远倒也是习惯了在路上有他们不认识的,但却认识他们的人过来打招呼。

盛夏的阳光很晒。

迎新负责团们,分工明确,把办事效率提到最高,让新生们早早的拿到所有东西回到宿舍。

两日后。

新生报道的所有相关事宜结束,明日便要进山军训。

为期两周的军训。

盛夏的傍晚,夕阳的光晕很美,让整个天地间都好似披上一层柔和的暖光。

京大的校外有一处网红打卡地,复古的建筑,让身陷其中的人仿若一秒穿越到民国。

小说《一见钟情:爱干饭的女孩,太难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八月中,夏日炎炎。

京市机场。

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的许愿,刚下了飞机,手机开机就接到了来自各大长辈的关心叮嘱。

“好了妈,你们都交代好多遍了,我都长大了,能照顾好自己的,你们就放心吧。”

“你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独自出远门,要送你过去,还不情愿,这么远能不担心么。”妈妈张慧语气里染着不放心:“对了,你小姨说有个邻居家孩子也在你那个学校,你小姨拜托人去机场接你了,在机场等着别乱跑了……”

“哎呀,妈!”许愿一听到麻烦别人来接她就嘟囔着脸闷声打断:“都说了,我能行的,不想麻烦别人……”

“你这孩子,说让我们放心,我们哪又能真的完全放心呢。”张慧解释说:“也不算别人,那孩子啊也算是你小姨看着长大的,你应该也认识,到时候记得请人吃个饭答谢啊。”

许愿听着自言自语似的嘀咕:“……我认识的?”

只是还没想出是谁,就听到妈妈略显着急的交代说:“好了,不说了,妈要准备手术了,一个人在那边遇到事了,一定要及时给家里人来电话啊,什么时间点都行。”

许愿的妈妈是一名医生,爸爸是一名小学教师,以前是高中教师。

在她年幼时一名医生,一个高中教师都很忙,就没人照顾家了,爸爸知道妈妈极度热爱自己的工作便主动退到小学,这样时间上稍微宽松些,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家照顾许愿。

许愿是独生女,且是家族里这一辈中唯一的女孩,从小就备受宠爱,不止是爸爸妈妈,就连叔叔伯伯堂哥表哥们也都十分宠爱她。

以至于这一次单独出远门,除了在飞机上手机无法开机外,这消息和来电就没间断过。

此刻,许愿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屏幕,且没再有新的消息和来电后长长的舒了口气。

终于能把手机放进包包里了。

只是,来接她的人到底是谁?

妈妈着急挂断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这么大的机场该怎么找啊?

许愿拖着黑色的行李箱准备找个显眼的位置等着,刚拉动行李箱就陆续有数个男子态度殷勤的上前要帮忙,许愿一一拒绝后独自拉着行李箱,边走边环望着四周开始找人,想着,一会找不到就给小姨去个电话问问清楚。

谁料,下一秒,许愿的目光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落定在一个男生的身上。

男生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休闲裤,背着一个白色的斜挎包,一头微长的黑发慵懒肆意的遮在额前眉心,整个人都透着十足的青春少年清俊感。

站在人群中是那般气质独特,惹眼夺目。

许愿纵使很不想承认,但也必须承认这是她目前人生中见到过的最好看的男孩子。

以至于短短这几秒钟的时间,就有数个女生上前要联系方式,而他加了最漂亮那个女孩的联系方式;还有几个害羞胆怯的只敢远远看着,看得脸颊耳尖都泛了红,才害羞的低着头跑了。

男生身上没有一点少年桀骜叛逆的戾气,气质是那种干净清澈的,却又偏偏生了一双满是勾人意态的丹凤眼,那双眼睛像是一笔一画精心勾勒而出,眸光灿若星辰,却又含着掩饰不住的多情浪荡。

活脱脱一只外表纯净清澈的白狐狸。

啧~,若不是早就认识,这人模人样的还真是挺迷惑人的。

所以来接她的是这只花心狐狸?

君砚?

许愿正疑惑中,就远远看到拿着手机的君砚似乎在拨电话,下一秒,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以为是那花心狐狸,低头拿出手机发现是表哥楚轩。

接通后就听到表哥着急又无奈的声音:“小妹你这业务挺繁忙啊,你这电话我打了快半小时了,一打一个占线,一打一个通话中…”

许愿也很无奈:“……家里人轮番给我打了遍电话。”

“行吧,哥也猜到了。”楚轩继续道:“那什么,该交代的事估计你耳朵都听出茧来了,我就不说了,就跟你说君砚那货去机场接你了,碰面了没?”

还真是他来接的。

许愿想着,顺口就说:“那花心狐狸正被一群女孩们围着当显眼包呢,暂时应该没空搭理我……唉?!!谁抢我行李箱!!”

说话中忽然手中的行李箱被人拽走,许愿惊慌回头,视线直接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四目相对的瞬间,那双如画笔勾勒出的丹凤眼里酝出玩世不恭的肆意浅笑:

“小表妹,这是说谁花心狐狸呢?”

许愿看清‘抢’她行李箱的男生,心底的恐慌感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被熟人恶作剧小幽怨,当即就在男生玩世不恭的轻笑中仰着下巴,小恶魔般的笑眯眯毫不客气道:

“当然是说你这只渣狐狸啊。”

女孩一头乌亮长发扎成俏丽的马尾,一双炯炯有神的杏眼亮晶晶的似流光潋滟,笑起来有甜甜的小酒窝,红唇笑着弯起,像极了一个想要偷心的甜心小恶魔。

看得男生有一瞬间猝不及防的闪神。

转瞬间回神,便见他缓缓俯下身平视着面前的小恶魔,眼底染笑的无奈道:

“小表妹~,哥哥之前对你也挺好吧,怎么一见面就说哥哥是渣狐狸……”。

“喂喂喂!!!那边什么情况??!!!”

“许愿!!”

同一时间许愿听到手机里传来表哥楚轩一连串焦急不安的声音,惊的她急忙连声应着说:

“嗳。哥,我在呢。”

“你那边什么情况啊?”楚轩焦急问:“遇到抢劫的了?”

“不是不是…”许愿立马解释说:“是君砚哥过来帮我拿行李。”

“艹!吓的哥都要订回国机票了。”楚轩当即松了口气,继续道:“把手机给那家伙,交代两句。”

“哦。好。”

君砚接过手机就听到楚轩各种叮嘱的声音,基本就是托他在学校多照顾点许愿之类的。

“对了,还有最重要的。”楚轩最后特别交代说:“小丫头越长越像个仙女似的,可别让你们学校那群小垃圾们骚扰她。”

君砚听着目光缓缓定格在许愿那张干净粉嫩的脸上,目光顿了两秒,嘴角轻扬顺口接了句:“确实跟个仙女似的。”

他到机场后给许愿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然后一眼在人群中看到了拖着黑色行李箱的她。

明明穿的很简单,一个橘色的短T搭了件高腰的牛仔半身裙。

很简单普通的装扮却在人群中好似自带光晕,让人忍不住就想多看两眼。

尤其是她的包包上挂了一个显眼的红色吊牌,上面写着‘可以找我借卫生巾’。

他记得高三那年寒假,她们学校有一场开放主题的演讲比赛,她的参赛主题就是‘拒绝月经羞耻’。

那时,她在台上,他被楚轩使唤过去听妹妹的演讲。

台上的妹妹,很棒很耀眼。

只是,君砚一句夸奖的话听得楚轩忽而沉默发怔了片刻,明明是顺着自己话茬应得一句,可怎么这话从这狗玩意嘴里说出来就那么不舒服?

想到什么后,楚轩立马质问出声:“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君砚手搭在行李箱的拉杆上,满脸郁闷:“我这不顺着你的话说的?”

楚轩:“艹!我能说你不能说!”

君砚:“……”

离大普!

接着又听到楚轩气急败坏道:“但凡你夸过漂亮的姑娘都被你祸害过。”

楚轩急声警告道:“你要是敢祸害我妹,我连夜飞回去剁了你!”

君砚:“……”

见他沉默不出声,楚轩更急了:“你丫的吱个声啊。”

那语气仿佛今天听不到君砚的保证都能连夜飞回国一样。

君砚无奈的溢着笑:“是你妹也是我妹。”

少年信誓旦旦的夸下海口:“没那么禽兽!”


君砚好笑的扬了扬唇:“那总不能当着您的面再打一架不是。”

转而收起笑又继续道:

“不是我妹妹换宿舍,是把余曦换走,今天的冲突是因为余曦先骂人,而且针对我妹妹很久了,您若心有怀疑,可以找宿舍其他人再了解一下。”

君砚不等辅导员反应直接给出选项:

“中文系的女生宿舍还有空位,老师您看,是直接把余曦调走还是换一个人住进来?”

辅导员听得惊怔又诧异:“你怎么知道我们女生宿舍还有空位?”

君砚慢条斯理的笑了笑:“我是来解决问题的,自然是做足了准备。”

说着甚至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直接递到辅导员的面前,然后拖着云淡风轻的腔调直接扼杀了辅导员的后路:

“刚才说的我都录音了,作为许愿家人,我把我们的诉求详细的告知老师了。

如果因为校方的懈怠处理,让我妹妹再次受到伤害,较真起来也是可大可小的一件事…”

他语调平静礼貌,甚至带着敬称,可一言一语说下来却是丝毫没给人一点反应的机会,甚至已经直接把人钉在案板上任他鱼肉。

而对方甚至已经无从思考和反扑。

辅导员听得一整个大震惊,倒也没有生气,毕竟平时在老师圈也是领略过他舅舅的腹黑劲的。

他舅舅言辞,法学系教授,京大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带着一副金丝眼镜。

印象里,他只要抬手推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下一秒就会有人‘遭殃’。

只是这舅甥俩不同的是,言辞生活中少言寡语比较深沉,会让人有防备,虽然也防不住。

但君砚这小子,怎么形容呢……

大概就是面上永远漫不经心、玩世不恭的懒散样,可手里的刀已经割在了你的大动脉上。

辅导员并没有倚老卖老的觉得被驳了面子,毕竟这件事君砚也没错,只是在为家人争取安全保障,便笑着给君砚竖了个大拇指:“你小子,真是跟你舅舅一样。”

倒也不吝夸赞:

“倒也算心思缜密,有胆量,未来定是国家栋梁啊,老师欣赏你。

不过,换宿舍,得填表格申请,我尽快处理好。”

君砚:“辛苦了。”

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不在一个宿舍才能更安心点。

不然每天住在一起,就算不发生肢体冲突,也影响心情。

他的愿愿就该每天都欢欢喜喜的。

********

男生宿舍。

打游戏的鹤远看到推门进来的君砚,好奇的就问:

“你这匆匆跑出去,又冷不丁的问女生宿舍宿管手机号码是干嘛的?”

鹤远目光重新专注到游戏上,笑着调侃一句:

“咋滴,你要搬女生宿舍啊?”

君砚拿着换洗衣服往浴室走,脚步懒洋洋的,完全不走心的拖着腔调:“嗯…有这想法…”

“那是够你浪了的。”

鹤远收了笑,颇显认真的继续:

“感觉你最近特别忙,还奇奇怪怪的。”

君砚漫不经心的开口:“有么?”

“昂。”鹤远专注着游戏没有抬头:“你以前谈恋爱也没见你这么忙,现在单身还忙起来了,又忙又怪。”

君砚走到浴室门口的脚步恍然停顿了一瞬。

他奇怪吗?

好像是有点吧…

以前感觉做什么都不太走心,他讨厌麻烦,讨厌人与人之间相处的繁琐事,对谁都提不起浓烈的兴致。

可现在一个许愿几乎占据了他所有心神。

若是以前,今晚的行程大抵在送许愿回宿舍后就直接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